黑暗中体验 视障人士煮食历程

假若你的双眼突然失去视力,你会怎么办?这天心光盲人院暨学校,举办了一月一次的“黑麻麻煮饭仔”,参加者有一家大小,亦有二人同行的朋友,大家齐齐戴上眼罩,排好队搭着前面的人肩膀,摸着扶手慢慢爬上楼梯,花了差不多十分钟,才终于上到位于二楼的家政室。

四年七家超市上架 大马女远嫁香港靠手工XO酱发围

“我从小到大,也是一个勇字当头!”个子娇小,外表斯斯文文的Nicole,一边炒着重得连男人也觉吃力的XO酱料一边说,由马来西亚远嫁香港,经历产后抑郁,到现时六、七家连锁超市架上也有其产品,凭的全是其一股冲劲,“我从不会想太多,想做就去做。”

谁来当刘伶

时代变迁,老字号买少见少,过百年历史的更是罕有。上环海味街藏有一间,惟路过必定错过。招牌写上永利威酒庄,始于1876年,门外没有酒,只见冰柜放满大闸蟹,酒庄卖蟹?令人啧啧称奇。

轮椅摄影师 闯石岗军营

无论你是一个“冲冲子”,抑或是一个“和理非”,即使你没有见过他的真人,也一定会见过他用航拍所摄的狮子山人链相片,而拍下那个历史时刻的,就是Kevin郑启文。

流氓大厨 开Fusion餐厅圆梦重生

屋邨、Band 5学校、商场平台等,都是熟悉的港产片场景,曾经上演幕幕古惑仔故事。有人在港产片中学做警察,认为“看成龙就会当差”,但今年34岁的吴嘉维,却不是因为郑伊健而学会行古惑。他在近日爆出“牛丸欺凌事件”的屯门长大,同区的Band 5中学、屋邨平台都盛载了他的叛逆岁月。他15岁被踢入会,跟大佬卖红油赚快钱,结果来得更快的是海关──那一年,他和谢霆锋同期被判刑。走过黑暗的监狱,他走入油烟扑鼻的厨房,再到世界各地工作。两年前,他落叶归根,创立“留民料理”。“年轻时坏过,为钱奔波过,最后发现钱不是唯一意义,是时候要完成梦想。”

湾仔峡的天空

十分钟前仍身处港岛湾仔闹市,转眼便被森林、鸟语跟溪水潺潺之声包围,有种进入山林的感觉,这就是台湾自然文学家刘克襄老师所说的,“世界少有的优质城市自然环境”。一直上行至湾仔峡的陡斜道路,虽可单线通车(其实也不完全正确,因为尽头跟坚尼地道交接处,是三十多级阶梯),也是正规行车道路,但基本上是行人登山道,“湾仔自然径”之名,远比本来的“湾仔峡道”贴切。

39年印度素菜店卖百万个煎饼 老板:想介绍印度素菜给香港人

“其实好简单,我们会保持所有出品都是高水准,如果有人突然想吃素,我希望活兰是他的第一个选择。”眼前穿得端庄整洁的Alex,主业是经营钟表生意,但他同时是尖沙嘴一家印度素食店的老板。餐厅成立39年,曾服务过印度前总理、歌手、球员等,历经搬店、易手,但厨师班底不变,出品依然传统,继续坚持制作南印度素食。

患夜盲症30年毋惧黑暗 以话剧为人生添色彩

夜盲症,听起来既恐怖又神秘。夜幕低垂,人就会变盲?对患者来说,白天和黑夜是否两个世界?黎萍患有视网膜色素病变,主要病徵就是夜盲。初次见面,她和夜盲症一样,让人忍不住好奇:一个日常生活倚靠白杖出行的人,如何在台前挥洒自如表演话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