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电影特技+现代舞 他们爱玩筋斗Tricking

(左起)TS Crew成员Steve、阿星、吴芷晴(挑战者)、Andy及Alan,iPad中的是早走了的阿宝。 (左起)TS Crew成员Steve、阿星、吴芷晴(挑战者)、Andy及Alan,iPad中的是早走了的阿宝。

爱打筋斗的男人们,既浪漫又现实。33岁的杜志星说:“我练tricking,就喜欢冲破地心吸力的感觉。”郑子炀(Alan)说:“tricking包含三个元素,即踢腿,打筋斗及转体。若你能在一个连击里做齐三个元素,就是一个tricking的连击(combo)。我们想追求的是稳定流畅的combo。”

腾空。一个combo里有齐踢腿、筋斗及转体,将几个动作流畅结合为之劲。
踢腿。
筋斗。
转体。

要是只讲tricking,香港有不少年轻力壮者跳得更高,动作更快更有力。TS Crew本身是一个现代舞团,但他们将parkour、tricking、capoeira、武术及电影特技等与现代舞融合,表达不同想法及故事,是香港唯一。打侧翻最厉害的阿星本是街头艺人,表演时看到其他人在空中翻腾,双眼就闪闪发亮,“廿多岁起步,比起十几岁开始,吸收能力比较慢,力度有但体重都有影响。以前会勉强自己死练,现在则会按自己的能力,或将做到的动作修正,一步步进步。”

Alan是TS Crew中最年轻的,但combo最强。中一、二时看YouTube,看到外国人的tricking好型好劲,当时以为是跆拳道就走去学,一学十年,“学了四、五年才知那是tricking,于是又走去重新学。”不过那些踢腿、回转的基本功,还是一脉相承。当年为了赶快追上YouTube表演者的水平,一星期上三堂课,一星期四、五天又跑去公园练习。试过跟老师们熟稔了,让他自己留在课室练习,结果错过尾班车,索性练到隔天早晨四五点,坐头班车回家;又试过表演时,落地不稳,十字韧带断裂。团员们为了补上空缺重新编舞,Alan坐定定的大半年,“很不好受。”对他们而言,时间加体能更重要。

TS Crew拍的武打短片《噢!百万拳》(Oh! Million Fist!)。
热身时,每人要打近50个筋斗。要是热身不足,容易头晕眼花。

肺炎KO欧美巡演 消毒帮补

曹德宝是团里的艺术总监,28岁才认真学tricking,前空翻是看家本领。有心不怕迟,而且28岁一点都不迟。负责编舞的他经常忽发奇想,想出奇招让团员挑战自我,“如两个人跳起时,可否让人在中间滑过去;或者在你空翻时推你一下,让你的空翻翻高三尺?这时他们就会用身体回答我了。”最高最大只的副艺术总监伍仲伟(Steve)本身练巴西战舞,即是16世纪黑奴为掩饰练武而创的舞技。多数做底座托起团员,或者将他“抛到老莲那么高再接回。”

TS Crew在2017年成立,自2018年1月于“香港比舞”(舞蹈节)演出舞蹈《顺》之后,就受邀展开一整年的亚洲巡回演出,日本、台湾、北京、韩国、德国、去年还受邀到世界最大艺术节--爱丁堡艺穗节--演出13场,被当地报章《苏格兰人》评为“艺穗节四个必看项目之一”。原定今年还会去加拿大温哥华的太平洋剧场节、英国伯明翰、侯城,以及波兰等地作欧美巡演,但都被新冠肺炎KO了。全年留港,虽然申请到资助,团员还是要跑去做part time,如阿星就去做消毒工帮补,“不危险(疫情爆发之地)的地方都不去呀!”

舞团也练习人叠人的合体技,时间、空间都得计算准确。

经常受伤收入不稳 家人不撑

做喜欢的事,天天对抗地心吸力,受国际艺术界欢迎,闯出一番名堂,听到都飘飘然。但阿星说其实家人都仍不认同,“他们始终较传统,觉得我这年纪应该朝九晚六坐办公室。这样的工作收入不高,又常受伤又不稳定。我都叫有表现啦,但他们会反问:‘那又如何?’”这四个字,展现超强大的地心吸力。“他们觉得你是时候稳定下来了。但我觉得,就是因为做了这么久,现在放弃即是由头开始。无论甚么事,都该继续做下去,到真的没法子,touch wood,就是受大伤时,才再去想吧。”

女特技人吴芷晴连续练了21个前空翻,累到摊倒。

女特技人踢馆“不难!但不简单”

我们找来20岁、香港最年轻女特技人吴芷晴挑战众男。芷晴小时候有专注力失调及过度活跃症,为了放电,练了体操及跆拳道10年。15岁去特技人协会上课,走上女特技人之路。第一次拍电影,就要在一个三至四尺的露台上打筋斗。“旁边就是街,踩错会掉下去。当时下着毛毛雨,假发遮住甚么都看不到。那时好开心不怕啊,之后才觉得恐怖,嘿嘿。”

练了十年体操,打空翻没问题,但动作太优雅就不自然了,芷晴要再练灵活的tricking帮补。
吴芷晴(右)在Viu TV剧集《地产仔》饰演被打飞的地产经纪。

关键!流畅度+准确度位

原来她是TS Crew阿星的粉丝,一来就拜师般同星哥众人打招呼,时常说:“他们的动作好型啊!”tricking的动作好多来自体操,如翻腾的感觉。“但体操动作太正规,太美了,做特技演员要做出被打飞的动作,较随意自然的tricking可帮到手。”阿星set了两大块砖,设计一组障碍赛让芷晴挑战。只有两块砖,直脚前空翻,在砖上跳来跳去加两个空翻作结,好像好容易喔。怎知,如Alan所言,“最难是流畅度,和准确度位。”翻腾combo时,一切凭感觉,看不到周围景物,落地就要紧接下一个动作。但空翻后根本不够位让她起跳,跳过砖块,跳完砖后又发现落地位置不对,或者不够空间助跑,走来走去,原来好难。无论tricking还是体操,练的都是肌肉记忆,芷晴的前空翻总是跳不高,趁机让阿星帮她调整。连跳了十几廿个,累到摊倒,“不是好难但不简单。不过现在听从星哥的提议,抓紧缩脚的时间,感觉整个人真的轻了,跳高了一点,谢谢星哥。”芷晴由衷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