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宅人模型师 拍YouTube片点击过百万

Adam是全职模型师,五年前开设模型工作室“N Maker”。 Adam是全职模型师,五年前开设模型工作室“N Maker”。

不知道是否因为新冠肺炎肆虐,大家多了时间在家,高达模型近来十分抢手,受欢迎的款式往往卖断市。记者也多了在YouTube看模型片,留意到一条叫做“N Maker”的频道,影片中精心制作的模型配合专业级的拍片手法,除了靓,还很热血励志。不是夸张,不少影片都有过10万view数,其中2016年的“铁血之孤儿”一片更过130万。我们找来影片制作者、模型师熊沛文(Adam),谈谈模型经,分享砌模型和拍模型片的心得。

“我觉得砌模型,除了完成品,制作过程都好值得去注视和欣赏。”不需要懂得砌模型,看Adam的片你也能感受到每个细节的美感。看着一款模型由简单的素组(未作上色加工的组装),经过打磨、刻线、上色等工序后改头换面,变成属于个人创作的作品。

以影片“RG EVA-01”为例,如果只看最后制成品,可能会忽略了作为配角、倒在地上的使徒和发射台,在影片中看到黏土雕刻、用锯和打磨机加工的过程,有砌过模型的人自然知有多厉害,就算对模型玩具不甚了解,也会反过来被影片中的过程吸引,更加关心制成品。

Adam是全职模型师,主要做模型代工和开模型班教人砌模型。部份影片的主角是做给客人的作品,制作可能数星期内完成,但拍片、剪片都是他一个人负责,一拍片时间就要加倍,但他仍然很坚持制作影像作品,“模型师或者其他技艺可以单纯好厉害,不一定要拍片。我拍是因为觉得一个作品称得上是一个作品,除了表现到你的技术,还可以将自己的讯息和故事放进去。”

GBWC 2017香港区公开赛第三名,Adam将其命名为“不要死,活下去”,灵感来自《铁血的孤儿》的剧情和所有为生活努力的人。
2019年GBWC的作品《出发》。
驾驶舱的小人才是重点,寓意每一个平凡人的改变比英雄更加重要。

模型也是创作 亦可有主题

对于记者这些入门玩家,Bandai怎么出就怎么砌,就算上色也是跟官方建议照做,但当你看到Adam等模型高手的作品和心机,也会承认模型是一种创作,可以表达创作者的心境。Adam 3年前的作品“不要死,活下去”得到了GBWC 2017香港区公开赛第三名,以《铁血的孤儿》中的巴巴托斯高达从下而上被巨大MA刺穿手臂但仍奋力抵抗的情节做灵感,YouTube文字描述写道:“献给所有为生活努力的人」”

2019年参赛作品《出发》,他直言是受到社会运动影响,“我没有甚么可以做,所以将情感放在作品上。”作品有一台巨型高达和一个正在走上驾驶舱的驾驶员,他想到“很多普通人平凡地过活,却心系大是大非的局势中”,于是涂黑了这位驾驶员,用他代表每一个平凡人,“世界再不需要那个英雄,需要每一个人的改变和集结”。

也有网民批评砌模型不应扯上政治,Adam却认为创作就是将自己的想法和作品连系,“在那个时间,你的想法牵涉到那个范围,就会有相关的思绪在其中,做一件合人心意的事会被骂,不合人心意的又会被骂,不如做一件合自己心意的事,做一件对得起自己的作品。”

Adam指摄影也是他的嗜好,但之前没有拍片工作的经验。
实体书买少见少,但模型书也是模型迷学习的好地方,Adam也是模型杂志GHL的支持者。
模型创作不但只有组装,例如刻线的设计也是模型师个人的设计创作,每个人不同。

嗜好做职业 讲求纪律

或者大家会觉得Adam很有艺术家脾气,他的创业过程也的确和其他艺术人相若。大学毕业后从事图像设计工作,觉得工作和性格不合,五年前辞职后想到平时也有兼职帮人砌模型,就决定用积蓄开设工作室当模型师。“也不算毅然,做设计收入不高,设计人都想有个studio,不算考虑得好详细。”

想法率性,但实行起来,当模型师的工作和砌模型一样也需要纪律。“任何事情当它变成工作时,都需要工厂大妈式的工作效率,才可以让事情做得好。”帮客人砌模型之外,还要花时间在营运社交媒体、教班等等,砌作品的时间少之又少。

这样忙碌,还要额外拍片,想到也觉得累,但Adam觉得有追求就不会厌倦,“模型世界好大,可以追求不同的层面,重点是觉得自己不够,你的技术或者未去到那个层面,但眼界要去到。”说得很玄妙,但也和人的惰性有关,实行时总会比构思时懒惰和软弱,原本想喷油上色的模型,最后变了贴贴纸算数。当然你可能会话,砌模型而已,不用这么辛苦呀?但当你在技术和眼界上都不自觉地有颗追求的心,那就是创作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