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6日刊登

◎林汉文

 

●林汉文(左)和彭嘉衡合影。

第596c期

义薄云天信达四海

忆新加坡方守义先生

●林汉文著《二战时期的华侨飞行员》封面。


最近我收到南京航空联谊会沈红的电子邮件,他受到邀请,於9月26日,参加中国南京抗日航空纪念馆的揭幕典礼。这是可喜的信息,使我想起;在南京风景秀丽的紫金山北麓,一片座落在青松翠柏和绿草丛中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群。沿着公墓中的石阶,拾级而上,便是闻名遐迩,气势雄伟壮观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在30块巨大的黑色花岗岩上,刻有3304名抗日航空烈士的英名。其中:中国空军880名,前苏联援华空军236名,美国援华航空志愿队2186名,韩国2名。这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也是独一无二的国际性,刻有名字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想起六十多年前,抗日战争年代,神州大地,炮火连天,飞行战士在这殊死搏斗,血洒兰天的英雄壮举中,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年华和生命。这令后来人,站在墓碑前,无不低头静静的默哀,缅怀英烈的壮志凌云,高尚情怀。当年参加“抗碑”揭幕的老飞虎队华侨飞行员,现在北京惟一建在的彭嘉衡先生,在英烈碑上,找到6位同期同战斗部队的战友名字时,擅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战友的名字,不禁热泪纵横,声音嘶哑,十分激动,深情地说:
“我们要永远记住这些在对日空战中,英勇无畏,血洒蓝天,为国捐躯的战友”。此情此景,令人沉思而唏嘘。……
为了建造这座丰碑,当年的华侨飞行员,两航起义人员,新加坡义信集团公司原董事主席方守义先生(已故),积极奔波,个人捐献,就达150万元人民币,因此他的名字便与“抗碑”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
方守义先生,生於马来亚,耳闻目睹日本侵略者对南京展开大屠杀,对农村实行抢光、烧光、杀光三光政策的暴行,激起了他对敌人的刻刻骨仇恨。
他於1940年,18岁那年,少年气盛,风华正茂,怀着抗日救民的信念,到中国报考空军航校,参加抗日战争,他在中美混合大队,(民间称飞虎队)第五大队(与彭嘉衡同队)任飞行员,把自已的生命,置之度外,一心只想打日本飞机,将它揍个稀巴烂,表现出华侨飞行员,为中国英勇奋战的大无畏精神。
1949年11月9日,他在香港参加两航起义,回到北京,在民航局工作;50年代末,北京首都机场扩建时,有一手优秀飞行技术的方守义,被派去用独轮车,(中国古老的运输工具,)推土石方。
有一个星期天,他到国务院接待处反映:我是两航起义人员,华侨飞行员,现我父亲年纪大了,想出国看望父亲;第三天中国国务院工作人员,就向北京民航局党委,转达了周总理的意见,根据华侨“来去自由”的原则,批准方守义出国,还给他开了欢送会,并且送他一张免费去新加坡的机票。他思父心切,喜出望外。
他在新加坡开了一家专营进出口航空配件公司,大展才智,事业有成。在新加坡,常与航校16期的何永道,在一起回忆往事,仍不忘抗日年代,为国捐躯的战友,60多年过去了,悠悠岁月,他无法忘怀,那一场对日奋战的生死之交,浩瀚的太平洋汹涌波涛,也割舍不掉这用鲜血凝成的战斗情结;因此在昆明筹建“驼峰飞行纪念碑”和在南京建“南京抗日航空烈纪念碑”和“南京抗日航空纪念馆”,他都大力支持,慷慨解囊,巨额捐款。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高尚精神与高尚的人格魅力,实在感人。心底珍藏着浓烈的战友感情;方守义,行如其名,一生格守着中华民族的道义,弘扬正义,爱憎分明;在他生活字典里,最重要的两个字,就是对民族忠诚,对朋友仁义,人们称赞他:义薄云天,信达四海。
相约在春天
2009年4月25日,中国北京西加(里曼丹)侨友会,在春风送暖、百花争姘的春天里,在北海公园旁的“楚天鸿酒家”举行聚会。这是难得的相见,因大家都是夕阳道上的老人;年龄最高88岁的彭嘉衡,从首都机场,路程一个多钟头,兴致勃勃的赶来了。还有在福建的陈慧,在女儿的陪同下前来参加。一些乡亲,虽不相识尤相知,这是西加乡亲的情结,侨友们来了九十多人,可谓友朋满座,一面进餐一面聊,满场歌声笑语,此起彼落,非常热闹。
大会由王广河与杨初任主持,介绍侨友理事会,进行了改选,增添了陈浩琦与黎燕的年青力量而显示了勃勃生机,同时规定每年四月份,最后一个星期,作为聚会日,这样侨友们便有相见的期待,也给海外西加乡亲,来北京旅游时,参加聚会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