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6日刊登

●部分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理事及工作小组成员在英吉利里马鹿地区十五分公司盐木“旗杆夹”处留影。

第596a期

编者按:黄尧先生在42年前出版的《马星华人志》,曾经提到今天的斯里安曼省境内的一些地方的开发史,特别是英吉利里附近马鹿地区金矿的历史。并直接说明它是西婆“兰芳大统制”的支脉。本期“风下”副刊特摘录刊登。附带说明:有关马鹿十五分公司的事迹,吴诰赐和郑泽冰合著有《马鹿十五分公司史稿》一书。

成邦江的华人

●清光绪二十一年重修十五分公司遗址时的征信录。


“其人皆黑色,穿耳附当。王姓刹利耶伽,名护路那婆,世有其位。王戴花形如皮弁,装以真珠樱珞,身坐金床。侍女有金花宝缕之饰,或持白拂孔雀扇。行则驾象,鸣金击鼓,吹蠡为乐。男子皆拳发,被古贝布,横幅以绕腰。风气暑热,恒如中国之盛夏。谷一再熟,有古贝草,缉其花以作布,粗者名古贝,细者名白叠。贞观四年,其王遣使随林邑使献方物。”
这是旧唐书婆利传中所记的一段,贞观四年正是公元六三○年,离开现在已有一千多年,看当时婆罗洲的服饰与风俗,一部份情形现在尚有保留下来的;从“金床金花”中可以看到,婆利原是多金的地方。
(一)张达伯与德目港
华人是先到西婆罗洲的坤甸、三发一带淘金,再从陆路移入各地去拓殖,砂拉越第一省中,除石隆门外,还有沙唐江(砂隆河)(Sadong River)与三马拉汉江上游的深山中,也有一处华人古老的垦区,名叫“德目港”(打马庚)(TabeKang)可说与外界无路可通,只有一条从石隆门经过密层森林的小径,方可到达。据说当初三条沟公司兴旺时,曾同这个“公司”订有盟约的;最早的首领是张达伯,也是嘉应州人,是个懂武艺的“智多星”,居然能制服了失约背叛的达雅克人,而自己在这个产金的矿地立了“公司”,后来达雅克人又来归顺他,举他为“统制”,就叫这个地方为达伯港,因为“达伯”与“德目”音近,所以现在写成“德目港”(打马庚)了。后来,因三条沟公司为詹姆士·布洛克打垮后,他们也避祸四散,据说那里仍有古墓石碑可考。
(二)英吉里利有立过“公司”
另有一处,是砂劳越第二省首府成邦江(Simanggang River)的上游,叫上梯头埠(Engkilili),华人称为“英吉利里”,深山内,有个Marup地方,也是一个金矿区,并也组织过“公司”,而且一度也是属於坤甸的兰芳大公司辖下的;最旺的时候,华人有一万以上,都是客家人,现在倒不妨再来考查一下兰芳大统制的组织,就可以知道这些“公司”的大概了:
兰芳大统制共和国也有一套“传贤不传子”的民主制度,元首称为大唐总长,又称大唐客长,并设有副总长,又称参谋军师;如果总长因故去职,在新总长未选出前,由副总长代理行令;总长与副总长都是由大众公选出来的,其他高级人员,也由大众来选举的。办理国家公务时也要采取“公”的原则,规定国家的事务,都由总长处理,而立法与国内应兴应革的事,须由大众公决。所以,总长以下,也有管理司法、财政、军事等长官,均集中在总长府的大厅中办公。
(三)亦是兰芳大公司支脉
地方的行政,分省、府、县三级;另外在各重要地区设治所,像那边的喃吧哇、万那、松柏港、淡水港、打劳鹿、山口洋、邦嘎、双沟月等他都曾设过治所。
官制可分好几级:(一)甲大,(二)正副书记,(三)尾哥,(四)老太;这些都是三点会的制度,是由大众公选的。其中“甲大”与“书记”,有饷可领,而“尾哥”与“老太”是名誉职,不能领取俸禄的。
此外,也办兵工厂,制造洋枪洋炮,而“国营”的兰芳公司,一心开采金矿,发展财源,因此,到处有人深入重山密林去开拓,这就是砂拉越多处有华人移入的缘由;他们对开发农业,扩充市场,是列为重要的政事;并且也兴办学校,居然向中国去请儒生来这荒山僻地,做起神圣的教育工作。
他们也订有法律,抢掠奸淫者死罪,轻罪的用体罚,或缴红绸大烛,也有游街示众的;他们的税收,是开金矿的,须纳“脚仿金”,耕种的纳“鸡息米”,也有“烟户钱”;做生意的,出口货可以不抽税,人口货才抽税。
军事方面是用“全国皆兵”制,平时各人都要练拳、习棍、射击,有事就抽调入伍,相等於现在的服役,因此,重要的地区,也经常派兵去防守。有一位勇将,名叫吴元盛,是很有名的,当时防守戴燕这个地方,连谢清高的海录《戴燕国》条中,也提到过:“乾隆未,国王暴乱,粤人吴元盛因民之不悦,剌而杀之,国人奉以为王,华夷皆取决焉。元盛死,子幼,妻袭其位,至今犹存。”载燕(Tayau),即在坤甸河之北。
在当时兰芳大公司最盛期,治下的人民竟有十一万之多。因此,成邦江上游的一万多华人,是在这种组织下移拓过来的;他们也同德目港的华人部落一样,听到三条沟公司完蛋了,他们也怕牵连,而都逃到仙丹等处去,这个地方就此衰落下来。
(四)二世王原是省长
后来在二世王时,听说尚有产金,不过贸易的中心,是集中在英吉利里坡,不过,尚有留居的华人,多与土女通婚,后裔都成为砂拉越的天然公民。
成邦江是砂拉越的第二省,是一八七三年六月一日成立的,当时的省界,从沙唐到拉让,而这两处的江是不包括在内的;到一八八五年七月廿八日移界,从沙唐江到加拉加江(Kalaka River)止,二世王查理斯·布洛克未接位时,即担任第二省省长,并且有好多年呢。
事实上,成邦江的开发,比古晋还要早,可是开发不及古晋与诗巫来得快,因为它的条件比诗巫与古晋差,尤其是土产与交通的关系很大;成邦江虽然也像古晋与诗巫一样在河内,可是河口水浅,不但航行海洋的大轮船不能驶入,连川行沿海较大的轮船,也难驶进内河;尤其涨潮时有个怪现象,一涨即满,并且浪涛澎湃,土人称为“蒙娜”,对航行上是很不方便的;所以,成邦江大片土地还未开拓,最近已有一些福州华人开辟了三千英亩地在种树胶。
至於砂拉越第二省中的华文学校,在江木中披(Betong)、实拉卓(Satatok)、宁木(Debak)、新武瑶(诗巫遥)(Sebuyau)、木中浮沙埠、实拉卓的万城,和深山中原有“公司”的英吉里利,都有华人办的学校,学生从几十人到二三百人;其中最早的,要算实拉卓的铭新学校,是一九一九年的民国八年开办的,创办人是王宇宙、王和山、林建智、林天谐等。

●此图摄于2007年4月7日,当天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代表与马鹿十五分公司古迹管委会成员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