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社义务夜校
休业典礼特写

2009年8月23日刊登

第594c期




通过友人朱敏华,由收藏家陈高庭先生那儿借得六十多年前由古晋青年社出版的喉舌刊物《青年》第九期和第十期。这份刊物,有助了解六十多年前的古晋华人社会。本期“风下”副刊特刊出《青年社义务夜校休业典礼特写》。

这是(古晋)青年社义务夜学的同学举行休业的一个晚上。
同学们男的女的,热烈地聚集在青年社大礼堂,举行休业典礼,由杨克尼同志代表社长主持,同志们参加的也有几十来位,音乐队是准时在开会以前演奏。
行礼如仪后,首由杨同志致词,略述夜校筹办之意义,援救战后失学儿童之重要。继之夜学主任傅同志报告,六阅月来学生的学业成绩及夜学经济状况。
夜学同学们各班都有代表演说,他们一致希望筹委会青年社能继续第二期夜学的开办,并对于青年社同志们的坚决维持夜校的苦心,表示非常感激。
接着是几位同志的演说。吴桦同志论述读书救国的意义。丁秋明同志述说古时名人,读书之苦心,同学们在校在家同样的要努力学业。杨展云同志更提出了读书与认识的要点,勉励同学们向上向善。陈庆发同志坚决的回答了同学们的希望,下届夜学决定继续开办,惟希望同学们应体谅同志们的苦心,努力学业,对於这学期夜学的缺点与不善处,在下一期同志们应当予以改善。
茶叙前,蔡同志突跑上台,报告原子冰淇淋公司的报效冰淇淋一桶,会场哗然一阵,同志们搬椅的搬椅,安排汽水,饼干,花生,装盛冰淇淋等忙碌异常,音乐队乘大家忙碌,更大奏特奏起来,会场布满欢笑声,少顷同学们都集等於议事厅,开始茶叙。
同学们嚼着花生,喝着汽水,又吃着冰淇淋,盘声,杯声,欢笑声,音乐声,结合成一支青年胜利之歌,引人留恋又快乐。
“可能再给一粒原子弹吗?老林”蔡同志在音乐队的那一桌喊着,接着好几位同志也喊着要。老林看着大家吃,自己却忙不开交,看着老丘坐在楼梯旁津津有味吃着冰淇淋。“老丘,你还不快来帮忙,也得让我吃一粒呀!”大家笑了。
茶叙后馀兴,大家请了陈西霖,林文雄两同志先后独唱,虽是英文歌,也诱动了许多同学们。他们的歌喉是有过相当训练的。罗秀喜同志也出来唱了“点秋香”,惹得全场笑声掌声,响澈云宵,秋萍同志的“恋歌”与金发同志的“热血”唱过后,大家还要求丁秋明同志夫妇表演交际舞。
最引大家感到兴趣的就是蔡坚强同志的裙舞,他说他是从“夏威夷”学来的。他自然自在的大摇屁股,摆动之柔软的手腕,同学们捧腹大笑。
一位小同学问我:“他真的从“夏威夷”学来?“夏威夷”在什么地方?”“夏威夷”在国泰舞厅吧!是在其旺先生的大厦。”我很简单的回答他。
蔡同志出人意料的表演了整半小时,还惹得全场大叫“恩哥”有好几次。
十时半了,同学们摸着袋里的花生,饼干吃着,笑着,跳着,三五成群的回家了!但同志们却还陪着音乐队演唱,直到十一时才陆续的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