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b期

荒原深挖洞
婆罗洲淘金记

◎高伟浓博士

●19世纪末叶在石隆门开矿的华人矿工。

翻遍中国古籍,大概很难找到一条关于华人在南洋采矿的记载。虽然没有记载不等于说没有这样的活动,但可以肯定古代华人采矿的事很少。只是到了十八九世纪,华人矿业才出现鼎盛,因为到了斯时,当地经济发展起来,东西方贸易对金属的需求大增。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清政府历来禁止国内私人采矿,很多人只得跑到国外去开采。由此,他们也带去了采矿的勘探、挖掘、冶炼技术和知识。
赚洋外快称作淘金,不知典出何处。愚意以为此词包括两重意义,一是过去不少华侨出洋就是去淘金的,二是淘金的华人最富有,最惹人羡慕,久而久之,淘金就成为出洋的代名词,一些求财心切的出洋者也乐意别人这样看待自己。其实,中国人出洋淘金的历史早矣。最早的淘金胜地不是美国而是婆罗洲。
华人淘金始于16世纪
华人什么时候到婆罗洲去淘金的?今已不可确考,但至少在16世纪时已有。1604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有人在婆罗洲西部苏加丹那发现金刚钻,四年后试图开采时,因遭人反对而不得不放弃。反对的人中既有当地人,也有华人。
早期华人多数为当地人头领(如苏丹)开矿采金。由于华工勤劳,技术熟练(很多人在国内时就有淘金的一技之长),诚实可靠,深得当地人信任,当地苏丹一般喜欢招募华工开矿,苏丹则从中坐收矿利。西婆罗洲的金矿大概就是这样开发出来的。一个金矿华工一般为几十人不等。例如据莱佛士《爪哇史》载,1738年左右,兰达就有华人开采的金刚石矿场11个,每个矿场华工平均为二三十人,每人每年能掘得一布克金刚石(需小矿石二三百个,价值20-24卢比)。早期在此开矿的华人似乎以广东人居多,首先是潮州府人,包括潮阳人、揭阳人、海丰陆丰人,其次是嘉应州人,惠州人。淘金人除地域关系分明外,内部组织还很严密,尤其是“大哥”的权威地位,无人可以挑战。如在18世纪60年代,潮州府人多以黄桂伯为大哥,在老浦头有店200多间;嘉应州人多以江戊伯为首,在新浦头有店20余间。
联合公司是华人矿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到1882年以后,婆罗洲西部便形成三大矿业公司,即位于曼尔的兰芳公司,位于西美尼斯(即华人所称的西宜宜)的三条沟公司,位于蒙脱拉度的和顺总厅公司。当时华人矿工人数为3.3人左右。18世纪二三十年也是采金业的黄金时期,这时西婆罗洲总人口共12.2万余人,其中矿工就占了5.3万亲人,按地区划分,三发约1万人,沙拉哥2万,蒙脱拉度1.5万,曼多尔1万。据《东南亚之华人》的作者巴素记述,1812年前后,在三发的华人矿区有30多处,每个矿区约有华工300人,每个华工平均可月入4元。又有报告称,1820年和顺总厅公司势力已超过兰芳公司,前者在蒙脱拉度地区最少开办了13个大矿场和57个小矿场,总金产量已超过整个苏门答腊金产量的一倍。

●当年的开采金矿的华工。

两自一同一分制
华人矿业组织一般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劳动组合生产方式阶段(又可分为初级时期和成熟时期),第二阶段为联营公司阶段。
在第一阶段的初级时期劳工的组合方式是“两自一同一分”,即自带伙食、自带工具,在租来的矿山中共同劳动,得金矿后按利均分。到了第一阶段的成熟时期,各矿区逐渐形成领导集团,改革分配制度。如和顺总厅公司有各公司驻厅代表(厅主)组成的议事会,下有文书、会计等。大矿场有2名“伙长”、3名“财库”,3名“鼎工”(管工),在分配制度上,规定对公司有贡献的人才能入股,所有矿工由公司供给食宿。除新客外,所有矿工领固定薪水,盈利多时才能分红。新客没有股份,在淘到金后才按工发薪。又如,兰芳公司建立后,罗芳伯被尊为罗太哥(太即大之意),各地亦举副头人尾哥、老太以分理公事,各个头头均择贤任之。在华人矿业发展的第一阶段,公司繁多,不少以开采地命名,有的公司冠以新、老字样,由此也可见华人在一地开矿历史悠久。
到了第二阶段,已是华人矿业走向高级化阶段。当然,到达第二阶段不是一蹴而就的,各式各样的公司走向联营的时间并非同步,联营的形式也会有别。但总的来说,联营公司应是采金过程中各公司利益分合重组以及采金由表层到里层时技术要求进一步提高需进行大规模开采的结果,也有的是因为人手少,自卫能力差(无法防御当地土匪抢劫)而由个别承租发展为联营的缘故。
据不完全统计,1810年,西婆罗洲的华人公司的产金总值达370万西班牙银元,1848年,华人在困难的处境下,黄金产值仍有130万荷盾。
砂拉越1826年发现锑矿
上面所述为西婆罗洲的华人矿业,下面再来谈谈砂拉越的华人矿业。这两个地方的华人矿业有点像一条扁担挑着的两个筐,走起路来摇摇晃晃,起起落落。西婆罗洲那条原先有三大华人公司形成三足鼎立局面,后来二足先折,一足独撑,最后此一足亦无存矣。砂拉越矿业后来形成一华一洋两个公司分庭抗礼的局面,华人公司先期崛起,洋人公司后来居上。
砂拉越于1823年在上段地区发现锑矿,1826年文莱苏丹下令开发。此令一发,引得三发地区许多华工移往砂拉越(因二地相近故也)。在开采锑矿时,他们却发现了钻石。
西婆罗洲各华人矿业在19世纪40年代时已处于困难时期,于是,三条沟公司于1841年与砂拉越苏丹订立了联合开矿协定,由前者派出华工到砂拉越组织分公司进行金矿开采。主要开采地点在石隆门一带。此处华人称作“金山”,可见老天都把金子堆到这个地方来了。后来证明这里产生了几个著名金产地,在此不妨一提。
其一为莫佳因,为华人十三公司淘金致富之地,那里被挖成了上百亩的大湖。笔者孤陋寡闻,自思在地球上靠人工凿出借大一个湖,恐怕难觅第二个。
其二曰深石罅,传说矿工衣服染有泥浆者,每件可洗出数分全子。不知当年的劳工下班时是不是都打几个滚,让他那件破衣服里的金子随着泥水哗哗流下?也不知老板有何高招防止劳工下班时打滚?一笑。
其三为三千,此名称甚怪,传是以三数华人获金三千两而得名,真是“三千”宠爱在一身!
其四曰巴列,初由华人刘德合开办,产量甚丰,殖民当局于是患上了红眼病,宣布将之收缴,给了自己同胞即英国的慕娘公司开采。后来此地产金渐少,公司不得不“深挖洞”,经营日渐困难,到1921年,因开采合同期限将满,索性关门大吉。

●1976年重修的友兰路刘善邦庙。

三条沟公司来砂淘金
且说三条沟公司进军砂拉越后,开始时开采工作也不顺利,其实公司没赚到什么。几年后,三条沟公司就因荷兰人与大港公司的战争而溃散了。就在三条沟公司在砂拉越的淘金大业看来要曲终人散之际,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他叫刘善邦,客家人,当时率领3000淘金兄弟浩浩荡荡杀将进来,驻师石隆门。不久,这刘仁兄便着手恢复原来的公司制度,当地大部分移民都在公司旗下干活。刘善邦实际上使三条沟公司转胎复生了,被公认为石隆门的开拓元勋。不过,刘善邦当时也无法将石龙一带所有小规模自由矿工都收罗进来,它们依然自行开矿,不受约束。到1857年,在石龙矿区淘金的华工达到约4000人(当然淘金华工总数不止此数,因住在石龙界外山巴的土苏丹境内的淘金者未计算在内)。后来中国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后,有很多人也加入石龙的采矿和农耕队伍。砂拉越华人矿工人数最多时达万人。至于这一带华人开山劈岭、农养牧渔齐发展的事就打住不谈了。
光阴似箭,时间到了1898年,那个当年收去了大巴列产金地的慕娘公司也来到了石隆门。这一年起,慕娘公司在石隆门组织大规模金矿开采,人数达3000人。毕竟是洋公司,技术先进,在提炼黄金时,公司采用先进的精化法,每周可得金砖十余块,每块重50磅,如此稳产十余年。1899-1921年间,为此公司的黄金盛产期,共计产金983255两,占本邦过去85年黄金产量之81%。这个公司也有华工,但多做下层工种,机工多为广府人,矿工则多为客家人,而英国人则做像验矿、炼矿、地质勘探上层工种。就这样,在砂拉越的石隆门是一家华人矿业公司一枝独秀,继而多了一家洋人公司与之分庭抗礼,且后来居上。两家公司维持到日军到来。
1921年后砂拉越的淘金业似乎进入了小生产的时代,大小矿物林立(其中有慕娘公司停办后该公司人员张福贵取得开采权的公司),但亦掘金甚丰,不少人也捞得盆满钵满。整个砂拉越的金矿业终止于日军的蹂躏,其时石隆门又遭大火,店铺烧成瓦烁,从此一蹶不振。
华工血汗带动发展
回顾这段近平枯燥的婆罗洲华人淘金史,我们仿佛听到一两个世纪前那块蛮荒土地上沸腾的人声、号子声和钎凿声,也仿佛听到矿工们的声声呻吟。金子的诱惑力是巨大的,为了得到星点金子而赴汤蹈火毅然下洋想来是劳工们的初衷。但恶劣环境下艰苦的劳作,逐渐消磨了他们的黄金梦,亮闪闪的金子是发财的号令,但它只是地平线上方发出的眩目的诱惑,他们朝着地平线终日气呼喘喘地奔跑,但永远到达不了弥合天她的这道缝。他们积劳成疾,他们徒呼奈何,这一切今日已随云烟散去,我们难以一个个窥探当年淘金劳工疲惫的身躯,紧锁的双眸,满脸的惆怅与酸楚。但我们想像得出,夜以继日的枯燥劳作已将他们锻造为机器人。当然,他们不会想到,正是他们日复一日的单调动作,敲开了这块古老土地之门,驱散了弥漫在这个绿洲上的阴霾之气,近代的婆罗洲不复是古代的婆罗洲,这道分水岭是用他们的血与汗划就的。他们的努力带动了当地其他华人行业的发展,从而连锁性地带动了整个地区经济的发展。例如,华人公司要开金矿,就要进行基础建设,辟丛林、惨道路、建港湾。同时,为了保障生存需要,解决填肚子的问题,就要兴农业,种植各种农作物以保障自给,还要饲养牲畜家禽,以保障饮食结构平衡。
在当时西婆罗洲,各个华人矿业公司极为重视农业问题。各公司都分出一部分人手另办有关农业的专业分公司,负责解决粮食肉类问题,而决不能仰赖市场提供粮食和肉类。此外,华人矿业也促进了近海渔业的发展。今日西婆罗洲道路四通八达,良田万顷,都是那个时候开辟的,这是华人矿业的副产品和历史贡献。
掩卷沉思,也不禁为婆罗洲后来华人淘金业的某些不幸而扼腕。一些华工组织的落后与愚昧给华人淘金业带来了致命伤。例如,西婆罗洲华人三大矿业公司最后是在荷兰殖民者的分化瓦解下走向灭亡的。
华人公司终告失败
1823年,荷兰人以欺骗手段取得三发的开矿权。第二年,收买了兰芳公司的刘台二,迫使他承认荷兰统治,跟着便开始对三大公司实施软硬兼施,各个击破。其时正好爆发爪哇战争(1825—1830),荷兰人一时还难以分身,各大公司暂时相安无事。
战争一结束,荷兰人甫喘过气,便开始向华人矿业公司动手。它的第一个打击对象是以大港公司为主的和顺总厅公司。为迫其屈服,荷兰先从海上封锁三发等港口。结果,华人公司之下各矿人口开始下降。一直到40年代结束,华人矿业在极为艰难的环境下惨淡经营。1850年,荷兰人开始合作使用武的一手,向大港公司发动了第一次军事进攻,但以失败告终。这对在恶劣武力威胁的隙缝中求生存的各华人矿业公司来说,本是一桩好事,但不幸的是,战争导致两大公司先后消失或大大削弱。首先,由于战争期间三条沟公司站在荷兰人一边并帮助了荷人,所以三条沟公司也随着荷人失败而倒闭,所有人员全部溃散,有的到了兰芳公司,有的到砂拉越,还有的转行务农种田为生;其次,由于战争,大港公司本身的华人也陆续疏散。在这种情况下,失败了的荷兰人便于1854年以优势军力再次向大港公司发动进攻。令人遗憾的是,在外侮面前,华人内部的公司没有捐弃前嫌,兰芳公司没有帮助大港公司共同御敌。大港公司孤掌难鸣,便在荷兰人的武力进攻下失败了,部分疏散到砂拉越。主体的大港公司一败,作为总公司的和顺总厅公司也就难以生存了。和顺从1776年开始联营,至此一共存在了78年。这样,三条沟解体在先,和顺消失在后,三足鼎立局面不复存在,剩下的兰芳公司名虽存,但已岌岌可危,此后又艰难支撑了20多年。到1888年,终被荷兰人镇压。兰芳公司从1777年由罗芳伯创建,历经十世(注意:每一“世”均择贤者继位,不搞父死子继),至1888年亡,前后存在了111年。
一部婆罗洲华人淘金史,带给人们许多恒久的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