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a期

●这是汉砖上的图案,说明华人很早就懂得出海了。

汶莱与华人

●早期华人到婆罗洲多由泉州南来,泉州早有回教三贤墓。

(一)东西洋的交界处
“婆罗,又名汶莱。东洋尽处,西洋所自起也。唐时有婆罗国,高宗时常入贡。永乐三年十月,遣使赍玺书采币抚谕其王。四年十二月,其国东西二王,上遣使奉表朝贡。明年又贡。其他负山面海,崇释放,恶杀喜施,禁食豕肉,犯者罪死。王剃发,裹金绣巾,佩双剑,出入徒步,从者二百余人。有礼拜寺,每祭用牺。厥贡玳瑁、玛瑙、砗磲珠、白焦布、花焦布、降其香、黄蜡、黑小厮。………”
这是明史卷三二三婆罗传中所记的前半段,证明汶莱正是东洋与西洋的分界处。郑和七次到南洋各国,都是在汶莱以西的国家,所以在从前要称为“下西洋”了;许云樵教授在“东西洋考中之针路序”中有云:“西洋针路自福建出发,抵马来半岛,取苏门答腊,转东经爪哇、巴里而达地闷,或更绕婆罗洲西南而返,沿途商港连接,无旷程迂道,其沿婆罗洲北返者,决不拟越汶莱而东西洋以是而止。至於东洋针路,经澎湖、台湾而达吕宋,因急於东航,故由北而南,越苏禄海,直取西里伯,达美洛居(Molucca)而返,沿途商港连接,惟自苏禄而东,不若两洋之密耳。若自美沿居南下,固亦可达西洋针路之地闷,颜其航程所经,均蕞尔小岛,无贸易价值,且欲绕道西洋而返,航程亦嫌久长,其返抵汶莱者,经美洛居之航程颠波,已感疲惫,归心如箭,自更不欲再涉西洋,旷延时日矣,东洋缘是而尽也。”至於唐高宗时是在公元六五○年至六六三年间,可见在七世纪时,汶莱已与中国有了往来,相信,具有向外发展性的华族一定已有人南来,无论如何,那时已有华人踏上汶莱及婆罗洲一带了。在明代张燮的东西洋考中有汶莱考说到:“唐总章二年,王旃达钵,遣使与环王使者偕朝,自后久绝。”总章二年是公元六六九年,如再上溯梁书,在卷五四有婆利国传,说的“婆利”,即为婆罗洲岛的王国,并在梁代天槛十六年的公元五一七年,上表及献金席等物;又在梁代普通三年的公元五二二年:“其王频加复遣使珠贝智贡白鹦鹉、青虫兜鏊,琉璃器,吉贝,螺杯、杂香药等数十种。”那么早在六世纪的初叶,婆罗洲已与中国有了密切的交谊,因此,华人的商家与求法的高僧,是更早有到这里的了。
至於“自后久绝”的原因,因为宋代的中国中衰,汶莱就转向爪哇的满者伯夷王朝称臣;直到十四世纪的元史,可以看到汶莱与中国的民间仍有往来,如元史的仁宗本纪中有云:“延佑四年,十月戊午,海外婆罗之民往贾,海蕃遇涛,存者十四人,漂至温州、永嘉,敕浙江省资遣还乡。”延佑四年印一三一七年,商民之间的贸易不断,那么,华人到汶莱的也必不会“久绝”。
(二)王三品与苏丹阿玛德
何况,元世祖在一三九二年间,索性用武功盖世的兵力,直指南下,居然在东西洋的分界处,建立了一个行省。因此,引出了“王三品”的一段史话,再看紧接本篇引文明史中婆罗传的上段所记:“为历时,为王者闽人也,或者郑和使婆罗,有闽人从之,因留居其他,其后人竟据其国而王之。邸旁有中国碑,王有全印一,篆文,上作兽形,言永乐朝所赐,民间嫁娶必请此印,印背上以为荣,后佛郎机横举兵来击,王率国人走入山谷中,放药水流出,毒杀其人无算,王得返国,佛郎机遂犯吕宋。”这位在婆罗作王的华人是谁呢?并且说明是“闽人”;“佛郎机”,是指葡萄牙;这位闽人的婆罗王,能用计在上流放含有毒药的水来杀死葡人,证明这个“闽人”的王是有些脑筋的。
那么,再来看一下王三品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依照“汶莱王室世系书”中所记的王三品:“思得一法以欺龙,彼以一烛置玻璃匣中,乘龙不备,以易其珠。”也是有脑筋的用计者;再看明史卷三二五渤泥传中有云:“正德间,佛郎机阑入流毒。”正德是公元一五○六至一五二一年间,而郑和七下西洋,是明成祖永乐三年到宣宗的宣德八年,即一四○五年至一四三三年;而万历时为明神宗一五七三至一六一九年;年份上有很大的差额,所以只能说有其事,而时不确。
不过,王三品确有其人,职官是“总兵”,实是中国当时的运粮官,因虑运粮到目的地逾期,从前中国的律例很严,延误军粮的罪,是要以军法治论的,可能有死罪,所以畏罪而与士兵们,逃来了汶莱;而当时的汶莱苏丹,却很重视人才,对他颇为赏识;他并且与苏丹的独生女儿,一见钟情,索性奉了回教,结了婚,就是汶莱王室世系书中所说的:“后娶苏丹谟罕默德之女,受禅,是为苏丹阿码德,”入了王室。华人王三品作王,他就是汶莱第二世主苏丹阿玛德Sultan Akhmad),所以,他的墓仍在汶莱市区外二英哩。王三品的遗物,尚有刀、枪、铁甲、藤牌、太子帽等,保存在王宫中。
(三)姓“阿王”的马来人
现在汶莱的马来人,有许多姓“阿王”(Awang)的,据说就是王三品的血裔,也可就是王三品同来汶莱的士兵,与杜孙族女子婚配了以后蕃衍的;总之,汶莱的王室与民间都有华人的血统,这是不可否认的。依照汶莱王室世系书中接着又云:“苏丹阿玛德有一女,美艳绝伦,时有一大食宗室,系出阿弥儿·阿儿·哈森(Amir-alHa-san),入汶莱慕公主之绝色,乃赋好逑,苏丹因招之入赘,并传禅焉,是为苏丹柏克特。王虔奉教津,建清真寺於城中,以得华人之助,筑石城焉。”这第三世主是阿剌伯人,就是汶莱的苏丹柏克特了。
当时,婆罗洲岛是以汶莱为中心的,亦是由汶莱统辖砂拉越与沙芭的,说到早期的砂拉越、沙芭兴汶莱,往往须得混为一谈。汶莱在十六世纪的初叶,可说是汶莱的黄金时代,那时,已是五世主的苏丹菩其亚(Sultan Bulkiak),他是一位海上英雄,他的海军首领那可达那甘(Nakoda Nagam),绰号The Singing Captain,率领了海舰队,曾巡航到爪哇、马六甲,一直到菲律宾,包围了马尼剌。菩其亚曾带了一斗胡椒种子,出去远征,他想在每到一处,把一位胡椒种子去命名一个岛屿,且到所有的胡椒种子全部命名完了,才回来汶莱。的确给他战胜了婆罗洲各地及爪哇、马六甲、菲律宾、苏禄,甚至马尼剌也一度给他攻占,都向他称臣纳贡。他在晚年时出征,往往要带一批工匠随行,在各岛屿上建造王陵,他的心愿,在各海岛巡行时,死了,就葬在最近的王陵中。现在,汶莱郊外的“石城”(Kota Batu)地方,就是他的王陵,是用玄武石造成的;可惜在十七世纪时,被西班牙兵的炮弹轰成陷塌状,不知是不是王室世系书中所说的“以得华人之助,筑石城焉,”的这个“石城”?至於,菩其亚所带的工匠中,是有华人的技艺人才在其中,为无疑的事。
(四)16世纪西方势力侵入
汶莱的黄金时代,不上一百年,到十六世纪中叶,西方势力侵入,在汶莱第七世主时,有贵族造反,西班牙人乘机来干涉,因为西班牙人在一五六五年占领菲律宾,一五七一年侵入马尼剌,一五七六年,西班牙第二任驻菲律宾总督法兰西斯高就出兵来攻占温莱,立那贵族作傀儡苏丹,他名呼巫恩(Boung Manis);四年后,苏丹的弟弟在葡人汶莱贵族的协助下,才恢复政权。继西班牙人而来的是荷兰人,一六○○年初到汶莱;一六○九年,荷人从葡人手中夺取三发,立为商站,一直到一六二三年才放弃。十七世纪一开始,英人就积极拓展东南亚各地,一六○三年有一百万英镑的胡椒运去英国,而汶莱苏丹早在十五六世纪,为了种值胡椒,和谋商业的畅通,是出力鼓励华人来汶莱的,因此,在十五及十六世纪之间,移来的华人不少。一直到十八世纪末叶,就是中国清代的光绪时,苏丹才加以抑制,华人人口就大大的骤减,在一八○○年间,据调查;在汶莱的华人不到三百人,有眷属的竟无一家。当时华人盖的砖屋有四间,木屋廿间;那些木屋因为年久失修,塌的塌了,倒的倒了,已无存者,只有数十株椰树,还可看到昔时一些的华人遗迹。
一直到一九一一年,汶莱的西里亚发现了油田,渐渐步入富庶,因为历史无情的演变,领土屡次的割让,现在的总面积仅有二二二六平方哩,海岸线有一百二十哩长,疆土虽小,却是东南亚的石油王国。依照一九六○的调查,汶莱人口有八万三千八百多人,马来人占百分之五十四,华人占百分之廿六,综有二万多人。

(本文摘自《马星华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