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b期

 

 

2009年7月5刊登
续上期

●舞蹈:
猎沃泥哈。

 

 

洪梅枝访谈录

背景: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系硕士班生成国泉君,到砂拉越访问,要撰写关于上世纪50及60年代的历史论文。我于16/1/2007在人联党古晋总部接受他的访谈。问与答内容如下:

 

●2007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系硕士班生成国泉君(前排右三)和一批老友合照。前排左一为洪梅枝。


成:好的,那么我们现在来谈谈在330学潮里,你扮演什么角色?
洪:在330学潮中,领导指示我负责搞好自己班上的工作,比如传达学生代表和有关当局谈判的进展,以及传达新的行动讯息给班上的同学。但最重要的是要组织补习小组,既要团结更多的同学参与罢课,却又不可荒废学业。同时,还要展开各项活动,如半天的短期旅行,跳集体舞,玩集体游戏,唱歌,讲故事等活动,来提高同学们对集体生活的兴趣,坚定同学们对罢课运动的信心,让这次的罢课斗争,不会虎头蛇尾,而大家都能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成:那么,总结330罢课,这是一场为地下组织,培养了许多干部的学潮算是很成功的,你自己班上的情况如何?
洪:330罢课结束后,在我的班级上,我吸收了好几位“砂拉越先进青年会”的成员,如陈传淦,沈稚威,郑永辉等。
成:从330以后,你的组织生活应该是很忙碌吧?
洪:是的,这之后会较忙碌些,除了负责三个学习小组,还要负责文娱工作。1955年底,我们高初中毕业班联合主办了一个叙别晚会。在文娱节目上,除了歌唱有同学协助外,在舞蹈节目方面,就包括教舞,做服装道具等,都是由我负责。
成:所以你到17哩去教书,也是通过陈绍唐的关系吗?
洪:不是,因为我跟该校的校长老师们都很熟悉,在这之前我已经常上去那儿教舞了。校长阮春涛也是后来遭英殖民政府驱逐出境的一员。
成:当时革命组织派你去17哩中公教书并给什么指示?也谈谈你在那里的情形吧。
洪:当年我到17哩去执教,是为了生活,而不是革命组织派去的。记得在当时,组织上只是说:“你到那里执教,要和那里的离校青年打好关系,和学生家长们打成一片”。所以白天上课,假日和周末就去帮家长们割稻、采胡椒等;在晚上学校当局开办了成人夜校,因为我是客家人,所以被指定去负责年纪较大的班级,教他们认字,讲故事,讲些当时长城的电影片断给他们听。然后对那些较年轻的家长,便负责教他们唱歌如《色林格河之歌》、《丰收之歌》、《为了和平与友谊》、《青年友谊圆舞曲》、《高高太子山》等歌曲,这就是我在教书时的一些活动情况。而且我在那里的时间也不很长,还不到一年。当我的执教准证被吊销后,我就回到古晋在“大光书店”当店员,接着就开始真正地去搞工运了。
成:你在书店里,有没有发现一些左翼书籍?
洪:有六部中国的革命小说如《林海雪原》、《平原枪声》、《小城春秋》、《野火春风斗古城》、《苦菜花》、《青春之歌》。我告诉老文(铭权)书店里有卖这些中国的革命故事书,他便叫我全部买下来。
成:请问你在书店工作多久?后来又怎样解决你的生活?
洪:留在书店工作只是暂时性的。数月后我便和陈容卿工友在万福巷合股开了一间裁缝店,初期生意还不错,可惜陈裁缝老师因脚疼,她便退出这项工作。后来,我便约蔡秀英女士和刘意礼的太太一起合股,将裁缝店搬到古晋海唇街,海洲楼上前职工会旧址重新开办“平化裁缝学院”。同时,我们也为顾客提供了另一项服务,那就是出租婚纱和妆扮新娘。我还记得当文铭权和王馥英、黄纪作和雷皓莹结婚时,都是由我妆扮的。我们收了很多来自农村和郊区的女学员,除了教她们学会裁缝的技术外,还经常和她们谈谈工会和政党的问题,去影响她们的思想,然后带动她们参与文娱活动,和参加工会,或政党。所以,可以这样说当年的“平化裁缝学院”也是突出政治的。
成: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在1956年后,加入工运工作的情形。
洪:1956年尾,我已经加入工运的活动了,主要是负责搞文娱工作,后来大约是1957年里,我又被组织上调到“工运组”去,也就是推动古晋工运发展的核心领导组,简称“工运组”。成员只有我、刘炳兴、刘子金三人,由郭伟忠直接领导我,而我去领导这个工运组。我们分别负责以下的这些单位,如:职工会、建筑工会、印务工会、码头工会、德士工会等。
成:你们是怎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工运组织起来?
洪:我认为当年工运能迅速地发展起来,最主要的因素是地下组织掌握了当时国内外形势的有利条件为主导力量。同时,创办工人夜校和搞文娱活动,也有不容忽视的奉献。至于怎样去组织工会工作,在和上层人士接触和各行各业工会,各单位,各组别的沟通,协商,以达致团结统一的工作,是由搞公开工作的工运领袖们,干部们去负责。
成: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谈谈有关工人夜校和文娱工作对工运的发展的作用吧?
洪:从1956年各工团在古晋“利联戏院”联合庆祝“五一”劳动节开始,这就打响了各工团统一活动的第一炮。那么,文娱活动也同时在工团里面,先后传播开来。庆典的文娱节目多姿多彩,有大合唱、舞蹈、相声、快板、短剧,还有口琴合奏等。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职工会的歌咏队,队长就是后来成为公开的工运领袖之一的陈存护,指导是刘炳兴,舞蹈指导是刘太太(蔡雪花),还有许多主要的干部如沈钦龙,曾梅花,沈锡权,陈月娥,黄彩凤,吴灵辉,何子娥,翁惜娥等。
对于工会创办之夜校,目的是在于要将各行各业较底层的员工们组织起来,并通过夜校来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和为文娱工作提供人力的资源;而通过文娱活动,又为工团培养干部,输送干部,这是一方面。
在壮大工会组织方面通过文娱活动,这种低层次的集体性的场合来向工友们作宣传教育,让工友们知道为什么要组织和参加工会。让他们了解到,要争取本身应有的福利,有工会才有力量。在事实的印证下,加强他们对工会的信心,带动还没进工会的工友们,投到工运的队伍中。另一方面,在提高工友的政治醒觉,在公开性的集会上以文娱节目来助兴。通过有意义,有教育及有启发性的节目来影响他们,来调剂身心,舒解工作压力。这样在提高工友们的思想实质上也会起着一定的影响。再来,在加强联系和团结工友民众方面来说,工会方面将文娱组员,按他的居住地点,和工作区域分成许多单位,组织区干部,收捐组,宣传组,劳动组,福利组等,家家户户去走访,传达工会的讯息,又将工友民众的心声转达给工会。如那里发生劳资纠纷,或意外事件,以及那家有丧事,或经济困境等,传达给工会后,工会就会即刻派人去调查解决。这样一来,工会的声望就提高起来了。广大的工友群众接受到工会的关爱,所以在当时他们都紧紧地团结在工会的旗帜下。这就是文娱工作在推动工运发展中的辅助作用。
成:“工运组”是由你联系他们二位,那么你又是由谁来联系你呢?及在这前后?
洪:王馥英没有当我的上级之后,就由林和贵联系我,到“工运组”时是郭伟忠联系我。在专搞工运文娱工作时又是林和贵。到1958年中,三人文娱工作组成立,就由A君来联系我们。一直到人联党成立后,第一省文娱工作核心领导组成立,都是由A君领导。
成:那么,我很想了解一下,你为什么从工运组又转到文娱工作去?
洪:我在工运组的时间很短,因在那时刘炳兴被殖民地政府驱逐出境后,刘子金又被组织上调到外省去搞民族工作,我呢?组织上说要爱惜人才,要善于按照各人的长处,和工作的需要来调动。而推动工运的发展需要文娱活动的配合,所以文娱工作上需要我。
在上级的指示下,我就在职工,建筑,印务这三个工团里组织了文娱工作小组,领导工团的文娱活动,接下来组织上又派A君来联系我们,成立了一个统一文娱工作领导组。成员是我,丘立信,房月友三人,我负责舞蹈部门,房月友负责歌唱部门的秘密培训,各歌咏队的指导小组;丘立信是负责歌咏队,公开教练,指挥及乐器组,和其他项目等。
1959年人联党成立,组织上又指示我们,将原有的统一文娱工作组,改为第一省文娱工作核心领导组,成员没调动,工作范围扩大,采取统一领导分开负责,我负责政党的文娱工作,丘立信负责工运,房月友负责学运的文娱活动。接下来,在人联党中央的文娱工作部门就成立了,党内文娱工作的中央领导组成员是,我本人、林耿赐、王美銮等三人,负起推动党内文娱活动的任务。以上我谈的A君领导的第一省文娱工作的核心领导组,它的寿命最长,一直到1962年12月8日汶莱事件后才结束,同时我也被捕入狱了。
成:我很想知道,政党成立后,你的工作公开和秘密是怎样配合的?
洪:政党成立后,它的活动较多较广,秘密和公开的活动相互配合,按那里需要就到那里去。比如我在当时,每个星期六上午就从古晋出发,到石隆门县去。下午一时半,就在该支部党所进行各种文娱方面的技术小组培训工作,然后又搭公车到短廊小镇。等到农村的文娱组员来齐了,大约五时左右,便开始唱歌跳舞。傍晚七时半,便转入地下活动。在农民家里,主持学习小组的会议,将组织上的指示,或人联党将举行什么反殖反帝活动的讯息传达下去并一起讨论,把小组所提的意见传达上去。同时不断地提高组员们的思想认识,为将后吸收进先进青年会打好基础。这就说明了文娱活动是公开的,小组学习是秘密的都可以同时进行。
成:请问你被逮捕以后,共被扣留了多少年?
洪:自1962年12月8日,汶莱武装事件以后,随即于同年12月12日中午12点,我就被捕了。首先被扣留在古晋三角坡中央监狱。然后在1964年11月间,在当局对政治扣留者采取一系列的隔离政策下,我和关在一起的六位战友,一起被迁离中央监狱,并被关押在诗巫监狱,一直到1966年才被押回古晋六哩半政治拘留中心。我一共被拘留长达十四年之久,终于在1976年才走出铁门,重返社会生活。

●上世纪五十年代,古晋职工会庆祝成立十周年,此图摄于三小体育馆。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古晋职工会歌咏队在一次劳动节庆祝会上的演出。

...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