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业楼诗稿》序

第588a期

2009年7月5日刊登
◎贝闻喜




年高91岁的马来西亚河婆文史学家张肯堂先生,去年出版了42万字的16开本著作《风雨九十年——一个马来西亚河婆老华人沧桑史》之后,再接再厉,将在今年9月出版他的第六本著作《绍业楼诗稿》。张肯堂先生曾经在砂拉越种胡椒,后来移居吉隆坡,和编者交往多年,是“风下”副刊的老作者,他把一篇由中国揭西县(河婆)著名作家贝闻喜所写的序文寄给“风下”副刊,编者特刊登以飨读者。

 

●张肯堂手持他的著作《风雨九十年——一个马来西亚河婆老华人沧桑史》。

中华诗词源远流长,数千年来诗花长开不败。但自中国“五·四”运动及十年“文革”期间,中华诗词行了厄运,走向式微。然自中国“改革开放”诗词复兴运动以来,真是“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繁荣景象,诗词组织也如春笋出土,连远在欧、美、亚、澳各洲的诗词组织也纷纷成立,并高举“弘扬汉粹、大振天声”的旗帜,开展诗词创作、研究和普及提高等活动。中国友好邻邦、华人华侨众多的马来西亚更为活跃。他们的诗词组织遍布各地,全国有大马诗总,首都吉隆坡有湖滨诗社,怡保有山城诗社,槟城有艺协诗词组,东马的沙巴、砂拉越等地的诗词活动也异常活跃、每逢迎春、端午、中秋、重阳等传统节日、纷纷雅集联吟,酬唱赠答;诗人之间的交谊也继承中华诗词历史的优良传统,做到“诗人相亲”“文人相敬”。他们对待大马本国诗人如此,对待来自中国的诗人尤为热诚。1997年底,全球汉诗总会第六届研讨会在马来西亚怡保山城诗社召开,我与北京中华诗词学会两位常务理事(现为顾问)林从龙、李汝伦,及来自广东、江西、湖南、河南、河北、宁夏等地的诗人20多人出席参加,途经吉隆坡,到一家特色小食“肉骨茶”吃早点时,刚巧遇到吉隆坡湖滨诗社诗友张肯堂先生。经过一番介绍后他异常热情接待,并从家里捧出数十本他的诗文著作,分赠全体诗友,并合影留念,第一印象就给中国诗人一个“天下诗人一家亲”的感觉,有的还结下长期交往的诗缘。
我与肯堂先生虽是第一次见面,关系却非同一般,我与他既是异国诗友,又是河婆同乡,两人神交已久。他是马来西亚从事河婆地方文史研究的专家,知道他出版《河婆风土志》、《河婆乡土情》,主编《河婆之声》刊物、出版《河婆文史拾萃》、《河婆民间故事》、《河婆客家山歌》及《风雨九十年》等500多万字的著作,这些著作散布海内外,斐声河婆各界。通过他半个多世纪的苦心钻研,笔耕不辍,把我们家乡河婆的民情风俗介绍给东南亚各地,又把东南亚华侨华人百多年来遍历风雨沧桑和拼搏精神记录下来,介绍给河婆和中国人民,他的这些辛劳和贡献得到海内外各界人士的一致赞赏和高度评价:被誉为“国际华文世界的华侨重要的史传专著”(澳洲潭达先博士)、“丰富了大马客家史”、“河婆之光”、“促进中马文化交流的使者”等,肯堂先生对这些评价是当之无愧的。
肯堂先生晚年精力多花在近百年河婆海内外史料的研究和著述上,他是一位有突出贡献的文史学家、民俗学家,同时又是一位深具才华的诗人。我之与他鸿雁相通就是以诗为媒,二十多年来,他在海外主编河婆同乡会会讯《河婆之声》及主编《拱桥河婆同乡会25周年纪念特刊》等,经常将拙诗和文稿在这些刊物刊出;我主编《揭阳诗词》十多年间也经常刊登肯堂先生的大作。通过诗的桥梁使马、华诗人联结在一起,使马、华文化得到更好的交流。
肯堂先生的传统诗词成就,过去几十年被它文史方面的突出成就所掩盖,没有显露他的诗名。最近接他来信,谈及要把自己的诗稿收集成册的事,征询于我。他对自己的诗联之作很为自谦。我复信时说:凭我过去读过他许多诗词的印象,以为他的汉学基础深厚,诗词格律严谨,诗词联对创作甚丰,早就应该出版专辑了,现在老树新花,更有一番特殊意义。不过要我写序,那就有点为难,因为我对肯堂先生的史识,诗才一向皆以长辈对待,在他面前、晚辈怎敢饶舌?再则大马诗总,多有诗翁词长,名流学者,请他们为之作序更为恰当。然而肯堂先生却以我是河婆故乡诗友,20多年来又有诗词、文史方面的共同爱好、嘱我为序、情属挚诚。故不便强辞,只得从命了。
首先我认为肯堂先生的阅历极为丰富,发之为诗,对他的大量诗作应该作为珍贵的“史诗”看待。就如他出版《风雨九十年》时所写的《九十抒怀》就很值得称道:
秋光闪耀菊花黄,一出娘胎路漫长。
幼小兵荒居乱世,壮年战火走南洋。
怀乡去国千行泪,婆岛排华万户殃。
风雨九旬身尚健,喜留拙著记沧桑。
(编者按:婆岛指印尼西婆。张肯堂先生曾在婆罗洲西部(西加里曼丹)居住一段时间。)
秋光黄菊是喻人的晚岁,凌霜斗雪的黄菊正如肯堂先生九十年的经风斗雨一样。第二句以通俗形象的语言比喻他走过漫长的人生之路,中间两联既高度概括又对仗工整的叙述他走兵灾,避战乱,八年抗战,民不聊生,时局动荡,远走南洋等不幸遭遇,一首饱经离乱、历尽沧桑,喷射出喜、怒、哀、乐感情的诗篇,不是亲历其境者是写不出来的,这种饱含辛酸的世味不是正好“留给儿孙作胆尝”的佳篇吗?
从诗的艺术性来说,起、承、转、收,平仄对仗和押韵都律严句稳,无可挑剔。“怀乡去国千行泪”,写的是绝太多数华侨悲惨的共同遭遇,“婆岛排华万户殃”,则是对他遭遇印尼排华特殊命运的控诉。这“千行泪”与“万户殃”不但对仗工整、更是真情的流露。自居易说过:“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情从人性而来,只有诚实的人才有真正的情、真正的情才能写出真正感人的诗。
由于肯堂先生亲身受过日寇侵略的痛苦,其思乡之情更深,请看《奉和贝闻喜先生赴南洋探亲及中秋有感原韵》一律的后四句:
“扶桑恶浪风云急,东海惊涛霸气猖。
两岸和平盼落实,天边明月更思量。”
前二句是指出日本军国主义者陆续在兴风作浪,仍然霸占中国钓鱼岛猖狂的霸气。盼望大陆和台湾两岸和平谈判早日实现,今晚共同对着天边明亮的中秋月色,大家应是更加思量着如何对猖狂的共同的敌人才对啊。赤子之情溢于言表。
这本诗稿收入诗词200多首,对联100多副,他的对联功底尤厚,试看这副长联:
贺拿督张国林创建总统酒店联
国土插奇峰,看四十层楼宇,金碧辉煌,有朝话旧南园,无限情怀思今古;
林中生异卉,喜三千里河山,物华天宝,他日谈心隆市,何妨杯酒论英雄。
联以“国林”为冠首。上联开始以四十层高楼比喻为插在大马国土上的奇峰,老朋友在这豪华酒店叙旧谈心,奔放的情怀当会论古谈今;
下联以辽阔的河山到处都有奇花异卉,在这地灵人杰的首都总统酒店,何妨学习三国的英雄人物杯酒论英雄……气魄豪迈,对仗工整,堪称总统酒店之佳构。
肯堂先生的诗联,过去已有许多专家学者评论过,有从诗的立意去剖析的,有从审美角度讲的,有分析景物一类诗的,有谈乡土气息一类的,我现在再谈难免有重复之嫌,何况我对传统诗词只是半路出家,说多了就会变成“歪嘴和尚”,这就献丑不如藏拙了。我想多说两句的,是我真正佩服他这么高龄还保持如此敏锐的思维,如此丰富的想象力、没有现出一点龙钟的老态,在这里我要祝福他体笔双键,永葆年华火样红。
2009年5月于揭阳南窗
作者简介:
贝闻喜,中国广东省揭西县河婆镇湖光村人,曾任阳揭文化教育部门干部,(文化科长、文联副主席、中学校长、县志办公室主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广东岭南诗社顾问,揭阳诗社名誉社长,出版有《湖光诗集》、《潮汕三山神崇拜》、《潮汕半山客》等,著作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