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b期

 

 

2009年6月28刊登
续上期

●当年工团的文娱工作干部留影。

 

 

洪梅枝访谈录

背景: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系硕士班生成国泉君,到砂拉越访问,要撰写关于上世纪50及60年代的历史论文。我于16/1/2007在人联党古晋总部接受他的访谈。问与答内容如下:

 

●2006年8月13日,古晋舞蹈协会举办土风舞联欢之夜,筹委会主席洪梅枝致词。

●舞蹈:马来花扇舞。


成:洪女士,请你谈谈在小学时期的一些记忆。
洪:我是出生于1931年,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我在新尧湾中华公学上学。到1941年底,我只读到小学一年级,因战争爆发,学校被迫停课,一停就停了三年零八个月,过后才复课。1946年的下半年,我又重新上学,当时校内有来自中国的陈士民和李树芬老师。他们都前后在母校当过校长,还有一位陈士民的侄儿陈淑钦老师,他是从印尼远道而来的,都是当时的进步派人士。
陈淑钦老师,从印尼带来许多书籍,他交给我拿回家去收藏。同时在音乐课上,蔡秋发和叶老师都采用中国的新歌曲来当教材,如一些抗日歌曲:《我们在太行山上》、《松花江上》、《延安颂》、《东北的同胞》等。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就教我们唱《全世界人民心一条》、《正义站在人民的这一边》、及《歌唱祖国》、《人民海军向前进》等歌曲。早期我就是受到这些歌曲的影响,和老师们的开导,渐渐地进步起来的。尤其是有一件让我非常难忘的往事,那就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当中英邦交时,在砂拉越的左翼人士热烈庆祝,在古晋市的街道上游行,跳秧歌舞等。那时我刚好在古晋,和亲友到街上去看热闹,我很激动,就不由自主地加进队伍中去,跟在秧歌舞队的后面,乱扭乱跳了起来,兴奋极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很响往新中国的新生活,盼望砂拉越的各族人民都能站起来,共同创造一个新的砂拉越。
接下来谈到歌舞方面,音乐老师们,又采用中国的歌曲来编舞蹈,让我们在恳亲会,游艺会上演出。我特别喜爱这些歌舞,也拿起歌来,模仿着老师的手法编起唱游式的舞蹈节目。因此,我后来会走上搞文娱工作的道路。早在小学时,就有了这个梦想,这些就是在上小学时,所留下较深刻的记忆。
成:我想多了解新尧湾中华公学的规模和校内学生的一些活动。
洪:我知道在战前我们的学校有很多同学,但记不起有多少人。不过1946-1948年间,大约就有三百多人。临时搭起的亚答教室全都用完。我们这间学校,办得很完整。校内有童军组织,有学生自治会,有巡察员,并经常举行运动会,游艺会,恳亲会,庆祝儿童节等。同时也和石隆门县一带的中华公学有紧密的联系,比如经常一起举办运动会,游艺会或球类比赛等。这是因为在我们校内有许多有爱心,有活力的老师,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活动。
成:那么当时你在校内是怎样被选上学生自治会的主席,自治会有什么活动?
洪:我为什么会被选为学生自治会的主席呢?这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就接受了祖父给我的一种教育,那就是对工作的态度要快,要好,要负责任。如果出了差错,就会挨打骂了,所以我从小就养成了这种习惯。对工作,能力做不到的,不可勉强接受,既接受了就要负责任,有始有终地去做好它。就这样,我在校内的许多活动上,老师交给我负责的工作,我都能负责任地去完成,所以老师们,同学们看到我这方面的表现,再加上功课也不坏,便选我当主席了。
学生自治会是老师协助我们组织起来的,它的工作任务,是帮助解决同学们在求学生活中所出现的一些问题和推动一些学术活动。如主办作文比赛、演讲比赛、歌唱比赛、图画比赛等,还有管理图书和贩卖部,收捐部等设备和组织。
成:以上的那些活动你都参加吗?成绩如何?
洪:对于以上的那些活动,有的是安排给同学们做,有的我也参加进去。如演讲比赛、作文比赛,我都获得冠军,还有功课都在一二三名内。因此,在当时我也曾被校方评为品学兼优的全校模范生。
成:那么之前你在新尧湾时,有没有听说过古晋的1029罢课?
洪:古晋中中学生在1951年展开1029罢课运动时,参于罢课的学生们,成群结队地到农村各地去作宣传工作,并将秧歌舞和进步歌曲传播开来,也让我了解他们为什么要罢课的目的和意义。
成:你刚才提及,你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去中国参与建设新中国,而在1950年末期,砂掀起了一股北归的浪潮,你有如何反应?
洪:在小学时期,我也曾有过将来一定要为砂拉越的社会运动奉献出力量的愿望。但是愿望归愿望,在现实上北归的浪潮又给我极大的诱惑,当我念完小学后就决定要跟几位同学一起去中国了,可是我没有经费,走不了。而母校的老师们再三地劝我留下来,他们对我说一只萤火虫在明亮的电灯下,它发不出光来,如果在黑暗的地方,就能发挥出它的光芒,结果我便留下来了。
成:对你受新思想的影响,你家人有什么看法?
洪:我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后来父亲又和大弟弟离家出走。自从家里一连出现许多问题后,祖父母对我的管制就大大地放宽,所以在后期,不论我在学运,工运或政党所参加的一切活动,他们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还在亲友们的面前,夸奖我参与各种的活动,还说如果我是男孩子来就更好。
成:那么再请你谈谈从新尧湾来古晋的过程,及是不是当年所有毕业生都到古晋来升学?
洪:当年我那班同学小学毕业后,家庭经济比较好的,就有机会再升学,对于经济较差的,就只好留在农村务农。就拿我来说吧,当小学一毕业时,我一直向家里争取要到古晋去升中学,可是我的祖父母都无能为力,幸好有曾在我母校当过校长或教师的陈士民等老师的协助下,让我获得这个令我雀跃万分的机会,就到中中上学了。如果当时没有老师们的帮忙,那我只好在家望梅止渴了。可是好景不长,我只念到初一,这三位老师就被殖民地政府驱逐出境。在此种情况下,想要继续升学吗?就要靠自己想办法来解决了。在亲友的协助下,向客属公会申请的助学金获准了,这便解决了每月的学费问题。至于生活费呢?那只好靠自己替人做刺绣品及纸花,所得到的一点收入来维持。因为我从小就跟着我妈学针线,绣花,做纸花等手艺,打从1951年起,我在家里就开始替乡邻们做迎亲嫁娶所需的刺绣品。对于我的此种情形被同学们传开了,那时就有一位陈金香同学,把我带回她家去,免费地住了几个月。后来有位在过去搞青年社的活跃份子郑祝聪先生,把我介绍给一些进步的小学教师和陈绍唐先生认识后,他们每月定期地帮助我的生活费用,而同学们就给我送鸡蛋和饮料等,这样我的求学生活就稳定下来了。这就是我初到古晋来升学的一段过程。
成:你来到古晋后,当时地下组织在学校里面一定是相当活跃了,你当时有没有涉及一些左派组织的书籍及刊物?
洪:我来古晋升学不久,就有参加过1029罢课的同学拿书给我看,如:思前想后,人生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并且还邀我去参加他们的庆祝罢课的纪念会。当时我没看什么地下刊物,我想这些还不是地下组织的活动,而是同学们自动自发地来联络我吧。我是在1954年初,才由文铭权的太太王馥英介绍进入砂拉越解放同盟的。
成:早期解盟组织了那些活动,你们又怎样推动这些活动?
洪:对于解盟早期组织了那些活动,我只是一个盟员,是不可能都知道的,只有在上级指示下来,我们才去参加活动。如在教育问题上,反对十年改制和自动升级制等活动,我就记得比较清楚,还有通过各班级的活动,将一些积极份子组织起来,进行小组学习,从中提高他们的政治思想意识,然后便吸收进组织。同时上级又指示我去协助农村小学,举办游艺会筹款,恳亲会等的文娱节目。当年我还是个学生,我要通过什么途径来完成这个任务呢?到中中升学初期,我就认识很多参加1029罢课的同学,现在他们已离校到各地去当教员了。再配合了郑、陈两位先生介绍我认识了一些农村的小学老师,这些不就是为我提供了让我完成任务的管道吗?何况,在我还未进盟之前,从1953年开始就受邀去协助他们了。并且在此时已有一个由陈绍唐先生将一些进步教师组织起来的先进教师会的存在,并经常邀我去参加她们的活动,比如到晋连路13哩石洞去开会,集体学习等。就因为有了和这些老师的联系,如果他们需要帮忙时,就会主动地来找我了。有的要拿资料,有的要我帮他们设计舞服或道具,有的就直接叫我去他们的学校教学生舞蹈。1953年到1955年期间,我曾到过晋连路4哩半、7哩、15哩、17哩、24哩、27哩等农村小学去协助文娱工作。后期又到石隆门县新尧湾、模西、乌梭、短廊等地去教舞蹈。还有在海口区三密、摩拉端、板督等小学去协助筹备游艺的节目,也有一些朋友下来和我学舞蹈,带回去教。就在这一、二年内,我便走遍了当时砂拉越第一省的每个角落,把舞蹈艺术的种子散播开来。我到以上各地去教舞,我所采用的舞蹈资料是从那里来的呢?首先,我将在小学时,老师们所教的及本身所跳过的一些舞蹈,先拿来应急,同时自己也大胆地尝试编出一些儿童舞蹈来教。
接下来亲友们又从印尼带回来一些有关舞蹈知识的书籍给我读,如《舞蹈的起源》、《怎样编舞的方法》、《舞蹈基本动作的训练》等。同时刘炳兴的太太,她是在中国解放后才过来的。她带来了许多在中国时她本身所跳过的舞蹈,并全都教我跳,如《幸福舞》、《咱们工人有力量》、蒙古舞、新疆舞等。以及在市面上又有中国民间艺术一书中的《采茶扑蝶》、《荷花舞》、《跑驴》三大舞蹈。
当我到工运和政党去搞文娱活动时,书店里就有更多单行本的舞蹈书籍可采用了,如《十大姐》、《大茶山》、《红绸舞》、《花儿与少年》、《半边裙子舞》各国的集体舞等。再加上本地的友族也传授给我们跳他们的传统舞蹈,如:达雅族的《老鹰抓小鸡》、《丰收舞》等;马来族的《花环舞》、《黑衣裳》等。后来我便采用了适当的歌曲,自己编起《采椒舞》、《割胶舞》、《渔民舞》、《种稻舞》等。
打从1953年至1962年间,我在学运,工运和政党的文娱活动领域,绝大部份时间都在读舞蹈书籍,选歌,编舞,教舞,设计服装,道具,到最后演出,这都是为着当时政治运动的需要,而忙碌地操作。
成:那么,我想了解一下,在当时,你忙着教舞、编舞,那你又如何解决歌舞节目的配乐难题?
洪:在当年我们搞文娱活动,在歌舞节目的配乐上,是没有现成的音乐卡带可采用。比如在学校方面,若是举行游艺会演出时,就由老师们以一架风琴或钢琴,以及配上一把小提琴在现场伴奏和伴唱。
到了五十年代中期,不论在学运、工运的文娱活动上,那时我们所采用的舞蹈教材,都是以市面上可买到的,单行本的舞蹈书籍,或是从歌书中选出来的歌曲编成舞蹈节目,而在配乐上都是没有现成的音乐卡带的。在演出时,仍然是以当场伴奏和伴唱的方式。因此在当年,我们便邀请到在砂拉越的娱乐圈里的数位资深的,对音乐都非常爱好,及对各种乐器,都有很深造诣的朋友来帮助我们解决这项配乐问题。
这数位在娱乐领域上,都有非常浓厚的共同爱好,和兴趣的朋友之中有钢琴手王顺贵先生,小提琴手冯维祥,黄图远先生,还有大提琴手傅秋德先生,以及萨克斯管(铜管类乐器)手田兆震先生。他们在当时不但非常乐意地接受我们的邀请,而且都是义务的,为学运、工运和政党在文娱活动上,作出有目共睹的奉献。
至于在舞蹈节目的伴唱方面,就以工团和在后期政党内的文娱活动中,舞蹈的伴唱者,以黄彩凤为主,还有陈月友、黄桂兰等协助,同时在建筑工会里就有房月梅,和李友娟等负责。后来在工团内培训出自己的钢琴手,如陈鸿声工友,及黄文瑞工友负责平时练习或一些演出的任务。
砂人民联合党成立后,约在六十年代初期,由于林耿赐同志购买了一架较大型的录音机,当时,在舞蹈节目还未演出之前,就将配乐先录起来,在演出时,就放录音带来配乐,这就比以往方便多了。
以上所谈及对文娱活动的一些点滴,这都是在五、六十年代里,在学运、工运及政党内推动文娱工作的一些历程。
成:当时你有没有吸收盟员?
洪:有,只有房月友一位。
成:那么那时中中出来的毕业生都是由陈绍唐介绍去教书的吗?
洪:不是每一位都由他介绍的,但是由于他和朋友开了一间《大光书店》。在那个年代里,许多华小的教师都会到大光书店去购买课本和文具等,并且还有一些海口区的小学教师,假日上古晋来都会在他家住宿。再加上那时又有一个教师会的存在,他便和这些教师有着紧密联系与沟通,所以能了解到如那间小学需要聘请教师,或有空缺要填补。如果从中中毕业出来的学生想执教的话,若是请他介绍,一般上都会得到妥当的安排。
成:好的,那么我们现在来谈谈在330学潮里,你扮演什么角色?
洪:在330学潮中,领导指示我负责搞好自己班上的工作,比如传达学生代表和有关当局谈判的进展,以及传达新的行动讯息给班上的同学。但最重要的是要组织补习小组,既要团结更多的同学参与罢课,却又不可荒废学业。同时,还要展开各项活动,如半天的短期旅行,跳集体舞,玩集体游戏,唱歌,讲故事等活动,来提高同学们对集体生活的兴趣,坚定同学们对罢课运动的信心,让这次的罢课斗争,不会虎头蛇尾,而大家都能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成:那么,总结330罢课,这是一场为地下组织,培养了许多干部的学潮算是很成功的,你自己班上的情况如何?
洪:330罢课结束后,在我的班级上,我吸收了好几位“砂拉越先进青年会”的成员,如陈传淦,沈稚威,郑永辉等。
成:从330以后,你的组织生活应该是很忙碌吧?
洪:是的,这之后会较忙碌些,除了负责三个学习小组,还要负责文娱工作。1955年底,我们高初中毕业班联合主办了一个叙别晚会。在文娱节目上,除了歌唱有同学协助外,在舞蹈节目方面,就包括教舞,做服装道具等,都是由我负责。
成:所以你到17哩去教书,也是通过陈绍唐的关系吗?
洪:不是,因为我跟该校的校长老师们都很熟悉,在这之前我已经常上去那儿教舞了。校长阮春涛也是后来遭英殖民政府驱逐出境的一员。
成:当时革命组织派你去17哩中公教书并给什么指示?也谈谈你在那里的情形吧。
洪:当年我到17哩去执教,是为了生活,而不是革命组织派去的。记得在当时,组织上只是说:“你到那里执教,要和那里的离校青年打好关系,和学生家长们打成一片”。所以白天上课,假日和周末就去帮家长们割稻、采胡椒等;在晚上学校当局开办了成人夜校,因为我是客家人,所以被指定去负责年纪较大的班级,教他们认字,讲故事,讲些当时长城的电影片断给他们听。然后对那些较年轻的家长,便负责教他们唱歌如《色林格河之歌》、《丰收之歌》、《为了和平与友谊》、《青年友谊圆舞曲》、《高高太子山》等歌曲,这就是我在教书时的一些活动情况。而且我在那里的时间也不很长,还不到一年。当我的执教准证被吊销后,我就回到古晋在“大光书店”当店员,接着就开始真正地去搞工运了。
成:你在书店里,有没有发现一些左翼书籍?
洪:有六部中国的革命小说如《林海雪原》、《平原枪声》、《小城春秋》、《野火春风斗古城》、《苦菜花》、《青春之歌》。我告诉老文(铭权)书店里有卖这些中国的革命故事书,他便叫我全部买下来。
成:请问你在书店工作多久?后来又怎样解决你的生活?
洪:留在书店工作只是暂时性的。数月后我便和陈容卿工友在万福巷合股开了一间裁缝店,初期生意还不错,可惜陈裁缝老师因脚疼,她便退出这项工作。后来,我便约蔡秀英女士和刘意礼的太太一起合股,将裁缝店搬到古晋海唇街,海洲楼上前职工会旧址重新开办“平化裁缝学院”。同时,我们也为顾客提供了另一项服务,那就是出租婚纱和妆扮新娘。我还记得当文铭权和王馥英、黄纪作和雷皓莹结婚时,都是由我妆扮的。我们收了很多来自农村和郊区的女学员,除了教她们学会裁缝的技术外,还经常和她们谈谈工会和政党的问题,去影响她们的思想,然后带动她们参与文娱活动,和参加工会,或政党。所以,可以这样说当年的“平化裁缝学院”也是突出政治的。
成: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在1956年后,加入工运工作的情形。
洪:1956年尾,我已经加入工运的活动了,主要是负责搞文娱工作,后来大约是1957年里,我又被组织上调到“工运组”去,也就是推动古晋工运发展的核心领导组,简称“工运组”。成员只有我、刘炳兴、刘子金三人,由郭伟忠直接领导我,而我去领导这个工运组。我们分别负责以下的这些单位,如:职工会、建筑工会、印务工会、码头工会、德士工会等。
成:你们是怎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工运组织起来?
洪:我认为当年工运能迅速地发展起来,最主要的因素是地下组织掌握了当时国内外形势的有利条件为主导力量。同时,创办工人夜校和搞文娱活动,也有不容忽视的奉献。至于怎样去组织工会工作,在和上层人士接触和各行各业工会,各单位,各组别的沟通,协商,以达致团结统一的工作,是由搞公开工作的工运领袖们,干部们去负责。
成: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谈谈有关工人夜校和文娱工作对工运的发展的作用吧?
洪:从1956年各工团在古晋“利联戏院”联合庆祝“五一”劳动节开始,这就打响了各工团统一活动的第一炮。那么,文娱活动也同时在工团里面,先后传播开来。庆典的文娱节目多姿多彩,有大合唱、舞蹈、相声、快板、短剧,还有口琴合奏等。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职工会的歌咏队,队长就是后来成为公开的工运领袖之一的陈存护,指导是刘炳兴,舞蹈指导是刘太太(蔡雪花),还有许多主要的干部如沈钦龙,曾梅花,沈锡权,陈月娥,黄彩凤,吴灵辉,何子娥,翁惜娥等。
对于工会创办之夜校,目的是在于要将各行各业较底层的员工们组织起来,并通过夜校来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和为文娱工作提供人力的资源;而通过文娱活动,又为工团培养干部,输送干部,这是一方面。
在壮大工会组织方面通过文娱活动,这种低层次的集体性的场合来向工友们作宣传教育,让工友们知道为什么要组织和参加工会。让他们了解到,要争取本身应有的福利,有工会才有力量。在事实的印证下,加强他们对工会的信心,带动还没进工会的工友们,投到工运的队伍中。另一方面,在提高工友的政治醒觉,在公开性的集会上以文娱节目来助兴。通过有意义,有教育及有启发性的节目来影响他们,来调剂身心,舒解工作压力。这样在提高工友们的思想实质上也会起着一定的影响。再来,在加强联系和团结工友民众方面来说,工会方面将文娱组员,按他的居住地点,和工作区域分成许多单位,组织区干部,收捐组,宣传组,劳动组,福利组等,家家户户去走访,传达工会的讯息,又将工友民众的心声转达给工会。如那里发生劳资纠纷,或意外事件,以及那家有丧事,或经济困境等,传达给工会后,工会就会即刻派人去调查解决。这样一来,工会的声望就提高起来了。广大的工友群众接受到工会的关爱,所以在当时他们都紧紧地团结在工会的旗帜下。这就是文娱工作在推动工运发展中的辅助作用。
成:“工运组”是由你联系他们二位,那么你又是由谁来联系你呢?及在这前后?
洪:王馥英没有当我的上级之后,就由林和贵联系我,到“工运组”时是郭伟忠联系我。在专搞工运文娱工作时又是林和贵。到1958年中,三人文娱工作组成立,就由A君来联系我们。一直到人联党成立后,第一省文娱工作核心领导组成立,都是由A君领导。
成:那么,我很想了解一下,你为什么从工运组又转到文娱工作去?
洪:我在工运组的时间很短,因在那时刘炳兴被殖民地政府驱逐出境后,刘子金又被组织上调到外省去搞民族工作,我呢?组织上说要爱惜人才,要善于按照各人的长处,和工作的需要来调动。而推动工运的发展需要文娱活动的配合,所以文娱工作上需要我。
在上级的指示下,我就在职工,建筑,印务这三个工团里组织了文娱工作小组,领导工团的文娱活动,接下来组织上又派A君来联系我们,成立了一个统一文娱工作领导组。成员是我,丘立信,房月友三人,我负责舞蹈部门,房月友负责歌唱部门的秘密培训,各歌咏队的指导小组;丘立信是负责歌咏队,公开教练,指挥及乐器组,和其他项目等。
1959年人联党成立,组织上又指示我们,将原有的统一文娱工作组,改为第一省文娱工作核心领导组,成员没调动,工作范围扩大,采取统一领导分开负责,我负责政党的文娱工作,丘立信负责工运,房月友负责学运的文娱活动。接下来,在人联党中央的文娱工作部门就成立了,党内文娱工作的中央领导组成员是,我本人、林耿赐、王美銮等三人,负起推动党内文娱活动的任务。以上我谈的A君领导的第一省文娱工作的核心领导组,它的寿命最长,一直到1962年12月8日汶莱事件后才结束,同时我也被捕入狱了。
成:我很想知道,政党成立后,你的工作公开和秘密是怎样配合的?
洪:政党成立后,它的活动较多较广,秘密和公开的活动相互配合,按那里需要就到那里去。比如我在当时,每个星期六上午就从古晋出发,到石隆门县去。下午一时半,就在该支部党所进行各种文娱方面的技术小组培训工作,然后又搭公车到短廊小镇。等到农村的文娱组员来齐了,大约五时左右,便开始唱歌跳舞。傍晚七时半,便转入地下活动。在农民家里,主持学习小组的会议,将组织上的指示,或人联党将举行什么反殖反帝活动的讯息传达下去并一起讨论,把小组所提的意见传达上去。同时不断地提高组员们的思想认识,为将后吸收进先进青年会打好基础。这就说明了文娱活动是公开的,小组学习是秘密的都可以同时进行。
成:请问你被逮捕以后,共被扣留了多少年?
洪:自1962年12月8日,汶莱武装事件以后,随即于同年12月12日中午12点,我就被捕了。首先被扣留在古晋三角坡中央监狱。然后在1964年11月间,在当局对政治扣留者采取一系列的隔离政策下,我和关在一起的六位战友,一起被迁离中央监狱,并被关押在诗巫监狱,一直到1966年才被押回古晋六哩半政治拘留中心。我一共被拘留长达十四年之久,终于在1976年才走出铁门,重返社会生活。(完)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古晋职工会歌咏队,在一次劳动节庆祝会上演出。
●老朋友送旧迎新聚餐会(日期:1-1-2007)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