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b期

●人民联合党总部职员与干部合影,此图摄于1986年2月13日,背景为旧总部建筑物。

 

砂拉越一位左翼报人的心路历程
——黄纪邻访谈录   

◎成国泉
2009年5月24日刊登

 

●人民联合党庆祝30周年党史文物展筹委会主席黄纪邻致词。

●人联党早期干部到长屋发展党务。前排左一为施如安、左二为朱增仁。

成:这是组织派你们去的码?
黄:组织有鼓励,不过我们这批人不是搞民族工作的。所以当时我们除了下乡到华族农村以外,也觉得应该去土著农村看看。当时就是怀着一种愿吃苦,愿意和土著兄弟共同生活的思想去访问长屋的。
成:刚才你提到的这些左翼书刊是那里买来的?
黄:古晋的书店有的就有卖。有的书店前面卖政府没有禁的书,如果你有门路就到后面去买进步书籍。在古晋亚答街就有一间这种书店。另一间南华书店是左翼人士所开办的,在浮罗岸。
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已经是砂拉越先进青年会会员,即“O”员。总觉得过组织生活是非常充实的。阅读了那些英雄故事,我非常敬佩他们为了民族独立解放,为了人民,为了国家而牺牲的勇气。
人联党於4/6/1959成立。不过,我没有参加。地下组织认为砂拉越是多元种族社会,那个年代砂拉越大慨有62万人口,三分之一是华族。所以单单靠华族搞革命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土著,尤其是达雅人的支持。
成:那么高中毕业以后组织上有什么安排?
黄:我在1959年底高中毕业,当时地下组织还没有分配工作给我,所以我就去田绍熙主理的砂拉越运输公司当修理机器的学徒。一天一块钱。每天开轮胎,换电池,帮人家修车,换乌油。不过,我当时认为劳动是光荣的,因为历史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当然有些人认为一个高中生去作学徒没面子,一天只一块钱。当时我有几个同学坐在柜台当文员,他们一个月赚一两百块,我则顶多三十块。不过当时我觉得这是对我思想品质的考验。因此,工作也做得很愉快,跟工人接触,了解他们的生活。在工余我组织学习小组,提高他们的政治认识。做了十个月。即从1960年1月到10月份。
后来地下组织在1961年在美里要开办报纸,当时组织认为我比较适合。他们可能考虑到几个条件:1)我在政治上比较纯洁;2)我不轻视劳动;3)在理论上,在文学上我都可以应付得来;4)高中三年时我考获砂拉越初级口试(英语)文凭。所以我就被派去美里。去之前我先到古晋《新闻报》实习,接受训练。学习采访新闻,学习编务,编副刊、地方版、国际版,还了解一点排字房的工作。大慨训练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成:当时是谁负责训练你?
黄:当时《新闻报》的主要负责人是文铭权,记者是黄祥明,他也兼任地方版编务;丘立诚当时是国际版的编辑。我学习怎样标题、采访、选头条等。1960年底,我就到美里了。《砂民日报》是在1962年2月1日创刊的,当时雷皓明是最高负责人。
成:请你谈谈筹组创办《砂民日报》的过程。
黄:《砂民日报》不是我筹组的,是美里一批左翼朋友,因为他们人手不够,所以地下组织派我过去。当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1961年我还不到20岁,白天做记者,晚上写评论,负责地方版。当时的政治新闻,反殖民主义的政策,工会,农会等活动都在地方版。雷皓明是主编,国际版由他负责。他还负责领导人联党美里支部。当时我写了很多以“笑云天”,“凡野”这些笔名的文章,推动反殖,反帝和民族解放事业。
去到美里以后,当时我还没有参加人联党,地下组织认为没有必要。我不是人联党的身份,比较好讲话。1962年7月雷皓明被抓以后我才参加人联党。不过后来因为汶莱人民党起事,时局一片混乱,我的入党申请书都遗失了,后来我在1976年在古晋重新申请入党。
我是从1961-1962年正式参加社会活动。当时我们都是很自动的。整个政治气氛都很活跃,支持搞工会、农会、反对教育十年改革计划、还推动筹办了一间独中,即培民中学。它是由热爱华文教育的一批人士创办,我们的报纸配合。《砂民日报》主动发动“一人一元运动”支持培中办校。一方面搞好报纸的销路,反对政府的教育政策,并推动反殖运动。当时我们这个筹募活动办得很热烈,筹到了三、四万元。美里的各地区人民都有参与,因为我们的报纸到处都有代理处,到处都有人寄钱来,甚至汶莱及沙巴各地都有义款源源而来;每天筹得多少钱我们都刊登在报纸上,然后到了最高潮的时候我们就结束了。
当时美里中华中学接受津贴,我们反对不成功,所以就协助筹建了培民中学,在1962年初成立。当时我们通过报纸宣扬华文教育,反抗英国殖民政府的教育政策。这场运动很成功,我们搞这场运动也很受到鼓舞,尤其是因为美里的群众向来都是比较保守的,不敢反对政府,而当时我们非常强烈的反对改制,竞得到群众的支持。
成:当时你们的报纸销售到达几份?
黄:大约有一、两千份。当时能达到一、两千份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当时我们和古晋的《新闻报》、诗巫的《民众报》互相配合,新闻互相转载,重要的消息我们同时刊登,而且在汶莱我们也得到人民党里面若干华族重要干部的支持。他们是我们的代理。汶莱的主要市镇都有代理我们的报纸以及通讯员。通讯员都是当地受华文中学教育的人士。总的来说<砂民日报>在民间有相当的影响力。
在《砂民日报》工作的这个阶段是我搞政治统战的一部分。因为我当时在古晋的时候有学习毛泽东的有关统战理论,因此对社团、工会、店员、油田工人、教育团体这些人的活动,我们都积极支持。
1961-1962年算是我出来搞左翼政治活动的顶峰。后来雷皓明在1962年中被捕以后我就接上去接管他在报馆的工作,作主编。除了我,当时还有李云南,负责电讯的。我们两个人是在汶莱事件后1962年12月13日被捕,《砂明日报》也就被封了。当时地下组织给我的指示是要我坚守岗位,一定要坚持到底,因为我们的报纸不能够停。
1965年初,我跟另外49人,其中包括我的父亲黄国良被调去马来亚华都耶也特别扣留营监禁。1966年回来在古晋六哩扣留营监禁。1968年我在想法上开始有一些转变。1969年7月释放。当时我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都在搞武装。一个哥哥是北加人民军政委。另一个是砂拉越人民游击队的司令,弟弟是地区领导人。当时砂州保安问题严重,政治部的政治复原计划人手不足。我在警察总部服务了三年多,主要是翻阅和解渡文件,编写资料在古晋六哩半扣留营主讲政治复员课程,协助主持释放政治拘留者仪式,事后关心被释放人士之福利等。能够为早日恢复州内和平作出贡献,我无悔无怨。
在1970年7月7日联合政府成立以后,(人民)联合党严重缺乏干部,因为在这之前很多人都被捕了。砂州首席部长拉曼耶谷在释放本州政治扣留者的仪式上,多次和我交谈,了解我的一些历史背景。再者,当时的人联党秘书长杨国斯可能是看见我负责复原方面工作跟很多人关系都很好。所以他们都要我到州政府服务。另外一个是林广明,他曾是北加里曼丹合众国影子内阁部长。政治部询问我的意思,我说如果给我选择,在砂州政府及人联党内,我更能发挥作用,因为政治部毕竟是一个比较小的范围。所以1973年3月我以砂州首席部长特别助理的职位进入州政府做了八年。后来目前的首席部长泰伊玛目上台以后,他於1984年6月提升我为首席部长政治秘书直到1992年11月12日。1992年杪因为党内因素,所以我就无奈地离开岗位,接着和友人样丽卿女士创立速佳(文化)服务公司至30/3/2004公司解散。
现在回头看,当时的左翼运动和地下组织领导的运动,都是很注重民族团结问题,而且也灌输年轻人健康的思想,再加上中国的解放,以及苏联帮助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所以反殖火焰就是这样烧下去。新加坡的林清祥和方水双等年轻的左派政治领袖都是我所景仰的人物。1962年杪,新加坡社阵的普都查理,陈新嵘,有来美里访问,我都有跟他们接触。当时就是觉得社会主义的阵营真是大有可为。不过后来坐了监牢以后看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中苏的斗争,还有地下组织内部的斗争,觉得这条政治道路不是我要走的。要替人民做事不一定要走这条路。不过要放掉一个思想建立另外一个思想是很痛苦的。当时马来亚联盟政府跟我们砂拉越的联盟政府都是很腐化,贪污无能。我又怎么能够接受这些人领导?后来,看到本州政治历史出现新的发展,社会民主的演变,以及本州独立后人民思想和看法的改变,形势比人强,这些都不是主观愿望能够否定的。现存制度和施政虽然问题多多,不过整体上我国的民主制度应是可以接受的。想通了以后,觉得民主制度怎么说至少还有法治,人民也有基本的民主权力。不过这种思想斗争是很痛苦的,我大慨挣扎了近两年的时间才放下过去的思想观念。
成:好的,那么谢谢黄先生接受访问。

●砂拉越福利协会于1995年10月8日假古晋民众会堂庆祝成立21周年纪念晚会。图为全体理事与顾问及天猛公等共切蛋糕之欢愉镜头。

●人民联合党于1989年9月16日配合庆祝30周年假古晋敦拉萨展览馆举行三天党史文物展,请副首席部长丹斯里拿督阿玛沈庆鸿主持开幕,黄纪邻任筹委会主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