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b期

●1961年美里《砂民日报》编辑部工作人员照片。右起主编记者兼编辑黄纪邻、校对江运福、校对庄衍合。

 

砂拉越一位左翼报人的心路历程
——黄纪邻访谈录   

◎成国泉
2009年5月17日刊登

 

●砂拉越前任首席部长拉曼耶谷(左)与北加里曼丹人民军总部主任兼政委黄纪作(右)于1973年10月20日举行和谈。中为首席部长特别助理减翻译黄纪邻(黄纪作是黄纪邻之兄)。

●黄纪邻(后排右二)与父母及兄弟姐妹合影于1955年。

黄纪邻访谈背景
2007年1月10日,经《国际时报》总编辑李福安先生介绍,我接受成国泉先生的访谈。
成君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系硕士班生,欲进一步研究砂拉越50及60年代左翼运动史,以期还原历史真貌。成君与我以<砂拉越一位左翼报人的心路历程>为题,在古晋HarbourView酒店作以下专访:
成:黄先生谢谢你接受访问。首先请你谈谈童年时候的一些生活情况,还有是在那方面的影响下促成你后来选择加入左翼运动。
黄:我是出生在古晋西连路29哩一个农村。父母亲是割胶为生,而且也从事种稻和其他农事,可以说是非常勤劳的小农。我的小学是在当地29哩中华公学、32哩中华公学及古晋中华第一小学渡过的。当懂事时父母已是小商人。1953年进了古晋中华中学以后,我就和我的大哥黄纪作和二哥黄纪晓在一起。当年他们都是学运里面比较活跃的。所以进中学跟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就看了很多左派和进步的书籍,特别是一些抗美援朝、抗日的书籍,也看了很多连环图。当时也参加了很多节庆:中国国庆、五四青年节、三八妇女节。总之我初中一那年左派学生搞的一些活动我知道的都有去参加。
到了初中二的时候,当时我已参加了课外学习小组,业经常参加纪念会:三八、五一、中中首次罢课1029、五四运动。当时我还没有正式参加地下组织,可以算是一位进步的学生。小组里面学习《人生观》,香港三联书店一些比较进步,比较健康,谈论修养问题的书籍。
成:给你印象最深刻是那一本书?
黄:《人生观》,因为它写得很浅白,而且我们很容易接受。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这其实是每个人面对的最根本的问题。也看一些革命小说像<刘胡兰>、<铁钢是怎样练成的>。念初中二的时候,也就是1955年330罢课以后,整个学校的学生活动很活跃。当时学生有1300多个。当时有左翼的学生搞文娱演出,我有参加。左派同学成立的古晋中中文艺研究会举办写作比赛,我也有参加,得了一个安慰奖。虽然是小礼物,不过对我当时的鼓励很大。就是从哪个时候开始,我对文学产生兴趣。所以当时可以找到的书我都看。不过当然是一面倒的,都是看进步和比较左的各国文学作品、诗歌、小说。这些都是当时在读书时的一些活动。
成:1955年330罢课前后你已经在古晋中中参加什么活动?
黄:对,当时,我念初中二,罢课事件就是我那个班引起的。330以后整个学校的活动可以说达到一个高潮。除了文学活动、体育活动、戏剧,什么都有。我对文学有兴趣。我在1956初中毕业的时候也参加了戏剧演出,当时叫做“叙别晚会”,是高中三和初中三毕业班一起搞这个晚会。
成:当时演出的剧目是什么?
黄:忘记了。只记得我当时演一个孩子反抗封建的父亲,为姐姐在婚姻方面要争取自由。当时扮演我的老子的是洪楚庭,母亲是陈金美,姐姐是蔡惠珠,媒婆是王振銮。我从初中开始,功课就很好,而且对什么都感到新鲜和兴趣。到了初三以后,自己也开始去联络一些同学。我看了《人生观》和其他生活修养书籍之后,也开始在低班同学当中积极组织学习小组。这些都是很健康的活动,所以当时都搞得非常热心和投入。
成:你提到念初二的时候330事件是从你的班上开始的……
黄:当时我念初二下乙班,我们针对一位蔡永祺的几何老师。这位就是香港来的。当时,学生普遍对香港老师没有好感,因为我们比较倾向中国。这些老师很多都是从大陆跑出来的。有些是国民党员。不过不能否认也有一些是比较有素质的。他教得不好我们就要求改善。
我们除了要求改善教学法,我们当时还对学校黄中廑不满。他是很反共的,也是香港来的。再加上当时盛传他在道德上有问题,发生桃色事件。当然,地下组织也要通过搞一场斗争来推动革命。不过老实说,这个老师真的是教得不很好,教学令人不满意这是事实,否则我们也不可能动员同学(除了两、三个家里反对的同学没有参加罢课),基本上全班都参加罢课。这就说明了教学不好的问题是存在的。
当时全校有1300个学生,有1000多个罢课,非常成功。罢课期间我们不浪费时间:补习功课,参加各种活动如游泳、体育运动、看课外书。这一个多月的罢课时间是没有浪费的。我们当时就是在校外,为自己班上成绩比较差的同学补习,或由高班同学负责。生活过得很充实,有计划。
成:那么当时你是小组里的领导吗?
黄:当时我年纪还小,不过初中二也有二十出岁的同学,所以课外小组就由他们去领导。我除了在功课方面比较好,对课外书也能提供一些心得。
成:330以后发展了砂拉越先进青年会,你本身是在什么时候加入这个组织的?
黄:其实1955年罢课以后我有一批朋友到中国去,我也很想去,非常向往中国。后来,大家都有讨论,到中国(当时是被认为)爱国,不过其实我们的国家是在这里。当时有一个口号“留下来、干下去”。我接受这个口号,也就打消了到中国这个念头。
我是在1957年念高中一的时候加入砂拉越先进青年会的。到了1962年中在美里负责《砂民日报》的工作的时候才加如砂拉越解放同盟,然后於1962年12月13日就被捕了。
我在初中的时候开始接受进步思想,到了高中就比较活跃了。高中除了自己学习,也到底班去组织学习小组。当时我的口才还算不错,因为看很多书。此外也做了很多诸如组织旅行、学习小组、主办纪念会之类的工作。进了高中以后,我们的学习要求就比较高了。我们开始学历史唯物主义、社会发展史之类的理论。在哲学方面,我到了高二就开始进行《辨证唯物论》的学习。基本上要做一个干部,历史唯物主义,辨证唯物主义和一般通俗的经济理论,是一定要学的。加上我本身比较爱好文学,所以阅读很多文学作品、参加文学理论学习小组。当时我有一位同学的家里有很多藏书,如《战争与和平》、《静静的顿河》、高尔基的《母亲》,我都借来看。经过多年的努力阅读使到我在文字方面比较突出一点。因为书本看得多,理论方面比较强,而且政治也比较敏感。当时除了关心砂拉越的政治,我们其实也非常留意新加坡的社会。新加坡出版的《荒地》、《人间》,还有一位新加坡左派诗人杜红的诗都是当时很盛行的阅读资料。报纸方面,新加坡的报纸,也令我们都很兴趣,记得有《新报》和《夜灯》。
除了在学校的学习活动,我们假期也下乡访问。在平时,我们尽量省吃减用,为的是筹钱到长屋去。在我念完高三后,我负责筹备到成邦江伊班地区访问。由居住在当地的同学带队,带我们六、七位男女同学去拜访长屋,大慨跑了十天,翻山越岭,一座一座的访问长屋,跟伊班人一起吃和谈话,睡在长屋,体会土著民族的生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