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9日刊登  

59年前报章报导吕怀君领事新闻

第578a

●吕怀君领事在中华公报上刊登的启事。


旧中国驻砂拉越领事馆,是在1950年1月7日宣告关闭的,当时是第二任领事吕怀君处理有关事务。最近查阅中华公报,看到和此事有关的一则通告和一则新闻,印证了一些史实。
1950年1月10日,吕怀君领事在中华公报上刊登启事,其内容如下:
吕怀君启事
敬启者:我国(编者按:指中华民国)驻古晋领事馆业于本月七日正午下旗关闭。弟在任期间,多承我各界侨胞盛待惠助,不胜感激。谨伸谢忱。并祝我全体侨胞康健昌隆。

弟 吕怀君谨启
1950年1月10日

1950年2月7日,中华公报地方新闻版首题刊登吕怀君领事的访谈录,陪同前往访问者还有后来曾经担任华侨青年社社长的杨悠,他当时的身份是新加坡南侨日报的特约记者。该访谈录标题为:
吕怀君向本报记者说
他已靠拢人民脱离蒋匪集团
又说他正保存公物等待移交

兹将有关访谈录全文刊登于下:
自本报发表读者小雨君指摘诗巫某日报,对未来我驻晋领事之建议一文后,曾引起不少读者,来函询问本报有关前蒋府驻晋领事馆之问题甚多,本报记者为使侨胞明了起见,曾於昨日午后二时,偕同南侨日报驻晋特约记者杨悠君,走访吕怀君博士,当蒙吕博士对记者所询多点一一予以详答,虽然吕博士曾坚决向记者表示,恐怕引起反动派的威胁,希望在报章上不要发表有关谈话内容,记者为尽报导之义务,当不能以私人感情做事,故将主要点予以录出,俾读者明了:
记者与杨君到达领馆官舍后,首先曾与吕博士谈些日常事情后,记者即开始询问吕博士,最初吕博士诸多推诿,经杨君忠告他,假如吕氏不愿发表真意见表明,则侨界纷纷传说,将对吕氏更为不利也。
记者问:外间曾谣传,在去年十月一日,田汝康博士领导文教界人士,举行庆祝人民政府成立。吕博士曾通电向蒋府控告田博士等之行动是否属实?
吕博士答:别人的事和我们有何关系,同时,我也没有权力控告他们。
记者接着问:据说日前陈造福(领馆职员)等曾拟电北京人民政府,表示脱离蒋匪反动集团,靠拢人民,后来该项电文曾遭阁下之反对,并将它予以撕毁事,是否属实?
吕博士即否认此说,并称:渠已在元月七日,联合全体馆员打电报给北京人民政府,表示已脱离蒋反动集团,靠拢人民,并且在元月卅一日,获得北京人民政府外交部,副部长李克农氏之覆电。
至此吕氏即将该电文向记者面示,兹特录下如左:
吕怀君,陈造福,朱觉非,孙辛农诸先生鉴:来电均悉,甚为欣慰,你们脱离国民党反动残余集团,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领导,对你们的爱国行动,表示热烈欢迎,希望你们团结一致,坚守岗位,维持现状,并负责保管公物文件,以待复命。

李克农 一月卅一日

记者再问:关于数日前,本市中华日报曾刊载诗巫大同日报的一篇社论,内容建议由各地商会推荐阁下,仍为驻晋领事,阁下对此有何感想?
吕氏即拿出一封致大同日报的信说:他已写信向该报社长陈立训君表示谢意,他说:他离开家乡已十多年,省亲之意甚切,很希望在国内做一平常的人,或量才所用,如才不足,很愿意向人民学习,惟人民政府如决意仍留任他驻晋服务时,他也不能不接受政府的命令。
问:据说月前领馆曾接到蒋府汇来一笔遣散费,有此事否?
答:一月卅一日曾接到中国银行汇来美金五百多元。该款乃十一,十二月的薪金,并非遣散费,照算我的薪金还有一千美元未收到。惟国民党政府来电,令我将领馆财产出卖,以充经费,领馆财产乃系公产,我怎么敢出卖公产呢?
问:听说,前副领事陈造福氏,不高兴迁出官舍,是为什么呢?

●六十年前的中华公报第一版,多刊登中国方面的新闻,特别是红军打败蒋介石军队的新闻。

答:陈造福在去年十月五日抵晋,我将他当客接待,经过一个月后,因为我有家眷,诸多不便,自愿付出房租让他在外另找房间,不料他反提出他是馆员的话,表示有权留住官舍。当时,我曾向他表示,如果他决意不迁,当将领馆产业交他管理,而自己迁移,至於他人所说,是他们的事,我不管,我对外人的传说很难过。
此外吕氏曾将领馆产业登记册,向记者面示,谓:领馆一切档案,已经整理就绪,等候人民政府派员接管。

最后吕氏并将领馆内部情形,向记者一一述说,而且还拿出昨日接到蒋府要彼回台湾的训令给记者看,彼将置之不理云云。兹将该训令录下:
吕怀君:“着令回国,仍保留原有资格”。
读了上述中华公报之报导,除了发现记者的访谈似乎另有其议程之外,吕怀君领事对问题已经作出明确交待。吕怀君领事等已经表态脱离蒋介石政权,转而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并不再理会蒋介石政权的训令。
59年前的中华公报报导,已经将当年的情况告诉我们。有关旧中国驻砂拉越领事馆的事迹,从此走入历史。

●中华公报刊登吕怀君领事访谈录的剪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