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2日刊登 ◎刘子政

中国在砂设立领事馆始末记

第577

续(2009年4月5日风下第576期)

五、建馆献金成绩
1948年5月22日晚七时,(亦即开会日之晚上)陈领事及夫人假友联俱乐部设宴欢宴各地代表,各报记者,各华校校长等160馀人与会热闹异常,先由陈领事致词后,即开筵,酒过三巡,首由郭锡逢先生捐献自动报效建馆材料红砖十万块,价值五千元,在座各代表亦继起纷纷自动认捐,情绪极为热烈,陈领事及夫人亦捐献,殊属难得,兹将当时捐献建馆材料及款列下:

郭锡逢捐建馆红砖十万块,时值五千元。
陈应荣领事,捐一千元,
陈领事夫人张玉燕博士五百元,
陈木林,捐建馆全部最好木料,
美里杨书扣捐木料一百吨包运到古晋,时价值一万元,
万年烟代表负责一千元,
木胶代表负责木胶特别捐三千元,
实拉卓王宇宙一千元,
和芳号洋灰五百包,时值三千五百元,
陈文甸洋灰五百包,时值三千五百元,
拉叻代表特别捐一千五百元,
宝华洪清河三千元,
陈锡昭,三千元,
侨通行,一千元,
官明玉,一千元,
砂拉越火柴厂,一千元,
民都鲁沈瑞庭,一千元,
长成栈,三百元
余构荣,一百元
徐光泰,二百元
打马庚西连四代表,共四百元
林从周,一百元
英吉利里黄南祥,二百元
英吉利里柯泰森,二百元
上梯头丘惠溥,一百元
砂廊王开渊,一百元
泗里街代表团负责三千元
民那丹代表团负责三千元
文丹张煜照,一百元
民都鲁许日中,一百元
诗巫陈立训,三百元
诗巫郑心领,二百元

诗巫江顺生,一百五十元,
成邦江许广锡,一百元,
成邦江曾馀三,一百元,
沈济宽,一百元,
张运英,一百元,
伍天池,一百元,
杨蕴辉,一百元
三巴拉杨伯琏,一百五十元,
龙牙朱醒民,一百元,
龙牙林天来,一百元,
沈清淑,一百元,
实巴荷吴振昌,一百元,
实巴荷姚逸生,一百元,
实巴荷宋崇基,一百元,
木中代表负责全坡自由捐,一千元
成邦江詹赞民,一百元,
荷万颜有才,一百元,
宁木吴松洲,一百元,
宁木黄振昌,一百元,
新巫遥两代表共捐二百元,
实拉卓雷德安,一百五十元,
甲望蔡天祈,一百元,
陈三元父子公司,五百元,
长楠中华公学学生一元,运动捐四十元,
李永桐,五百元,
王观兴,二百元,
刘振藩,二百元,
田贵宗,一百元,
黄友谦,一百元,
卅二哩蔡锺英,二百元,
宝华号全体职工捐,一百元,
民都鲁班兰坡沈成福五十元,
总共计六万四千八百元。


筹建领事馆代表大会于22起到25日止,25日的闭幕礼中,陈领事致词后,又捐赠手表12个,以奖励最出力,出钱最多筹建领馆的华人。
按当时领馆的秘书为林日晃先生,孙主事才来越一个多月,而朱主事才到仅数天,领馆人员仅此数人而已。
至1948年5月22日晚代表认捐者,6万4千8百元,,以后两月,又捐一万多元。翌年(1949年)六月,购得已故马来人拿督巴丁宜住宅为领事官舍。古晋筹建领事馆委会来电各地支会催收捐款,并限1949年6月6日还清购馆屋价。

●1946年伍伯胜总领事访问诗巫留影。


丁,陈领事调升陈应荣博士
自1948年1月20日抵古晋履新后,替砂拉越华人处理许多事务,极受华族人士之爱载。
1949年6月24日,陈领事接中国外交部来电,调升陈领事为中国驻南美洲秘鲁大使馆一等秘书,政府又调驻秘鲁大使馆二等秘书吕怀君为驻砂拉越第二任领事。陈领事接电后即行办理移交手续,七月离晋。
7月16日,陈领事偕女公子杏竹小姐乘“拉者布洛克”船离晋赴星。在码头欢送者有当地政府代表,署理华民政务司余德廉,华族领袖,中华中学及小学员生以及陈氏友好等数百人,陈领事离晋赴星,在星加坡逗留三四天,后由空路直飞香港转往广州向外交部述职,然后於八月初由香港乘泛美航空公司飞机迳飞美国旧金山与夫人女公子等会晤,稍事休息后即转赴秘鲁中国大使馆履新,陈领事离古晋前一日,曾对华人发表书面告别,告别书如下:
谨向侨胞告别
砂拉越,婆罗乃各地侨胞:
兄弟去年一月到达古晋,屈指算来,至今恰巧年半。在此期间内,承各地侨胞热诚协助,爱护有加,馆务得以顺利进行,尤其是侨胞筹建领事馆,出钱出力,备尽辛劳,最近购置堂皇官舍,建馆工作,卓大成就,除本人心内无限铭感外,并谨代表中央政府向侨胞致谢。
记得兄弟初来,侨胞那种盛大的欢迎,出巡各地,侨胞那种热烈的招待,现在兄弟奉调秘鲁,又承侨胞热烈欢送,惠赐“甘棠留爱”金字银盾一座,以为纪念,这种厚爱,实不敢当!我觉得侨胞待我太好,我替侨胞做事太少,抚躬自问,殊觉惭愧!
际此临别的时候,没有多少话可说,仅把平时对侨胞所说各点,再向大家一提。
大家知道团结就是力量,我们侨胞如要保持过去的光荣,发展各门的事业,也得要团结,所以希望大家勿计私见,惟求公义,互信互谅,互尊互重,集中意志,集中力量,钢铁般的团结起来,这样我们的侨胞才有光明的前途。
其次侨胞旅居南洋,已有悠久的历史,虽然远离祖国,但仍保持我民族固有的德性,遵守当地的法律,协力地方的建设,造成可爱的第二故乡,故大家须把这种固有的德性,发扬光大,本“亲仁善邻”的古训,和各民族相亲相爱,共谋进展,这样不但可增加我们的经济地位,且对於当地的繁荣,亦有更大的贡献。
此次兄弟离晋,行色匆匆,未及向外埠各地侨胞道别,非常抱歉,可是兄弟对侨胞给予的热诚和爱护,将铭篆五中,永志不忘,今后彼此身离异地,仍希望彼此精神上永远联系,时赐指教,最后敬祝砂拉越,婆罗乃各地侨胞,康宁快乐!

●这是1946年12月9日石角华人欢迎当年中国驻新加坡总领事伍伯胜博士前来巡视时所拍的照片。左起第七人为伍领事,第六人为石角首任甲必丹张云昌(已故拿督张君光之父),左起第二人为金珠盛中华公学第二任校长姚俞豪。后排右起第三人为金珠盛中华公学校董会主席温顺德(温金龙先生之父)。像片珍藏者为温金龙先生。


戊,第二任领事吕怀君来越
陈领事调职后,吕怀君领事抵达前,领事馆资料托建馆委员会保管,印信档案,由林日晃秘书管理,旋新加坡总领事馆派李祝怀副领事暂代馆务,照常办公。
1949年9月13日,中国驻砂拉越古晋第二任领事吕怀君博士偕夫人杜娴诗女士及其女公子等到古晋莅任。当时,吕领事年卅八岁,江苏丹阳人,中国武汉大学法学士,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硕士,加拿大都朗多大学国际法学博士,曾任现代政治周刊主编,中央训练团国际公法讲师,加拿大都朗多中国总领事馆代理总领事,外交部驻沪办事处秘书长等职,又任南美洲秘鲁中国大使馆二等秘书,后由秘鲁中国大使馆调来砂拉越任职。
吕领事抵古晋后,仍受华人盛大欢迎,但他任职不久,1950年1月6日,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后,砂拉越中国领事馆於七日中午12时关闭,吕领事不久亦回国了。

●1949年10月1日,中国驻砂拉越第二任领事吕怀君(前排右三)与古晋雷阳会馆领导层合影。


己,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
一九五零年一月六日,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国民党断绝外交关系,当时路透社发出的电讯如下:(星洲八日电)据路透社伦敦消息称,英政府已与中国国民党政府断绝外交关系,前晚英国国务大臣,在接见国民党驻英大使郑天锡博士时,已将英国之决定转达郑氏。据最近报告,英国已於六日黄昏,承认在北京方面的中国政府,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合法承认之公函,已由驻北京之英领事,呈交中华人民共和国外长周恩来。
星洲八日电:据称,英政府已任命哈丁逊为驻华参赞,并请求中华人民政府协助哈氏。将南京英大使馆迁至北京。
一,新加坡总领事馆关闭
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后,英国属地的中国国民党驻各地总领事馆及领事馆均告关闭,新加坡总领事馆伍伯胜总领事发表声明闭馆,据当时之电讯是:(星洲八日电:国民党驻新加坡总领事伍伯胜,今日发表声明称,彼已由新加坡代理辅政司接到通知,谓新加坡政府已由英殖民部接到训令,谓已於昨日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合法之承认,伍氏已於六日下午四时将总领事馆关闭,同时,彼已以领事团主席资格,把该职务暂时移交法国总领事代理。)
二,古晋领事馆关闭
战前及战后初期,砂拉越华族人士入中国国民党籍者甚多,战后1948年9月17日正式申请注册,成立中国国民党驻砂拉越支部,英国承认中共后,砂拉越政府宪报发表一项声明该支部终止存在。
砂拉越古晋领事馆第二任领事吕怀君博士,(第一任为陈应荣博士,1948年一月到任,1949年7月调任。)於1949年9月13日到任,1950年1月6日,英承认中共政权,吕领事到任不够四个月,即遭遇关闭馆事。吕博士於1月7日发出吕字第三号通告,声明下旗闭馆,该通告如下:
驻古晋领事馆通告,吕字第三号,查英国业已宣布承认我新政府,兹本馆定於本日正午十二时下旗关闭,除通知驻在地政府外,合行通告周知,此告。

驻古晋领事吕怀君启
1950年1月7日

三,英国承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动机

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古晋当时华民政务司余德廉先生对英承认人民政府一事,有所阐明,其书明摘录如下:“凡一国新政府之设立,不拘其由普选或由其他办法,总之理应认为全是该一国人民本身利害关系之事件,进而言之,如此政府,承认其是该国之合法政权,及与之发生外交关系,乃理所当然者。
现在中国之情形正如上所述,列强承认“中共政府”并无促使共产主义者,造就其统治中国之意义,英政府所愿望者乃系尽量保持其与中国人民固有之友好关系,本此理由,吾等势必承认中国人民所选择及所建立之政府。……
因此而务须明白了解者。英政府固然承认“中共政府”为合法政权,然承认之理由乃因国际公法义务上至现阶段应尽承认之要求,同时,亦因外交关系上必要承认一举,并非意指英政府对共产主义之伸展至英属领土上,而反抗之决心削弱。……
职此之故,吾等乘此承认中国人民政府之日,向中国人民伸展友爱合作之手,虽然他等正在踏上之路与吾等之路线不同,而转与吾等共同路线踏真正民主之大道,到达和平及繁荣之目的。”

●此照片摄于1941年5月9日上午九时半,地点为石角中华公学(当年称为华侨学校)后运动场。中坐者为当年中国驻山打根领事卓还来。像片珍藏者为温金龙先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