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日刊登

⊙黄聪武

 

 

 

 

风下第571期

怀念梁羽生先生

 

●前排左起澳门尹君乐、梁羽生、古晋郑宪文、澳门崔德祺,后排左起黄聪武、刘金仕、澳门曾广琦、古晋莫孟序。(1978.11.28)

●黄聪武与梁羽生先生合影于古晋机场贵宾室。(1978.11.28)

翰墨神交故人逢象苑
萍踪侠影名士访猫城

1986年6月16日,广州《象棋报》第94期“弈林野史”专栏叙述一代武侠小说宗师梁羽生于1978年访问猫城古晋的经历。太史弓主持《象棋报》“弈林野史”专栏,叙述许多近代象棋名家的故事,作者生花妙笔的报导,吸引了广大读者。
在上述这篇文章里,太史弓详细叙述梁羽生宗师与郑宪文先生交往的经过,1968年,国际时报总经理兼总编辑郑宪文先生请梁羽生为国际时报创刊号题词,梁羽生填词一阙,调寄“菩萨蛮”,对国际时报表示祝贺。词云:
当今国际风雷激,天南要仗如椽笔。
描画好江山,雄文万众看。
时评多卓识,报道夸翔实。
公正自撑持,风行信可期。
词中嵌藏了“国际时报”四字。

1978年,古晋象棋公会与东马各地象棋公会联合主办第七届亚洲象棋赛。梁羽生先生以顾问身份随同香港队来古晋出席赛会。梁羽生先生不仅是武侠小说宗师,而且也是一位著名棋评家,经常以陈鲁为笔名发表棋评,梁羽生可说是一位棋痴,对于象棋和围棋都很喜爱,适逢盛会,梁羽生先生专程来古晋观棋和游览,了解猫城的人情世故。
笔者身为第七届亚洲象棋赛竞赛主任,有幸与梁羽生先生会面。记得当年郑宪文先生在国际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神交十载的梁羽生》以表示欢迎。
除国际时报之外,当年《诗华日报》、《中华日报》、《美里日报》、《南洋商报》及《星洲日报》等报章的记者纷纷专访梁羽生先生,登载访问记。梁羽生顿时成为第七届亚洲象棋赛的新闻人物。
1978年11月23日,亚洲象棋联合会在古晋成立,为亚洲象棋运动的发展掀开新的一页,梁羽生先生受邀为亚洲象棋联合会会歌作词,歌词如下:
小小棋盘,妙趣无穷,
这是亚洲人民的智慧创造。
这古老的东方艺术啊,
历时千百载,今日更繁荣。
飞车跃马争雄,平和竞赛乐融融。
友谊花开遍西东,交流文化拓心胸。
啊!请把这艺术之花遍栽世界,
啊!请把这艺术之花遍栽世界。
这是我们的衷心愿望啊,五洲四海一枰通!
这是我们的衷心愿望啊,五洲四海一枰通!

这首会歌由亚洲象棋联合会学务长即槟城著名作曲家黄振文作曲。此后,亚洲象棋联合会会歌就在亚洲杯象棋赛及亚洲象棋精英赛的会场播放,歌曲活泼有力,振奋人心,激发象棋爱好者加倍努力去推广象棋活动,使象棋走向世界。
梁羽生古晋观棋,成为亚洲象棋史上的一段佳话,有诗为证:
系列书成孰与俦,香江佳客震南洲
腰悬三尺丹枫剑,来作猫城十日留。

梁羽生先生曾出席中国多次象棋赛,其中包括最高水平的五羊杯象棋赛并撰写棋评,他以“无限风光在险峰”形容中国象棋特级大师胡荣华在惊险的搏斗中取胜的经历,令人拍案叫绝。
1984年梁羽生封刀之后移居澳大利亚。从此音信杳然,失去联系。得悉梁羽生先生于2009年1月22日在悉尼逝世,令人深感惋惜。广大读者及象棋爱好者痛失一位武侠小说宗师兼棋评家。笔者身为一名象棋爱好者,谨以此文,对梁羽生先生,表示深切之悼念。

●黄聪武(左)与梁羽生合影于达雅克族长屋,右为黄聪武之夫人蔡金莲。

梁羽生片段

⊙南林
武侠小说大宗师梁羽生,在2009年1月22日逝世于澳洲,享寿85岁。他的逝世,引起人们再一次关注他的武侠小说,报章和网络出现许多有关的报导,《国际时报》也不例外。鲁钝君也在《文化列车》副刊中写了《悼念梁羽生》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提到梁羽生在1978年到古晋的一段经历,并且描述了梁羽生品尝榴连的情形。看了这篇文章,也勾起我的一段记忆。
梁羽生在古晋品尝榴连,地点就在当年《国际时报》位于艾贝尔路的办事处。我仍然清楚记得,当他初尝万果之王的味道后,我们问他味道如何时,他连声说:“味道很浓”。看得出来,他并不适应榴连的味道。
榴连这种热带水果,喜欢它的味道者说它香,不喜欢者说它臭。记得小时后听过一个传说,说榴连是“三宝公”的大便变成的。民间所说的“三宝公”就是中国明朝的三宝太监郑和。
话说“三宝太监”郑和七次下西洋,有一次登陆经过某地,半途感觉便急,便吩咐随从稍候,到路边丛林大解。也许花费时间较长,随从恐怕有失,便走进丛林呼唤寻找。郑和可能认为若让随从看到粪便,十分不雅,便就地取材用树叶将大便包起来,挂在树上。三宝公的大便,于是就变成“万果之王”。这传说,也许是刚到南洋的中国移民,不喜欢榴连的浓重味道,感觉榴连的味道有如人的粪便,由此编造出来的传说。
梁羽生来自香港,也不适应榴连的味道,只说“味道很浓”。
梁羽生到古晋,是参加第七届亚洲象棋赛。他到古晋,报章也作了报导。郑宪文的《神交十载的梁羽生》就是在1979年11月发表的。郑宪文以及一些古晋棋坛人士和梁羽生的交往,有图为证。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当年有一位袁某,就郑宪文的《神交十载的梁羽生》一文,在古晋某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并提起邀梁羽生为《国际时报》作《调寄菩萨蛮》词一事,文章颇具贬意。郑宪文当年身居《国际时报》总经理兼总编辑两职,认为袁某的文章有诽谤意味,要求某报公开道歉。某报自知理亏,便由其古晋分社总编辑林某出面,在酒楼设宴一席赔礼了事。
此事发生至今,已历将近三十年岁月,许多人可能已经忘记,梁羽生的逝世新闻,却再次勾起我脑海中尘封已久的记忆。
我在年轻时候,也是武侠小说迷,在读小学阶段,就半懂不懂地偷偷阅读外祖父所购买的旧式武侠小说。至今仍然记得的是《火烧红莲寺》和《方世玉》,作者是“我是山人”。回想起来,那是半个多世纪前的往事了。
梁羽生和金庸的武侠小说,流行了半个世纪。我曾经阅读他们的一些作品,觉得他们俩人各有千秋。然而,金庸成为香港报业大亨——一度是明报的老板,梁羽生却醉心文学与象棋。
如今,梁羽生已经走完他的人生路程,为后人留下三十余部武侠小说和大量的棋坛资料。一代武侠小说宗师从此魂归九泉,令人悼念。

梁羽生简介

(编者按:本文摘录自网络)
梁羽生被誉为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其代表作有《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萍踪侠影录》等。在评价自己的武侠创作地位时,梁羽生曾说:“开风气也,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
据报道,1980年代在宣布“封刀”并旅居澳大利亚后,梁羽生一直处于半隐居状态。这几年,梁羽生的身体一直不太好,2006年回香港参加系列活动时就曾突然中风。在去世前,梁羽生也一直在疗养院中疗养。
梁羽生原名陈文统,1924年3月22日生于广西蒙山一个书香门第。抗日战争胜利后,梁羽生进入广州岭南大学念国际经济,毕业后任香港《大公报》副刊编辑。1954年香港武术界太极派和白鹤派两派争执,从报纸上的口水仗最后演变成两派掌门的对擂比武。时任《新晚报》的总编辑罗孚乘着比武的热潮,让梁羽生在报上连载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龙虎斗京华》被公认为是新武侠之始。从1954年开创“新派武侠小说”至1984年宣布“封刀”,30年间,梁羽生共创作武侠小说35部,160册,1000万字,其中包括《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萍踪侠影录》等。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和金庸,共同扛起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大旗,号称“金梁并称,一时瑜亮”。
梁羽生开创了武侠小说的一代新风,在此之前的旧武侠小说始终难登大雅之堂,随着“新派武侠小说”的出现以及梁羽生、金庸、古龙、温瑞安等一大批武侠小说大家的先后登台,其读者从最初的底层人士发展到社会各阶层,并为广大华语读者追捧,一时风起云涌,开创了武侠小说的一个新世纪。与金庸相比,梁羽生的作品受中国传统诗词、小说、历史的影响更深。
对于“武侠”概念的界定,梁羽生的观点是武是一种手段,侠是真正目的,所以“以侠胜武”是梁氏的一个基本观点。写了35部小说,塑造了上百个人物,梁羽生说,最能体现他“侠”精神的人物是张丹枫和金世遗,“张比较靠近儒家,心中有一个道德观念,金比较接近道家,他本身没有一个规范,可能会有一些小过错,但本性是善良的,整体还是好的。”
梁羽生、金庸一直被并称为新派武侠小说的重要代表,但是,两人境遇并不相同,金庸的名声和认知度远在梁羽生之上。封笔之后的金庸,仍成为媒体的焦点,其作品也反复被搬上电视。而梁羽生则在澳大利亚隐起来。在同行中,梁羽生一直对金庸评价比较高。1994年,梁羽生就曾在悉尼作家节武侠小说研讨会上谦虚地表示,“我顶多只能算是个开风气的人,真正对武侠小说有很大贡献的,是今天在座的嘉宾金庸先生……他是中国武侠小说作者中,最善于吸收西方文化,包括写作技巧在内,把中国武侠小说推到一个新高度的作家。有人将他比作法国的大仲马,他是可以当之无愧的。”(石剑峰)
梁羽生从小爱读武侠小说,其入迷程度往往废寝忘食。走入社会后,他仍然爱读武侠小说,与人评说武侠小说的优劣,更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深厚的文学功底,丰富的文史知识,加上对武侠小说的喜爱和大量阅读,为他以后创作新派武侠小说打下了牢固的基础。在众多的武侠小说作家中,梁羽生最欣赏白羽(宫竹心)的文字功力,据说“梁羽生”的名字就是由“梁慧如”、“白羽”变化而来的。

梁羽生创作年表

龙虎斗京华1954年1月20日至1954年8月1日新晚报·天方夜谭
草莽龙蛇传1954年8月11日至1955年2月5日新晚报·天方夜谭
塞外奇侠传1955年至1957年 周末报
七剑下天山1956年2月15日至1957年3月31日 大公报·小说林
江湖三女侠1957年4月8日至1985年12月10日 大公报·小说林
白发魔女传1957年8月5日至1985年9月8日 新晚报·天方夜谭
萍踪侠影录1958年1月1日至1960年2月16日大公报·小说林
冰川天女传1959年8月5日至1960年12月18日 新晚报·天方夜谭
还剑奇情录1959年11月1日至1960年5月 香港商报·谈风
散花女侠1960年2月23日至1961年6月22日 大公报·小说林
女帝奇英传1961年7月1日至1962年8月6日 香港商报·谈风
注:又名“唐宫恩怨录”
联剑风云录1961年7月3日至1962年11月25日 大公报·小说林
云海玉弓缘1961年10月12日至1963年8月9日 新晚报·天方夜谭
冰魄寒光剑始于1962年,不知终于何时 正午报
大唐游侠传1963年1月1日至1964年6月14日大公报·小说林
冰河洗剑录1963年8月24日至1965年8月22日 新晚报·天方夜谭
龙凤宝钗缘1964年6月25日至1966年5月15日 大公报·小说林
狂侠天骄魔女1964年7月1日至1968年6月23日香港商报·说月
风雷震九州1965年9月22日至1967年9月28日 新晚报·天方夜谭
慧剑心魔1966年5月23日至1968年3月14日 大公报·小说林
飞凤潜龙始于1966年11月,不知终于何时 正午报
侠骨丹心1967年10月5日至1969年6月20日 新晚报·天方夜谭
瀚海雄风1968年3月15日至1970年1月21日 大公报·小说林
鸣镝风云录1968年6月24日至1972年5月19日 香港商报·说月
游剑江湖1969年7月1日至1972年2月4日 新晚报·天方夜谭
风云雷电1970年2月9日至1971年12月31日 大公报·小说林
牧野流星1972年2月16日至1975年1月13日 新晚报·天方夜谭
广陵剑?1972年6月3日至1976年7月31日香港商报·说月
武林三绝1972年10月1日至1976年8月16日 大公报·小说林
绝塞传烽录1975年2月12日至1978年4月10日 新晚报·天方夜谭
剑网尘丝1976年9月1日至1980年1月26日 大公报
弹指惊雷1977年5月1日至1981年3月9日 周末报
武林天骄1978年5月2日至1982年3月9日 香港商报
幻剑灵旗1980年1月27日至1981年3月 大公报
武当一剑1980年5月9日至1983年8月3日 大公报·小说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