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最近翻阅旧书,从《郑子瑜诗文集》中发现两篇和沙巴有关的文章,虽然是文言文,也只得一读,特转载以飨读者。一为《力士丹华侨孤军抗日》;一为《卓还来殉难记》“力士丹”是亚庇的英文名翻译过来的,为球原味,编者将着保留。

 2008年11月2日刊登


第556b期

力士丹华侨孤军抗日

  ●郑子瑜诗文集。

  力士丹(亚庇)为北婆罗洲西海岸首邑,地僻人稀,商业未臻繁盛;然华侨同仇敌忾,热爱祖国,为一洲冠。
  壬午正月初八日,举埠沦陷。日寇奸淫掳掠,靡恶不作;寇酋前田且公然布告,谓华侨生命财产,生杀予夺,胥操其手。血气之士,忧心如捣,以为坐而亡,孰若伐而生!
  郭益南者,一俊异少年,首揭义旗,为同侨倡;寻结识林君廷法、江君锡培、黄君永清、陈君金兴等十余辈,密组抗日救华会。廷法且首捐多金,为纾难之谋。众感其义,抗日热潮,遂与时俱增!
  翌年四月,益南冒险附渔舟躬往苏洛海上盟军死守之孤岛打维打维访问,得盟军第十战区一二五步兵团副团长之信任,荣拜第三中尉衔,并携手枪信物以归。风声所播,人心振动,捐资集械,积极进行。
  先是,有救华会同志陈子平者,谙日语,为寇通译,实则虚与委蛇,无异救华会内线。十月初,子平闻知寇将强调壮丁,驱赴前线,吾侨青年,死无间发,乃与益南等密议;佥认发难之举不容缓矣!于是加紧组织游击队,公举益南为总指挥,锡培金兴副之。
  九日午夜,难发,百十敢死队,迳扑寇宪兵部,缴其枪械,并围攻各寇署,杀寇酋数十,悬首郊外;寇未死者皆四散他遁,颠栗危惧,望风披靡;乃复燔毁其仓库,火光熊熊,亘两昼夜不绝。
  既而寇援军驰至,游击队被迫撤退,与寇精锐陆空军相持於孟加达者达十余日之久,互有死伤。游击队初仅三百人,死者数十人,益者数百人,愈战愈多。寇无如之何,乃发动大队空军,弹如雨下;不得已移营打里孟,作持久战计。洎后日有战争,每以孤军击敌,克奏战勋;寇尸骸枕藉,兵败复增。
  期月后,有败类何某者,引寇间道来袭总部,事起仓猝,乃大溃,渐次就擒者三百余人:或啮舌唾贼以死,或就戮,或被生致纳闽系狱,受拶刑,多病故;厥后生还者仅十四人耳。
  方事发时,全洲震动,丘莘养响应於吉打毛律,赵及泉发难於斗亚兰,许草记揭竿於丁居兰;未几,同归失败,先后成仁。而林廷法亲驾扁舟赴打维打维求援,比反,亦为贼奸所谋杀。
  是役死者计千余人,西海岸菁华,凋零殆尽!然当天昏地黑之日,挺身出命,凭浩然之气,与凶魔相扑斗,为国争光,明知其不敌而敌之,亦足以彪炳千秋矣!

  (本文系依据章谦之“北婆罗洲华侨抗敌史简编”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