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温武申
 2008年10月26日刊登


  ●温宏先贤的全家福(1935年)。
  图示:前排(右三、四为温宏夫妇,右一为温武申)。


第555a期

编者按:
  本报“华校春秋”专刊作者杜明,在收集晋汉省华小资料的过程中,据称“常有意外收获”。近日交来年高80余岁的温武申所写的稿件,决定将之刊登在“风下”副刊。从来稿内容看,这是温君的亲身经历和记忆,也为两间华小的创办提供线索。希望能够获得读者的补充和指教。来稿的题目,编者做了修改。

●温武申。


先父温宏事迹(上)

出生山区家境贫寒
  先父温宏,出生於中国广东省普宁县高埔镇的一个山乡——坑尾村。
  由於家乡山高石多,田地少,生活全靠山林产品,大多数人从事烧炭、采摘梅子、桃李、柿子,并赖以为生。
  清末民初时代,中国社会处在无政府状态下,山区交通不便。几十哩路,全靠人肩挑负,把土产带到市集去出售。
  运气好时,卖完土产买伙食回家。如逢经济不景气时,只好把整担、或剩余的果子倒入河中,空手而回。此情此景,只好无语问苍天、望河兴叹!
  先祖父是位因发生意外而右手残缺的人。他能写一手好字。他是跟地主做账的,收入微薄。每逢假日、三日一市、四日一墟,他在市场摆赌摊。家用、伙食,有钱就买,无钱就空手而归。生活过得相当艰难。
  先父和祖母挑柴担炭,赚些挑脚钱勉强糊口度日。家中一贫如洗,连种菜用来取肥的”厕所”都卖掉。先父常被村民瞧不起、白眼。先祖母一提起赌博,她就会咬牙切齿、破口大骂。
  先父童年,只受过少许的教育。他居兄长,在下有二弟二妹。坚强的先父眼看二个弟弟稍能理事、两位妹妹也能相辅家务,家道略有起色,他就萌生出走外洋的念头。他认为如此留在家乡,倒不如冒险冲出困境,另谋生路。
  他第一次约定水客出走过番(出洋)的当天,走到半路就被亲人追上押回去。第二次出走结局也一样。当时,村民认为过番,就犹如失去一个人。

下南洋谋生
  第三次出走时,是在秋种农忙时节。在中国农村种稻期是在农历立秋前三日,立秋后三日。期间必须把全部田地种完。否则超过了节令,谷子就会欠收。因而,全村人必须出动,互相帮助。
  先父看准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在田里工作时,他藉口回家拿茶水,乘机奔往村外,走向他梦寐以求的目的地。这是他在黑暗中的一线曙光。
  我村距离里湖镇约20公里,在那儿有一条通往汕头市的河道。当时没有汽车川行,它只是一条泥泞小路。先父连走带跑,到达里湖镇时,已是黄昏时分。询问之下,水客船已启航了,因为已超过了约定的时间。
  先父先前曾听水客说过:沿河而下有个绵湖镇,必须要在那儿投宿一夜。
  过番心切的先父不加思索,就三步作二步地向前奔走,赶到绵湖镇时,已是午夜时分了。喜出望外,他还能见到水客。
  由於整天的奔波,热血沸腾,促使他的鼻血如泉涌出,令同伴大惊失色。幸好水客带有洋药,在同伴的相助下,他的鼻血才停止流出。
  翌日黎明,大伙儿搭船抵达汕头市。刚巧远航轮船(船名万福士)启航,乘风破浪前进。等到亲人追到汕头时,先父已在七洲洋的大海中了。
  首站是石叻(即今新加坡)。数日后,被水客当猪仔卖去印尼山口洋,在巴当店员做杂工。一年的工资已被水客领去,每月只有少许的零用钱,作为理发之用。
  从进店那天起,就开始做起“新客”的手续。每天一听到鸡鸣,就得起床,拿起床头所放的木棍和毛巾,到附近的水沟去。一边冲凉,一边打棍,每天约做一小时,做足四个月的“打水草”手续后,才算是一个“外洋人”。不然的话,“打水草”不,或被顾主虐待,客死异乡的华人劳工(猪仔)不计其数。
  先父省吃俭用,自已剃光头,连理发的钱都省下来,吩咐水客带回家乡,接济祖母和弟妹们的困境。
  好不容易的一年“新客期限”做完,先父才恢复自由身。当店员的工资少,他听闻某养猪场头家要请工人,且工资很优厚。
  就这样,他就找友人介绍。不过,那个老本地却提高声调说:
  “宏兄,我劝你少赚点吧!你知那个场主是个恶霸吗?专门白吞工人的血汗钱。他自认是个拳头师父,所有被白吞工钱者都忍气吞声走人。”
  先父答道:我不怕。古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这样,先父进了那养猪场当劳工。起初三、两个月的工资很顺利照数发给他。到第四个月时,他就推说猪只卖不出去,手头紧。他建议不如到年终时,一起结算,累积多一些钱,好寄回家乡去。
  说起来也蛮有道理的。就这样一拖再拖,转眼间,年终腊月到了。追讨一次、二次,小声变大声,继而磨拳擦掌。顾主说声且慢,便转身入屋。
  先父以为他拿钱来发还,谁知他拿了一枝木棍走出来,擘头就打。先父蹲低一闪,趋近顾主身旁,站稳左脚,右腿横扫一钩,双手顺势一推,他失去平衡,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先父右脚一上踏住他的胸脯,双手拿起木棍,朝下就要打他。他连忙喊道:饶命!连声大叫他妻子拿钱来还他。点算无误后,先父收拾包袱,连夜赶到山口洋巴刹去。
  小住数日后,他听闻罗勿港有座胶园要找人承包割胶。赶到那儿把胶园承顶下来,他上午割胶,下午斩草尚有工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