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画家温南光
⊙文\李南林2008年9月14日刊登

编者按:一本纪念美里画家温南光的文集《大汉堂画苑主人温南光事迹和作品》,已经于8月23日出版,并在美里河婆同乡会30周年会庆嘉年华会上,由联邦原产业部长拿督陈华贵律师主持推介礼。这本厚达128页七彩印刷精装的文集,为16开本,由美里华人社团联合会发行,义卖所得将充作美里省华总和美里河婆文教基金,每本售价50元。本文集收集了二十余篇评述温南光的文章、温南光的生平介绍、温南光的论著、温南光的作品(包括绘画、书法、书籍插图、连环图、漫画)、大汉堂门人介绍等。图文并茂。

●《大汉堂画苑主人温南光事迹和作品》封面。

第549期


在报界呆了将近四十年,认识不少文化界的朋友,其中不乏天才洋溢者,美里画家温南光就是其中最特出的一位。他的笔名很特别,叫做“大汉孙”,俨然以汉族为荣。令人惋惜的是,这位性格豪爽的河婆大汉,却在今年四月让病魔夺去了性命,永远离开了我们。
温南光去世之后,我决定写一篇文章来悼念他,毕竟我们朋友多年,感情匪浅,对他也有一定的了解。他是艺苑的一朵奇葩,是典型的客家子弟,他的事迹值得广为介绍。温南光去世后两个多月,美里的一批朋友,决定为这位天才的画家出版一本包括他的作品在内的纪念性书籍,并要求我协助编辑工作。我觉得义不容辞,便答应下来,也加紧完成这篇悼念文章。
温南光的离去,令我十分伤感。我们因时事漫画而认识,从邀稿到相识,前后将近二十年,虽然各居一方,相距甚远,感情却从来不会因地域的隔离而变淡,每次相逢,总是情同兄弟。
温南光走了,我相信他是带着遗憾走的,因为我知道他的人生计划,他还有许多理想待实现。对一个艺术家来说,60岁并不算老,正当积极创作的年华。他的儿女都已成才,家庭经济情况正奔向小康。他正准备到吉隆坡发展,创作更多的作品,到各地举行画展。无奈事与愿违,高山仰止,痛失斯人,令人惋惜。
患肠癌到古晋治疗
记得那时2006年的一天,温南光打电话给我,要我打听在古晋治疗癌症的事,我一口答应,也没有问他病人是谁,我心里想,一定是他的朋友得了癌症,他又为朋友操劳了。当我把打听的结果告诉他,并顺口问他病人是谁,他回答说病人就是他自己!我听了心头一震,怎么会是他?他的身体向来健壮,除了十多年前一场车祸留下脸部偶而有点酸痛之外,平时少有病痛,怎么会患上难治的癌症?温南光是一个坚强的汉子,不轻易向环境和现实低头,如今患上癌症,打击肯定不小,希望他能够挺住。当时我的另外一个朋友也得了癌症,正和病魔搏斗;我的姐夫和癌症斗争二十多年,走过艰难的路程,我晓得癌症的厉害,时间就是生命。因此,我要他和时间赛跑,赶快按照医生的吩咐到古晋来动手术。他在太太的陪同下来到古晋治病,他的孩子也从吉隆坡赶过来,很快就动手术。
温南光患上的是直肠癌,据诊断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我询问他何时发病,他表示在一年多前就发现排泄异常,因为没有感到身体不适而忽略了。最近感觉较为疲倦,在朋友的催促下去检查,发现是直肠癌,已经延误了不少时间。记得不久前,我到吉隆坡参观他新租下准备开画室的单位时,还看不出他患病。
温南光的手术,用他的话说:“大肠割掉整尺长”。他动过手术之后,健康尚佳,几天后就回到美里。过了一段时间,他每个月都回到古晋中央医院进行化疗。在古晋的日子里,我们常见面。他的同宗长辈温金龙先生伉俪也经常来看他。那段时间,温南光身体稍为不如以前,精神还算不错,也不像其他进行化疗的人那样掉头发,我以为他的难关已过。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听说他的病情恶化,到吉隆坡治疗。后来回到美里,健康情况就日益走下坡。他在电话中虽然不多说,但是我从朋友们那儿得知,他已经日愈消瘦,恐怕难以坚持了。得知这样的消息,我十分伤感,在最后的那段时间,我们虽然有通电话,沉重的心情已经令我无法多谈了。
2008年4月23日那天,接到李友梅的电话,得知南光走了。一个天才的画家,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实在令人惋惜。今后可能很难遇到像温南光这样的河婆画家了。

●联邦原产业部长拿督陈华贵律师(左五)为《大汉堂画苑主人温南光事迹和作品》新书主持推介礼。左四为报效印刷费的汶莱D-BEST公司代表林先生。

●谢超发立法议员、助理基本设施及通讯发展部长李景胜立法议员、联邦原产业部长拿督陈华贵律师等人在河婆文化嘉年华会上参观温南光的作品。


长期投稿《国际时报》
我主持《国际时报》的编务多年,联络文友和征求稿件,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报纸属于平面媒体,是让读者通过视觉吸收内容,文字和图片都是不可或缺的媒介。属于图片一类的漫画,通过线条和色彩,对读者有更强的吸引力和感染力,特别是时事漫画。因此我向来重视漫画的选择和刊登,尤其是本地的漫画家的作品。我曾经在国际周报上开辟专栏,供读者投稿本地漫画。
我很早就知道美里有一位善于画漫画的画家温南光,在不曾谋面时就看过他的漫画,并刊登他的稿件。我是通过李友梅而认识温南光的。李友梅和温南光合作了一部《漫画美里》——由李友梅(李波)撰文、温南光作画。漫画美里,共有 160张画,由1991年12月14日起,在《国际时报》的小说版连载了22天,到1992年一月初才刊完,故事生动、画面精彩,深获好评。后来他们又合作发表了好几篇民间故事和乡野传闻连环图。
1993年秋,《国际时报》北砂汶莱版在美里出版,我负责电脑和报纸内容方面的筹备工作。为了配合北砂汶莱版《国际时报》的创刊,推出了连载特稿《砂拉越历史回顾》,并邀请温南光为《国际时报》所连载的《砂拉越历史回顾》一文画插图,他一口答应,很快就把插图交来。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见面,他那豪迈的性格,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过了不久,我主编的《国际时报》「风下」副刊发表黄予(黄俊贤)的《卜通叔传》,我特地通过李友梅,邀请温南光为这篇描述砂拉越垦荒时代的不幸人物的历史小说画插图。温南光爽快应允,画了十多幅插图,把《卜通叔》画得非常传神。在砂拉越,能画插图的人不多,温南光可以说是其中佼佼者。
温南光是《国际时报》所刊登的时事漫画重要的投稿者,他长期为《国际时报》画漫画。他后来出版的《数风流人物》漫画集中的作品,大多数都曾经在《国际时报》发表。
温南光的人物漫画,别具一格。他笔锋锐利,只要简单几笔,数下着墨,就可以把有关人物的神情勾画出来。他以漫画针贬时弊,手法独特,十分传神。
大约在1994年中至1995年初,温南光访问砂汶沙三邦,完成了一部《砂汶沙人物漫画集》。温南光以各地社团领袖、文教艺术及各界仕女为画画对象,以他们的喜好和动作举止入画,介绍他们的生平履历和社会工作。他也为我画了一张,至今珍藏。
1995年 9月,我奉派兼管北砂汶莱区《国际时报》,常在美里停留,也到汶莱,我和温南光经常见面,友情日增。他受汶莱蚬壳油田公司职员俱乐部的邀请,到马来奕教绘画,我也几次到过他设在那儿的画室。
那年温南光骑电单车发生意外,在医院趟了整个星期才出院,我也去探望他。当年他伤得这么严重,还能痊愈,这一次却因为直肠癌而丧命,令人不禁嘘唏。

●温南光计划创作的《漫画增广贤文》版头设计。

●温南光绘赠予温金龙的图画。


拟作漫画《增广贤文》
温南光是一个自学成功的画家。后来得到台湾艺术大师梁又铭和梁中铭的指导,画艺精进。温南光的本领很大,除了他自己的创作之外,不论是图画、时事漫画还是书本插图,只要你给他概念,他就能够画出来,而且画得非常传神。遇到一些适合用漫画表述的题材,打个电话给他,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就可以完成任务。我对他的图书插画,特别欣赏。他为《卜通叔传》画的插图,令人印象深刻。我原本想将拙作《肯雅兰之歌》出版,请温南光画插图,也和他谈过,他还说:“兄弟交待我做的,一定完成”。可惜计划还没有进行,温南光却已经离我们而去,永远无法为《肯雅兰之歌》画插图了。
温南光和我几乎无话不谈,他经常劝我不要老是“做没米扳”(把工余时间都花费在义务工作上),要留一点时间为家庭和将来作想。说来容易做来却难,数十年过去了,社会工作却没有放下多少。我们都一样,有人叫帮忙,就尽力而为,少有推辞。
温南光个性豪爽,朋友至上,讲义气。我每次到美里,他和友梅等人总会花时间陪我,还要请客。他也常在两三处固定的咖啡店和朋友喝茶聊天,其实他曾经不只一次对我说,要改变这种习惯,更好地利用时间创作。他需要的是督促,特别是朋友之间的鞭策。他虽然创作了不少书画作品,却不满足,他要增加产量。他多次表示,希望朋友多提绘画点子,他会全力以赴。我曾经建议他将传统读物《增广贤文》利用漫画的形式表达出来,他随即动手,画了一些,十分传神。由于《增广贤文》需要注释,便搁置下来。我原打算退休后和他合作完成,如今他已经永远离开我们,他的漫画版《增广贤文》,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温南光虽然居住在美里,却心怀世界。他在本地报章发表作品,也设法把作品推向国际领域,并且作出不少的努力。他积极向外国报章投稿,也数度到美加举行画展,并获得好评。作为老朋友,我也尽力把他介绍给吉隆坡和新加坡报界的朋友。我曾经写信给当时担任吉隆坡中国报总编辑的黄超明先生,推荐他的漫画和砂拉越民间故事与乡野传说的连环图,并获得采用。中国报刊登了好些温南光的作品,后来却因为该报人事的变动而没有继续下去。我也曾经写信给新加坡联合早报的副总编辑吴元华(吴元华是我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也曾经担任新加坡《新明日报》的总编辑),向他推荐温南光,可惜却因为该报已经有固定的时事漫画作者而没有成功。
温南光在中国报发表过的砂拉越民间故事连环图,有好几套。1997年7月,我写给黄超明的信中就附上四套,包括:一、达雅人不在屋旁种香蕉的原因(三页共15格);二、野猫最恨鼠鹿(六页共30格);三、甘各鸟叫榴连落(四页共12格);四、施苏嫁给蟒蛇(五页26格)。后来温南光还寄了一些,包括美里巴功猎人的故事。

美里河婆同乡会会长、美里华总兼全砂华总文教主任
温素华AMN ABS


永恒的悼念和荣耀
 

●温南光书法(词句由温素华题)。

●温南光的书法。

是命运乎?还是寿元已尽乎?一代国内外闻名水墨画家、长得高头大马英俊潇洒,艺术才华洋溢的温南光宗兄,怎会英年早逝,享年仅62岁即与世长辞了?!
每当想起他、谈起他,似乎都无法接受,内心沉痛、惋惜、以至热泪盈眶……
恰逢我们忙着筹备八月的美里河婆同乡会卅周年会庆暨河婆文化节嘉年华会,忙着“跑码头”作宣传,全马、全砂走透透,还包括访问新加坡河婆集团,访问尼亚石山……忙着为中国四川5.12大地震赈灾筹款;忙着华总文教工作;忙着情牵美中爱心关怀成长局工作以及彩云飞舞艺……正因为“特忙”,连南光兄出殡时我都不能送他最后一程。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为了给计划在 8月23日出版和推展的《大汉堂画苑主人温南光的事迹与作品》写一篇文章,此时此刻,不得不沉痛回忆一番……。
记得农历新年前夕,南光兄因肠癌开刀、化疗、再引发后遗症,又要到吉隆坡再检查及做化疗时,除送红仪祝福他,还传短讯叮咛他:
“南光兄,您可是我们美里河婆人的大树,是全马来西亚人文化艺术的大树,千万不可倒,您一定要医好出席我们美里河婆同乡会卅周年会庆暨河婆文化节嘉年华会啊……!”可惜,不到半年时间,西医放弃了,中医中药也救不了他,这棵艺术大树就这么倒下了。然而,我们已在收拾沉重的心情,正将大树锯成梁柱、木板,要盖起一座收容光辉篇章的堂皇艺术殿堂——出版一本《大汉堂画苑主人温南光的事迹与作品》。
<一>,南光兄乃神仙画家,一生肩负发扬文化艺术的使命,对中华书画贡献至伟!
南光兄自小已是画画神童,从美公读小学开始,钟志鹏校长即能为他开画展。中学毕业即可画时势漫画。到汶莱开过“百万广告社”。早在1980年美里河婆同乡会青年团即为他开画展。赴台拜师学艺。1991年创立“大汉堂画苑”收徒授课,以美里为点,面向国际,发扬推展书画艺术,辛勤传承中华文化艺术,曾荣获“全球华人画艺奖”并且门生众多,足迹遍及多国。例如汶莱的孙缘(擅长画牡丹)、苏格兰籍的伊安福联(擅长画长臂猿)、马来亚族的西蒂(擅长画花卉)、梁玉仙、黄锦蓉、林青青、刘素明等……并且多次在美里、沙巴、吉隆坡、汶莱、加拿大、台湾、纽约等地成功举办画展,为《星岛日报》、《国际时报》、《中国报》、《星洲日报》等报纸提供时事漫画。画册、漫画集、神话故事画册、西游记和水浒传英雄人物画、生肖漫画,琳琅满目……他常以“大汉孙”为时事漫画笔名。
虽然南光兄的画很出名,但我与南光兄的缘是来自欣赏他的书法——狂草。他的字苍劲有力。在好些场合,我拟了词句,请他书写。我的办事处大厅即有“生命就象一部小说,不在乎它的长短,而在于它的光辉”、“雾色苍茫看劲耘,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几幅书法。1995年我赠送美中校友会陈学吾主席御任祝“福”词,亦是请南光兄以草书字体为我书写的:“福从天降,福由心生;种教育善因,得福报成果;身为美中人,尽做美中事;美中犹不足,心灯照福人”。在2003年我带领美中校友会完成“美中校友教学大楼”时,将此词制成锦旗赠送予赞助嘉宾。1995年美中荣获“全国模范中学”奖时,我即请他写了一幅 3'X8'匾额“全国模范中学”送母校。我曾经领导过的新女性家政辅导中心出版《菜肴汇集》、我们华总妇女组出版“心手相连,英姿卓越”的组讯,“彩云飞舞艺”大字招牌、“美中情半年刊”,都是南光兄的手笔。我在去年12月 6日为砂拉越太原堂温氏宗亲会举办全砂华语卡拉OK比赛时,为宗亲提了几个词,比如“缤纷人生赛彩虹,温馨亲情乐通融”,请南光兄书写,后来还被主办单位放大作大对联,挂在会场两侧和制作锦旗送剪彩嘉宾。他书写的“得道多助心相连,欢歌妙语尽开颜”,还有“厚德载物,天道酬勤”、“宁静致远”等等,都受到欢迎。南光兄的字画神韵与我结下不解深缘,他的离去,我像失了一边手脚般伤痛啊……
<二>,学习南光兄豪爽豁达,情义深厚,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精神!
南光兄落笔如神,画什么象什么,我的南振四叔喻他为“神仙画家”,他对朋友更是豪爽豁达,“大碗酒大块肉”、讲情在义,“为朋友两肋插刀”也再所不惜。朋友叫他写字作画,有求必应!他甚至对我说:“我是帮亲不帮理的!叔公太讲‘对’的,就一定是对的”。在汪以静老先生还在的三几年前,我们一班人(南光兄、李永炎、彭经察、李友梅、李翰宗、蔡建雄、李国胜等,或加上一位谢通老师),一两个月总来一场“雅集”,一齐谈书论画,天南地北或现场挥毫,一片欢乐。
南光兄走了,但他却留下高贵的情义和深厚友谊。
事实上,南光兄的“雅友”除了我们这班河婆友人,也包括福建人(徐元福)、福州人(陈乃豪),他们都受到南光兄豪爽豁达、为朋友、为文化艺术两肋插刀的精神的感染。这批“雅友”在南光兄生病至去世期间的整个过程,以至协助出版“大汉堂画苑主人温南光的作品和事迹”上,深厚情宜都表现无余。大家共同关心他、呵护他:有的送自家菜,有的送适合南光兄食用的糕点,有的协助寻找中草药(什么爬树龙,望江南……),有的送适用的物品,有的送水果,有的帮安排他住院、吊水,有的多方关怀,要分担医药费……,实在令人感动。
当我们决定出版一本包括纪念文章和南光兄的书画的《大汉堂画苑主人温南光的事迹与作品》之后,先是南光兄的学生林青青收集了一部分南光兄的画,美里华总苏美光会长及南光兄的学生黄锦蓉学生的要求协助下,把出版重任交给我这个华总文教主任去推动,并获得汶莱的出版界殷商林国雄先生的 D-BEST 公司的完全赞助后,解决了首要问题。接下来是找到南光兄的老友,德高望重的国际时报总编辑李福安兄,答应为这本集子担任主编,并在三两天就把提纲拟定出来。
我东摸西撞,按照提纲中的内容展开工作,寻找资料,物色执笔人,也得到大家的积极支持:林青青收集的画拿到苏州摄影社贝勇帆处义务拍成照片、分别在南光友人处、河婆同乡会会所收集的那些字画,就由陈乃豪摄影家在蔡建雄带领下,四处去拍摄……李友梅、彭经察、徐元福、本固鲁朱祥南、温南振、蔡建雄、远在加拿大的卓清来、吉隆坡的金财等都写了纪念文章,连金龙叔公太也题了悼念词……
南光兄的家人以及他的几位学生,包括黄锦蓉、林青青、梁玉仙、刘素明等都写下感言,悼念南光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南光兄生前人际关系好和有情义的结果。

●温南光描述温素华义卖“擂茶”的漫画。

让《大汉堂画苑主人温南光的事迹与作品》,以文字、书画,永远记载我们对温南光兄长、对一代国内外知名水墨画艺术家的永恒悼念!并将其光荣辉煌艺术人生的美丽篇章流传。我们能够为一名难得的画家记载和出版他的事迹,是我们的职责和荣耀。
但愿:
春蚕到死丝不断,
留赠他人御风寒;
锋儿酿酒百花蜜,
只愿香甜满人间!
(18-7-2008)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