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柱摧 温骊踪渺 痛失良师

殒落的画坛巨星温南光

—李友梅—2008年8月3日刊登

●温南光自画相。

●温南光笔下的田绍熙。


 

 

 

 

 

 

第544a期

 

赴台拜梁又铭、
梁中铭为师

南光醉心画艺,常以发扬中国书画艺术为己任,又受到河青团举办画展成功的鼓舞,遂於1983年远涉重洋,持着推荐信到台湾拜访著名画坛大师梁又铭教授与梁中铭教授。据南光事后披露,当时两位教授由于年事已高,白天在大学授课,课余又担任一些书画学会顾问工作,精力匮乏,早已无意授徒了,南光差点就此错失良机。尚幸教授在见面时随手翻阅了河青团替他出版的《南光中国画展》特刊,在里边看到介绍南光的漫画作品,马上改变态度,大加赏识,破例收了他为“入室弟子”,原来这是因为两位教授也是爱好画漫画;所谓英雄惜英雄,当然对南光另眼相看了!
南光以聪颖的绘画天资,经教授倾囊以授,点破许多绘画技巧,有如画龙点睛般,被他吸收消化后,脱胎换骨,功力大增,画风也随即大变,技巧日趋完美,表现手法逐渐成熟,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画作多以灵猿、水牛、骏马入画,成就已不可同日而言。

门生遍及各国、辛勤传承艺术
南光浸淫书画艺术数十载,在书法、中国画、诗词方面的造诣深厚,创作灵感泉涌、新作纷陈,画展频繁,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本地刚萌芽的艺术活动。他常感叹本地是文化沙漠、化外之地,期待绿洲出现虽是奢侈之想。但他不惧艰辛、不辞劳苦、默默耕耘,努力灌溉沙漠,一面又发动有志之士,加入阵容,共同作战,希望有那么一天,沙漠变成绿洲,使本地成为一个有文化素养的书香城市。
为了实现他的梦想,南光非常重视薪传工作,设帐收徒,传授中国画艺,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终于调教出一批多国藉,非常出色的学生,例如汶莱的孙缘(擅长牡丹)、苏格兰籍伊安福联(擅长长臂猿)、马来籍西蒂(擅长花卉)、吴亿惠(擅长山水)、梁玉仙(擅长山水松)、黄锦蓉(擅长风竹)、刘士菁(擅长修竹)、西印度岛民艾文·拉德(擅长长臂猿)、陆韵姗(擅长公鸡、竹)及刘素明等,并举行过数次师生作品展,皆获得好评。最后一次的南光师生作品展,是于2008年5月15日假电子图书馆举行。
进入2008年初,南光病发,身体已逐渐虚弱,师生展的筹备工作皆由梁玉仙、黄锦蓉、刘素明、刘士菁等人负责策划。可惜的是,南光并未盼到这个日子就撒手人寰,无法亲自出席分享学生们的喜悦,但是他的学生绘画水准已可登大雅之堂,他应该没有遗憾了吧!

●温南光的画作——奔马

●温南光的画作——猿猴。


河青团成功主办南光画展
美里河婆同乡会青年团于1980年4月20日成立(当时称为第四省河婆同乡会青年团),南光以其名气,自然很早就被吸收成为团员。第一任团长李国胜爱惜南光的才艺,特地发动青年团於1982年10月16至17日假美里中华商会大厅举办“温南光中国画展”,筹委会主席为彭经察,并恭请同乡会主席张纬请主持剪彩开幕。同乡会理事、青年团执委踊跃出席,济济一堂,画展办得非常成功!为配合此次的画展,青年团除了当天在报章上刊登全版画展特刊宣传外,也不惜工本替南光出版了一本《温南光中国画展》纪念特刊,推举我担任特刊主任。这本特刊虽然只有薄薄的62面,且由于当年印刷技术设备所限,质量称不上精美,但是它却是南光书画生涯中的第一本画册;也是河婆同乡会第一次出版的特刊,青年团拔了个头筹!意义自然非同小可!

画册、漫画、
故事画册
琳琅满目

作为一位全能的艺术家,南光一生人都不断地创作,著作甚丰。他的作品可分成:时事漫画册(2003年出版),连环画(1997年出版),小说插图、生肖漫画(1997年出版),婆罗洲民间故事(英语版、1994年,国语版1996年出版)及各种个展联展的画册或小册子。他与许多艺术家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从不做哗众取宠、沽名钓誉的动作,而是实实在在地以行动表现,为他的一生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
其实,南光曾透露过:继他与彭经察合作绘编的《婆罗洲野生动物故事》(马来语)《婆罗洲民间故事》(英语),还有我与他合编的《漫画美里》、《伊班民间故事》《漫画人物志》以及他亲自选编的《时事漫画精粹》后,计划绘画新版《西游记》《水浒传》中的英雄人物,甚至是《河婆民间故事》,但这一切计划,都随着他的突然逝世,成了绝响!

素有走向国际
的心愿与抱负

我曾经向南光坦言我的看法,即以他的可遇不可求的绘画天才,应该出世在艺术之都例如巴黎、纽约、香港或东京之类的大都市,那么他艺术生命肯定可以大放异彩,创造一番奇迹;可惜他降生在这几乎是化外之地,无异是扼杀了他的创作天才,因此鼓励他在条件许可下不妨到外头世界看看。其实他何尝没有此种心愿与远大抱负?只是南光是一位对家庭负责的人,家庭的担子使他分身乏术而已;他曾向我表示:家里妻小需要他照顾,一切心愿都只能暂搁一旁。而要等到儿女都成材独立后,没有了后顾之忧,才将逐步实现他的抱负。自从他的二位儿子即庆存、庆兆大学相继毕业并投入社会工作后,他第一步的计划就是到吉隆坡开画室、办画展,并且已经租下吉隆坡苏丹街附近大厦一个单位开始了他的初步工作。
甚至已物色到马中城的商铺准备开设画苑授徒;以吉隆坡为点,再往艺术大都会寻找发展机会。他曾发出豪言,他打算到美加一带发展。他的漫画作品常寄给好友古境华在纽约《星岛日报》上发表。
他眉飞色舞地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能移师纽约市发展:“对不起啦!兄弟们,拜拜!叔公要云游四海去了!”他的这句豪言,未来得及实现,却变成了谶语。

●在加拿大举办画展。


故人已骑黄鹤去
艺术无限,然生命却有尽头。2006年当南光开始往返美里吉隆坡时偶尔有听他提起觉得身体不适,他以为只是旅途奔波,中暑感冒小恙,不以为意。也不知何时,才惊觉直肠发生问题,就赴古晋接受检查。经过6次化疗后,发觉他气色还是很好,头发不掉,中气十足,遵医烟酒再也不沾,以为厄运已过,深深替他高兴。谁知不久又传出他觉得不妥,医生嘱他去吉隆坡进一步化疗,方知他已是病入膏肓,医生尽力替他做最好护理外,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看着他最先健步如飞,一有空就找朋友兄弟茶叙,不久气虚体弱,出来次数逐渐减少,最后四肢乏力,躺在床上,有时去探望他,只见到眼皮都无法张开,昏昏沌沌,才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英雄最怕病来磨。不过,南光在与顽疾对抗期间,潇洒自如,从不怨天尤人,一付听天由命的样子,毅志力坚强,是令人佩服的!
治病期间,当我们相聚唱卡拉OK时,他总是喜欢选唱“母亲你在何方!”这首忧伤的老歌,南光怀念母亲的心情表露无遗。这也难怪,当他母亲突然中风逝世,撇下他的时候,他只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子欲养而亲不在,树欲静而风不息!失去母爱,是他一生之中最感悲痛的憾事。
南光已经走远了,但是我们坚信,他像是一具弓,他的子女、学生好比是有生命的箭,借它而送向前方!他的学生,将会接过使命,继续把中国画艺术发扬光大!


(稿于17.07.2008)

●在加拿大举办画展。
●参与“大汉堂”雅集的部分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