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期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简介

2008年7月20日登

 

 

 

 

 

 

●《华文译名手册》封面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Chinese Language Standardization Council Of Malaysia)成立于2004年2月12日,隶属于马来西亚新闻部,马来语译名为Majlis Pembakuan Bahasa Cina Malaysia,第一任主席为新闻部副部长拿督林祥才。理事会的前身是马来西亚华语规范工委会,它于1997年1月12日召开第一次会议,秘书处设在董教总。2003年11月9日解散,交由国家新闻部接管。华语规范工委会原本附属于“董教总”。“董教总”为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总会与马来西亚华校教师总会的联合机构。由于是民办团体,华语规范工委会在推行规范工作方面有一定的阻力。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成立后,成为官方机构下的一个组织,减少了在进行华语规范工作上的阻力。此外,它附属于国家新闻部,对大众传媒的用词用语方面将会有一定的制约。2006年2月,华语规范理事会由教育部接管,第二任主席为教育部前副部长拿督韩春锦。拿督韩春锦的就任时改变了理事会的机制,设立了常务委员会,以利理事会的日常运作。目前常务委员会主席为该会副主席吴恒灿。随着新内阁的诞生,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于2008年3月29日接任理事会第三任主席。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的目标是逐步推行马来西亚华族语言文字规范化工作,鼓励华人社会与传媒使用规范的华语(普通话),包括译名、语音、语法、词语与文字,并使华语能与世界汉语接轨。理事会内设6个小组∶译名组、信息组、语音组、语法组、文字与词语组、出版组。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在成立后,已开始努力工作,以便能不负众望履行任务把华语规范的工作做好。译名组在进行统一译名工作时,广泛收集专家、学者和民间的意见,以接纳最广为接受的译名。理事会成立迄今已推动多项活动∶颁布《内阁华文译名》,并定期修订最新内阁名单颁布《吉隆坡建筑物华文译名》颁布《各州与首府、布城华文译名》,其中包括亚庇(原为哥打京那鲁)、砂拉越(砂劳越)、登嘉楼(丁加奴)。颁布马来西亚货币单位之统一译名∶令吉(原为零吉)与仙。颁布《国家元首、各州统治者、州长、州务大臣、首席部长之华文译名》、出版《华文译名手册1》。2007年5月,派代表团拜访中国国家语委与全国科技术语名词审定委员会。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未来计划进行的工作包括∶吉隆坡路华文译名、马来西亚食品、水果译名、举办国内与国际华语规范讲座、推行一系列的强化华语运动、引进“普通话水平测试”、加强与中国有关单位保持联系,并进一步进行友好与学习访问、出版《华文译名手册2》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词语译名规范工作营成功举行

●华语规范理事会副会长兼词语规范工作营工委会主席吴恒灿(左二)赠送词典予主持工作营开幕礼的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博士(右二)、左为理事会副主席杨欣儒,右为华语规范理事会创办人拿督李成材。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于2008年7月2日假吉隆坡联邦酒店举办了“2008年词语译名规范工作营”。参加工作营的除了该会理事之外,还包括了教育部代表、教育界专家学者、媒体工作者、出版社工作者等约计60人。工作营由教育部副部长兼理事会主席魏家祥博士主持开幕。
工作营为期一天,由早上九时至下午五时。简单的开幕礼后,由理事会副主席杨欣儒讲解译名要领。然后是历时两个钟头的分组讨论。下午则举行讨论结果汇报,并作总结。讨论的结论将提交7月17日召开的理事会会议裁决。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博士在开幕礼上强调,语言规范非常重要,毫无根据、错误荒唐的语言误用,必须坚决纠正,以维护语言规范与纯洁。他披露,马来西亚华语正在走向正规化、标准化,并与国际标准接轨,因此华语规范非常重要。魏家祥指出,随着生活的变化,语言在使用传承中也会发生变化,语言标准也会适当改变;若要有效沟通,语言必须遵循约定俗成原则,否则就会引起歧义或误解。但他强调,语言的错误使用必须纠正,以维护语言的规范与纯洁。
华语规范理事会副主席兼译名小组主任吴恒灿在工作营开幕礼上致欢迎辞(演辞另录)。
“2008年词语译名规范工作营”经过一天的辛劳工作,讨论了我国水果、乾果、本地非华裔食品、2008年新内阁名单、吉隆坡主要道路、公共建筑物、政府机构及本地物品的华语译名。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博士在主持“词语译名规范工作营”开幕礼后表示,随着全球掀起华语学习热潮,中文已显得越来越重要。故大马华语规范理事会联合中国方面推行华语水平测试,协助鉴定大马国内人民的华语水平。他说,尤其是媒体工作者、电台主持人更可通过这项测试,获得华语水平认证。教育部官员将连同华语规范理事会的委员们在今年下半年为这事项到中国进行考察及交流。

 

●出席词语规范工作营的各界人士。

●华语规范理事会理事兼《国际时报》总编辑李福安(左)和华语规范理事会主席魏家祥博士(中)及词语规范工作营工委会主席吴恒灿(右)合影。

●前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兼马华公会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左二)将《华文译名手册》移交给李福安(右二)。左为华语规范理事会第一任会长拿督林祥才,右为马来西亚全国华总会长丹斯里林玉堂。

2008年词语译名规范工作营
工委会主席吴恒灿先生欢迎词

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里,民族之间的语文交流,是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的祖先,在五百年前即1403年由马六甲一名华人以华文所编写的马来语词汇录,就点燃了我国翻译的圣火。我称之为圣火,因为翻译太重要了。没有了翻译,民族之间的交流就不能开展,民族之间的误会与差异就扩大,所以,我说,翻译是文化交流的桥梁。
今天的工作营是我国翻译史上的头一次。集合这么多的专才、教育工作者、媒体工作者与翻译工作者,大家针对我国的水果、食品、主要路名、内阁名单,建筑物、政府机构等译名,分组讨沦,以便统一,提呈给规范理事会,这肯定在译名史上会记上你们的贡献。
统一译名五大原则
在讨论统一译名的过程中,一定要有译名的原则,四年前我们定下了五大原则:⑴,以马来文之原义为准,且须考虑统一译名之一贯性。⑵,以本地国情为考量,参阅国际译名之译法,并据本地政府部门架构为根据。⑶,尽量精简,兼顾含义。⑷,避免使用生僻字和自造字。⑸,译名以通称、易懂、意译、文雅为准则。
今天,出席的各位,请允许我要求你们也可以讨论这五大原则的增删,需要增加请提出来,可以删改的就删改,让我们整理出更完善的译名原则,这是工作营的任务之一。
曾经面对激烈辩论
在过去四年统一译名的过程中,我们曾在统一“丁加奴”改为“登嘉楼”、“哥打京那巴鲁”改为“亚庇”时,遭遇到前所未有激烈的辩论,赞成者与反对者都有,还动用到华团与民间团体盖章上诉,各阶层人士的剧烈讨论。经我会的决定后,现在已雨过天晴,大家都采纳并慢漫习惯了,可见要决定改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一旦决定就要统一执行,不能心软,要不然,我们要为华语译名的不统一与紊乱负上历史的罪名。所以我们将建议上的水果、食品、路名、建筑物等提呈给大家来讨论,你们的决定若被理事会接纳,请你们与我们站在一起,去面对社会上的各种评论与指责,因为,统一过程的道路本来就不是好走的。这是工作营的第二任务。
我随便举一个例子,“jambuair”这种水果,我国都叫“水蓊”,可是中国与台湾都把它称为“莲雾”,莲花的“莲”、烟雾的“雾”,我们若不改为“莲雾”,那我们将会与中国和台湾不统一,若我们坚持用“水蓊”,则我国的人民不知道“莲雾”是什么水果。所以,我们采取了又统一又不放弃本地统称的手法,即称“jambuair”为“莲雾”,然后括号在后本地称为“水蓊”,等到下一辈的新生代习惯了“莲雾”,才将“水蓊”这名称自动取消。正如“汉城”改名为“首尔”的初期一样,将“汉城”括弧在后,现在慢慢也将“汉城”自动取消一样的手法。
不必急于强行统一
另一个例子,有人建议,采取译名的优雅性,把“duku”改称“杜古”(杜甫的“杜“,古代的“古”)改为“如故果”,就是一见如故的“如故”,像这样的译名工作,华语规范理事会就负上这个使命,大家在工作营上不妨胆子大一点,思考细一点,眼光远一点,和视野高一点,把工作营所交代的任务神圣的完成。
教育部最近公布的“cluster school”各报译名大显身手,有的译为“卓越学校”,有的说“群英学校”、“精英学校”,我们认为是“群集学校”,大家不妨讨论一下,找出最贴切的字眼。如果有些译名今天不能讨论出一个结果,我们也不急於强行统一,可能的话,再办一个工作营讨论或交由社会讨论再决定也不迟。
华语规范理事会的成员全部都是义务与献身的,正如大家遥远的到来,抽空的出席,副部长的开幕都是为推动华语的健全发展而来的。所有人的精神是可嘉的,这是推动我国华教与华语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希望今天的工作营能带来点燃的圣火,像奥林匹克传递的火炬一样,为促进我国民族的文化交流与民族团结献上力量。
 

新的译名必须规范化杨欣儒

●李福安(右五)移交《华文译名手册》予时任砂拉越华总会长的周启明博士(右五),其余在场者为华总理事。

我们每天都可以在华文报章上看到各国和我国各族的姓名、地方和事物的译名。这些非源自华语的外来词的译名,主要有以下几种:
1音译:例如彭亨、吉兰丹;2意译:例如单轨火车(monorail);3半音译半意译:例如冰激淋(ice cream);4借形:一种是采用西文字母,例如DVD、ISO;另一种是借用日文,例如道具、取缔、日本人的名字。
在我国,各族的人名、地名、路名等已经沿用了许久。这些译名如果分析起来,并不准确,也没有规律可循。以下为我国译名的几种方式:
1通名音译。通名如路(Jalan)和巷(Lorong)音译成“惹兰”和“罗弄”,例如Jalan Perak和Lorong Perak就给译成“惹兰霹雳”和“罗弄霹雳”,殊不知我们华语本来就有“路”和“巷”。有一些更是叠床架屋,音译意译都出现,变成了“惹兰霹雳路”。还有一种直接从方言般过来的音译通名,例如Perak Road和Perak Lane就给音译成“霹雳律”和“霹雳冷”。这种音译绝不可取。以后我们要做到的是通名尽量都要保留汉字。其他通名如Persiaran、Cangkat、Medan、Tingkat等,是否有华文的相对应词语,或是要音译,则要由对本地路名非常了解以及马来文学者提出宝贵的意见了。
2通名音译意译皆有。Gunung Tahan译成大汉山,通名意译,Gunung Rapat的华文译名是昆仑喇叭,通名音译。其他如sungai的通名,就有意译的“河”和音译的“双溪”两种,例如柔佛的兴楼河(Sungai Endau)和吉打的双溪大年市(Sungai Petani)。
3专名根据方言念法音译。这种例子俯拾即是,几乎所有本地的地名和路名都是根据方音转译成汉字的。地名如Bidor和Gua Musang的华语音译应该是“碧都”和“瓜木桑”,不过本地人却根据方音译为“美罗”和“话望生”。笔者认为那些已经约定俗成,沿用很久的地名路名,我们不宜修订,应该继续保留,以免造成混乱和不便。不过以后新出现的地名路名,我们必须根据华文的念法音译专名。用方言音译,有时译得很失败。
独立不久,我国的第一任首相,北马人根据闽南方言把他译成“东姑鸭都拉曼”,因为闽南话的“鸭”念为“阿”。这的确是非常不雅的译名。所以译名还要兼顾信达雅的原则。
用方音来翻译外来词,中国自开放以来曾出现一些,主要是从香港进入的外国企业,译音根据的是粤语的发音,例如必胜客(Piza Hut)、万客隆(Macro)、屈臣氏(Watsons)。这些外来词的译名,和华语的念法有着天渊之别。所以这种以方音来进行译音的方法我们不应该鼓励。
对于外国人名的译音,我们不妨参考中国。中国对英美人名的译音,主要是根据新华通讯社的《英语姓名译名手册》(商务印书馆)。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CCN主持人Jack Cafferty,本地华文报就有两种译名:卡弗蒂和卡佛提。根据新华社的译名,我们应该将之译成卡弗蒂。希望我国的华文报章能根据新华社的译名手册,一致采用统一的译名。

●李福安(右二)移交《华文译名手册》予时任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会长的许赞礼医生(左三),其他在场者为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理事。

对于外国地名,我们也没有一套遵循的原则。例如New Zealand译成“纽”西兰(全音译),印度首都New Delhi却给译成“新”德里(半意译半音译)。中国的译名就有原则,“New”一律采用意译,译为“新”。中国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我们将来为新出现的人名、地名、路名等,可以参照中国科学技术名词术语审定委员会所规定的几个原则,它包括:科学性原则、单义性原则、简明性原则、习惯性原则、中文特性原则和国际性原则。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举办规范词语译名工作营,希望与会专家学者能根据学术方法,积极参与,为我国的译名做出贡献。

 

华语规范理事会出版工作大纲

华语规范理事会自成立以来,各组已分别展开工作,且在译名方面取得一定的成果。为达致普及目的,兹列出工作大纲建议,俾共同努力,朝向大目标前进:

马来西亚地理中文译名
— 州、市、县、 镇名称
— 海洋、河流、 湖泊名称
— 山脉、山名称
— 主要公路名称
— 其他(附录)

建筑物中文译名
— 各地主要建筑 物
— 各地主要桥梁
— 各地大专院校
— 其他

国家首长、政府行政结构和政党中文译名
— 马来西亚元首 、苏丹、州长 统一译名
— 内阁结构
— 内阁成员名表
— 政府部门:中 央、州、县、 地方政府等
— 官员职衔名称
— 各政党和领导 名称
— 其他(附录)

日常事物中文译名
— 本地水果
— 本地海产
— 本地蔬菜
— 本地动、植物
— 本地饮料、食物
— 其他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成员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成员,涵盖了新闻部、内安部出版管制组、教育部属下的课程局、考试局及课本局和高教部代表等官方机构;民间组织则有华总、董教总、翻译协会、广播界、出版界及东西马各华文报章的代表。
现任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委员名单如下∶
主席:魏家祥(教育部副部长);副主席:(马来西亚华人社团总会代表);副主席:杨欣儒(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与华校董事联合总会代表);副主席:吴恒灿(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代表);秘书:劳树毓(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代表);财政:黄文炯(教育部副部长特别官员);委员:张瑞慈(教育部副部长特别官员)、何慧贞(教育部课程发展司)、李彩凤(教育部考试司)、拿督李成材上议员(马华公会教育局)、潘秀成(旅游部)、庄晓龄(马来亚大学语言暨语言学学院)、唐威杰(国民大学社会科学与人文语言学习学院)、郭莲花(博特拉大学现代语文暨传播学院)、陈蝶(国安部出版与可兰经组)、李福安(《国际时报》)、戴秀琴(《星洲日报》)、刘务求(《南洋商报》)、林明标(《中国报》)、潘友来(《东方日报》)、廖良辉(《光华日报》)、叶宁(《光明日报》)、罗华炎(私人界)、徐淑芳(私人界)、池光荣(私人界)、王治强(私人界)、谭国庆(私人界)、沙巴华文报章代表、各大专院校中文系代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