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隆门华工起义一百五十周年


李南林


2007年3月11日刊登

第540期


今天是丁亥年正月廿二日,再过两天,就是正月廿四日。这个日子,对许多人来说,也许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我却很留意这个日子。 就是在一百五十年前的正月廿四日这一天,砂拉越历史上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石隆门华工起义。

有关石隆门华工起义的事迹,刘伯奎和杨谦俊有专书介绍,而丘立基(吴岸)、杨谦俊、郑八和、林柏森、刘芙、蔡增聪、李振源等人都有文章提及。去年(2006年10月29日星期日),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和古晋读书会更在古晋中华第一中学讲堂主办“石隆门华工事件研讨会”


石隆门华工起义,发生在清咸丰七年(丁巳年,生肖属蛇)正月廿四日(阳厉1857年2月18日星期一),当天正值夏历二十四节气中的雨水,是当年春分之后的两个星期。在殖民地统治者——詹姆士·布洛克王朝的残酷镇压下,这场起义终归失败,詹姆士·布洛克皇朝的部下把当年一个数千人口、繁华的“金山顶”夷为平地,惨状被形容为哀鸿遍野、血流成河,在砂拉越历史上留下血泪的篇章。

当年华工起义经过

以下是吴岸著《1857年砂拉越石隆门华工起义及其时代背景》一文的节录:

1857年1月,政府以石隆门华人走私鸦片,惩罚150英镑,引起华人社群的强烈不满。其时南洋各地反英反荷的运动正趋高涨,大大激励了石隆门华人社群的抗英情绪。

2月18日是华人农历新年。大约600名华人矿工,在“义兴公司”的主持下,在石隆门天师龙宫前的旗秆下集合,一致推举客籍人士王甲(亦称王三伯)为领袖,揭干起义。

起义队伍带着武器,浩浩荡荡步行到短廊,然后分乘小船沿河而下,在深夜时分抵达古晋市镇。他们分成两队,一队攻击詹姆士的皇宫,一队攻击政府机关与炮台 。

詹姆士在睡梦中被其英籍的佣人唤醒,听到外面一片叫喊声,知道形势不妙,乃带着剑与短抢自屋后逃出,跳入河中,掩藏在船舷下,然后游过小河,逃到马来官员拿督班达的家中避难。

这时起义部队正集中包围另一英国籍官员尼古莱特士(Nicholetts)的住所,并放火焚烧库鲁尚警察总监等其他英国籍官员的住宅。在围攻中,尼古莱特士被杀。起义军误以为死者就是詹姆士·布洛克。其他被杀的还有两个英国人和四个英国孩子。

华工既相信詹姆士·布洛克已经被杀死,斗争目标已经基本上达到,便在第二天由首领王甲在古晋的法庭召见古晋主教,慕娘公司经理汉姆士(L.V.Helms)和英籍商人鲁泊尔(Rupell),以及马来领袖拿督班达等,向他们说明这次起义的原因。王甲同时谕令汉姆士与鲁泊尔负责治理古晋市内的英国人区;拿督班达负责治理马来人区,最高的政权机构为华人的公司。

王甲也同时致函给色各朗的端慕达查尔斯,表示不干涉他个人及他所管辖的地区。以王甲为首领的石隆门华人公司政权,在统治古晋两天之后,便在第三天率领起义军启程返回石隆门。他们万万没有估计到,潜逃到拿督班达家里的詹姆士,已经秘密召集了他的官员,策谋反攻的
部署。

2月22日下午,当王甲率队伍乘船沿河归返上游时,他们遇到一队由阿邦巴达(AbangPata)和拿督班达穆哈默拉那(Datuk Bandar Mohamat Lana)的部队的追击。虽然成功将他们击退,并重回古晋,但是形势意外和突然的变化,已经使王甲的起义军乱了阵脚,处于极为不利的状态。

詹姆士这时已经赶到砂拉越河下游寻求救兵。在龙芽的端慕达哈查尔斯已经获悉政变的消息,率队赶来援助。

就在这个时刻,一艘砂拉越轮船公司的轮船“詹姆士·布洛克爵士号”又恰好回来。詹姆士于是迅速在轮船上设立了反攻的指挥部,指挥反攻行动。

詹姆士和查尔斯采取了挑拨民族仇恨的策略,召集大量的××人与××人加入的队伍,以对付华人。在经过精心的部署之后,便由詹姆士亲自率领,分几队联合追击华人起义军。

王甲的部队寡不敌众,从古晋退出,沿砂拉越河而上,且战且退,在政府军的残杀下,沿途牺牲者超过下人。传说在左手港一带地方,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华工生还者,一部分退到边界,得在当地比达友人的协助,越过边界进入荷属婆罗洲。另一部分带领家眷妇孺老小,避难在石隆门一个山洞中(今日石隆门市镇附近的鬼洞),但不幸被追击者所发现,在洞口处放火焚烧,致使所有避难者被烟火窒息而死,洞内估计共数百人。


反殖火炬永扑不灭

一百五十年前华工反抗英国殖民地主义者的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却给砂拉越人民留下光辉的反殖先例。是历史的必然,还是巧合,今年是“石隆门华工事件”一百五十周年,也是马来亚独立五十周年。换句话说,在1957年,英国殖民地主义者把政权缴还给马来亚人民。在砂拉越,1957年也使人民反殖争取自治独立关键性的一年。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是第一个成立的反殖政党。在邓伦奇、蔡存堆、沈庆辉和黄纪邻合著的《回望人联三十年》一书“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成立的历史背景”章节中,有这么一段叙述:

一九五七年古晋华商职员联合会修改章程,易名为古晋职工联合会。这些工会虽然在明文列定的宗旨是为工友谋福利,但是,无可否认的,他们最终的目标是领导工人争取祖国的独立。在这两工团的影响和带领下,古晋和诗巫的各业工团纷纷成立,原来的工会也由过去的纯粹争取会员福利的组织,一跃而成为争取祖国独立的急先锋。……受到人民热烈的反应,不少知识份子,包括受中文教育和英文教育者、商人、工运领袖都纷纷来参加,这显示出砂拉越人民已经对政治开始发生兴趣。

四张像片印象深刻

在师友的影响下,数十年来,我一直进行有关这段历史资料的收集工作,也关注石隆门华工起义遗迹的变化,并收集和拍摄了许多照片。

其中有四张像片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第一张像片,来自博物院,是三名早期华籍金矿工人的样貌,其中一人抱着孩子。

第二张像片,来自一本英文数《THE ORCHID SEEKERS--A STORY DF ADVENTURE INBORNEO》图中一个留着长辫子的赤膊华
工在弯腰闪避一个穿丁字裤壮汉挥舞的长刀。

第三张照片,是陈绍唐在1947年拍摄的“石隆门华工事件”遗迹“旗杆夹”照片,照片中的人是李营和李开质。

第四张照片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由我所拍摄的石隆门华工事件遗迹“天师龙宫”的残破样貌。


“石隆门华工事件”,是砂拉越历史上重大事件,仍然有许多历史真相有待还原,但愿有识者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