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期
 2006年11月26日刊登

砂拉越三马拉汉省
打马庚镇的多元文化客家社会

◆房汉佳

编者按:台湾苗栗县政府在2003年12月13日至14日,举办一项《客家、族群、多元文化学术研讨会》,本州教育界前辈房汉佳受邀参加,并发表了一篇题为《打马庚镇的多元文化客家社会》的论文。由于论文尚未在本州发表,值得一读,今特刊在“风下”副刊以飨读者。

续上期


七、打马庚镇之盛衰

●一九九○年的打马庚政府中学全体教师。前排右起第七位是校长,即现 任州内阁部长拿督迈可曼英。第六位是房汉佳。


打马庚镇的店屋,最初也像其他市镇的最早期店屋一样,错落地建在河边。1941年,日 本占领砂拉越前夕,打马庚才开始兴建一排三段22间的店屋。原来的计划是27间。日据 时期,因为建筑材料缺乏,时建时辍,到了战后,始告建成,这就是现在的打马庚镇。 到了1980年代,镇上道路铺上沥青,稍后才有水、电供应。

打马庚店屋的右端是打马庚巴士公司总站。巴士总站旁有一座吊桥,建於1982年,是连 接打马庚镇与马来甘榜的唯一桥梁。打马庚镇店屋后面马路的另一边,有一座民众会堂 ,是打马庚各族人民聚会和运动的场所。

从1920年代至1960年代,可以说是打马庚镇的兴盛时期。这时候,内陆土著民族都到镇 上来售卖树胶、胡椒、燕窝等土产,并购买日用品。华人商店经营洋杂,收购土产,颇 也有利可图。1950年代至1960年代,由於土产价格腾涨,地方上经济繁荣,打马庚镇的 客家社会也显得一片兴旺,这个时期可以说是打马庚的全盛时代。

但是,步入1970年代以后,打马庚镇便开始衰落,商业凋蔽,终至一蹶不振。揆其根由 ,主要有以下几点:
(1) 种族思想抬头:1960年代后期,各族领袖纷纷组织政党,争取民族政治权力和经济 利益,这对乡区华人商业影响颇大,打马庚镇即是一例。
(2) 乡村合作社兴起:1970年代,打马庚地方的马来甘榜和比达友人村庄纷纷成立合作 社。乡村合作社也销售日用品,收购土产,运销外地,直接取代了打马庚镇的商业活动 。
(3) 农业经济衰退:1970年代,土产落价,民生困苦,直接打击了以土产为主的商场交 易。
(4)乡区地方动乱:1960 年代後期至1970年代初期,反殖民地运动导致政治动乱,华 族深受政府颁布紧急法令影响,居住受限制。打马庚镇外原有许多客家农民,这时都迁 往他处谋生,华族社会顿形凋零。
(5)西连打马庚公路建成:1960 年代,西连通往打马庚的公路建成,从此由打马庚前 往西连可以乘坐汽车,15至20分钟即可抵达。西连镇是公署及其他政府机关所在地,拥 有一百多间商店,两间电影院,一家银行,以及各种市场,市况兴旺,商品繁多,琳琅 满目。乡区人民可以在西连处理各种事务,购买各类日用必需品,观看电影,欣赏百物 杂陈的市场与熙来攘往的人群。这些条件,都是打马庚镇所无法提供的。所以,内陆居 民经过打马庚镇也就望望然而去了。

但是,这并不是说打马庚镇从此就完全没有希望。例如离打马庚17英哩的边陲小镇打必 禄,它以前的情形并不比打马庚好,然而,自从政府在镇旁开辟工业区,招徕投资家在 这里投资设厂以后,工厂宿舍拔地而起,钢骨水泥的新式商店也兴建起来,商贾云集, 市况一片繁荣,和十年前的情形,真有天壤之别。

打马庚镇已有一定的发展基础,附近人口也很多,如果政府在这里推行农业和工业发展 计划,打马庚镇很快就可以恢复以往的蓬勃朝气和盎然生机。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梁纯菁教授(右二)在学术研讨会上讲述“客家文化 与创业精神”。


八、打马庚地方的民族关系

打马庚是一个多元民族聚居的地方。前文已经提到,华族与马来族住在加央河两岸,隔 河相望,比达友族也紧邻打马庚镇而居。长久以来,三族人民互相往返,关系切切,和 谐相处,守望相助。每逢三个民族的佳节,彼此互相馈赠礼物和登门拜访。异族通婚的 情形在打马庚是非常普遍的。2003年10月12日,我到打马庚作田野调查时,访问甲必丹 官祥禄之孙官有华先生,询问他有关於打马庚客家社会与其他族群通婚的情形。官有华 先生说,几乎所有华人的家庭都有异族亲戚。华人领袖本固鲁就有两位女儿和一位侄女 嫁给马来人。他的第二儿子娶比达友族女子。他的弟弟则娶内陆民族( Orang Ulu)女 子,华人娶马来女子的不多,这是因为宗教文化的阻隔。华人娶比达友女子的就很多了 。官有华先生的母亲就是比达友人。

1960年代,当政局动荡不安时期,有一次,传闻有匪徒要攻击和抢劫打马庚镇,镇上的 人都很紧张。当地比达友人得到消息後,派了数十位青年到来,荷枪实弹,协助防守, 使匪徒不敢侵犯。

打马庚三族人民在日常生活中关系也很亲切。天晴时候,每天傍晚,华人、马来人和比 达友人,男女老少都到宽阔的加央河水,洗澡和浣洗衣物。这时,河面非常热闹,谈话 声、呼叫声和笑声飘荡在青山绿水间。这个情景,最能显示三个民族的和谐关系,这也 是其他地方所少见的。

●新加坡大埔同乡会文教主任何炳彪先生在一个客家社区里学习做擂茶。


九、打马庚镇客家人的多元文化

简单地说,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打马庚镇客家人的生活方式中,都有多元民族文化的 色彩,因为每个家庭都有其他民族成员。官有华先生告诉我说,他的母亲除了烹煮客家 菜肴给孩子们吃之外,她也为自己准备比达友菜,一种很少用油和盐的比达友族传统菜 肴。

异族通婚的家庭,往往通用两种民族语言。打马庚的客家社长异族通婚非常普遍,所以 当地的客家人都能操两种以上的民族语言。语言是民族文化的媒介,所以,通晓某种语 言的人,自然也就受到该种语言所傅递的文化的影响。我访问的官有华先生是一个很好 的例子。他的父亲是客家人,他的母亲是比达友人,所以他精通这两种民族语言。此外 ,他也通晓英语和马来语,因为这是他的工作语言。其实官有华的令堂也通晓客家话, 我和她交谈时,也只能用客话。在大马庚,各个民族都采用其他民族的一些常用语,这 已是习以为常。

在1988年的一项访谈中,本固鲁锺登文告诉我,年长一代的比达友人都能讲流利的客家 话。在1960年代,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在打马庚举行会议时,比达友族的党员都用客家话 发言,这也是其他地方很少见到的现象。
打马庚客家人的饮食文化也受到其他民族的很大的影响。

竹筒饭和竹筒鸡饭都是道地的比达友族食品,客家人也喜欢吃,而且也学会烘烤这类食 品。一种蕨类野菜,是土著到田野采来煮吃的食物,客家人不但学会吃这种野菜,而且 还把它煮成美味菜肴,成为餐馆酒楼的上菜。炒榴连花,做成菜肴,煮榴连果肉,做成 糕点,都是客家人从土著民族学来的。

华人家庭里的马来族食物很多,煮咖哩,炒牛肉丝,都是华人喜欢的食物。马来人的糕 饼尤其著名,华人新年期间待客的糕点,有很多是马来食品。

马来人也学会制作华人的糕饼。今年的中秋节,他们不但和华人一同庆祝,而且还制作 中秋月饼。

比达友族也学会做华人的菜肴和糕点。古晋有一家著名饼厂,头手就是来自打马庚的比 达友人。他制作的月饼远近驰名。报馆记者因此而特地采访他,并刊出整版有关於他的 报导。比达友族喜欢吃华人的年糕,而且也学会制作这种华人传统糕点。

在衣著方面,打马庚的各个族群是互相影响的。客家妇女打纱龙(将筒状的纱笼套在身 上)和穿半老妹装(娘惹装)是很平常的事,这些都是马来人的服装。

比达友族的男女传统上都不著上衣,男子下身裹遮羞布,女子著“查慕”(Jamu)。后 来,他们从华人商店购买到制成的衣服,从此放弃传统,改穿衣服了。

年节文化在打马庚很受重视。三个民族都很隆重庆祝他们的节日。他们除了登门拜访, 还互相馈赠礼物。事实上,他们很多都是亲家关系,所以,年节送礼都郑重其事。

当然,民族文化的沟通,与教育有密切的关系,因为教育是文化的津梁。从1910年代至 1960年代,打马庚对外交通不方便,华文学校是当地儿童唯一求学的地方,三个民族的 儿童同在一起读书,这对三个族群在文化交流方面,有著很大的贡献。


十、客家文化对其他族群文化的影响

●打马庚政府中学学生从校园排队欢送他们的下午班主任。

十九世纪中叶,当客家人移居打马庚的时候,砂拉越的土著民族还处在刀耕火种的原始 社会中。相比之下,客家文化就显得先进多了,特别是生产技术方面。

客家人有很进步的农耕技术。比达友族与客家农民毗邻而居,最先学得客家人的农耕方 法,从而提升了他们的农业经济。我的比达友学生告诉我说,他们从客家人学得种植蔬 菜,豢养牲畜和家禽,以及饲养淡水鱼类。因为他们拥有辽阔的耕地,而且勤劳,所以 ,客家人的农业文明给他们带来新的农耕技术和富裕的农村生活。

此外,土著民族也从客家人学到基本的工艺技术与商业知识。今天,许多土著青年进入 城市,从事工商业,这种工艺技术与商业知识成为他们重要的谋生本领。

 

●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房汉佳退休。他在离开打马庚政府中学前, 同事和学生把他的车子装伴一新。

十一、打马庚三族人口的消长

打马庚华族、比达友族和马来族的人口,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有著令人十分惊异的消 长。

官有华先生说,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打马庚华人人口有300多,比达友族和马来族人 口都是200至300人。现在,打马庚的华人只有100个左右,因为农人多已移居别处,商人 因为商业萧条,也到西连等地另谋发展,年轻一代当了教师、公务员或私人机构雇员, 也离开打马庚,到外地去了。所以人口锐减。

根据比达友族领袖所提出的数字,目前打马庚比达友族的人口约为1,800个。人口增加的 主要原因,是由於他们多生育,同时生活在农村,很少移居到城市,而且外地男子和比 达友女子结婚后,也住在打马庚,所以人口日繁。

马来族的情形也相似。根据马来领袖的估计,目前他们的人口约有1,600人。马来家庭一 般子女都很多,而且多数的人都生活在甘榜,同时因为他们拥有土地,和打马庚马来女 子结婚的男子也在这里定居下来,所以人口增加很快。

现在,有很多打马庚比达友族青年和马来族青年担任政府公务员和私人机构雇员而到城 里工作,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两族人口的持续增长。
 

●打马庚政府中学的老师和学生列队至公路欢迎。公路旁还有当地居民的欢送队伍。

十二、结论

打马庚镇的客家社会,是砂拉越境内历史最悠久的客家社会之一。在100多年的历史中, 通过各族文化的交流与融汇,形成了一种很独特的打马庚客家人次文化(Subculture)。 这种次文化就是打马庚多元文化的反映。所以,它和世界其他地方客家人的次文化是回 然不同的。

在这种多元文化的交通与融汇中,客家社会吸取了不少其他民族文化而使本族文化内容 更为多姿多彩,这包括了衣、食、住、语言、风俗、习惯各方面。在异族通婚的家庭里 ,两族文化也融为一体了。当然,在文化交流与融汇中,客家文化也对其他民族社会作 出重大贡献。

今天打马庚的客家社会看来已经式微,但也并非没有振兴的希望,因为砂拉越全州各地 都在迅速发展,而打马庚镇正处在刚铺上沥青的联邦大道旁,交通发达。

这个多元民族社会的民族文化前景,倒是比较令人关注的。因为电流供应到达的地方, 卫星电视和电影光牒也随之而至。这种淳朴的小镇和农村居民都暴露在最先进的高科技 文化中,而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巨大冲击。在这种情形之下,山村文化的丕变,将是难 以避免的事。

参考资料
一、书籍
1. 高延(J.J.M.De Groot)著,袁冰凌译:“婆罗洲华人公司制度”,(中央研究院近 代史研究所,1996年)。
2. George Windsor Earl: The Eastern Seas. WM.H. Allen and Co. London. 1837.
3. Ju-Kang Tien Ph. D: The Chinese of Sarawak. Research and Resource Centre. SUPP, Kuching. 1997
4. John M. Chin: The Sarawak Chines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Kuala Lumpur, 1982.
5. Arthur F. Sharp: The Wings of the Morning. H.H. Greaves LTD. London. 1953
6. Eda Green: Borneo, The Land of River and Palm, Borneo Mission Association. Kensington, 1909.
7. Charles Brooke: Ten Years in Sarawak, London, 1866.
8. S.Baring-Gould & C.A. Bampfylde: A History of Sarawak under its Two White Rajahs 1839-1908. Henry Sotheran & Co. London, 1909.
9. Steven Runciman: The White Rajah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0.
10. Robert Payne: The White Rajahs of Sarawa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Kuala Lumpur, 1995.
11. Ludvig Verner Helms: Pioneering in The Far East, W.H. Allen & Co. London, 1882.
12. Harriette McDougall: Sketches of Our Life at Sarawak, Society for Promoting Christian Knowledge, London, 1882.
13. Graham Saunders: Bishops and Brook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Singapore, 1992.
14. Craig A. Lockard:Chinese Immigration and Society in Sarawak 1868-1917, Sarawak Chinese Cultural Association, Sibu, 2003.
15. 祝秀侠:“罗芳伯与吴元盛”(海外文库出版社:1960年)
16. 汤。哈里逊原编,黄俊贤译:“砂拉越民族丛谈”(婆罗洲文化出版局,1962年)。

二、刊物
1. The Sarawak Gazettes.
2. Sarawak Annual Report, 1947-1963.
3. The Sarawak Museum Journals.
4. 150 years of the Anglican Church in Borneo 1848-1998, Kuching, 1998.
5. ScGar 1899-1999, 100th Anniversary S.K. Garland, Kuching, 1999.
6.《南洋客属总会六十周年纪念特刊》(新加坡,1990年)
7.《槟榔屿客属公会四十周年纪念刊》(槟榔屿客属公会出版,1979年)。
8.《古晋惠东安公会成立卅一周年暨新会所落成纪念特刊》,2001年。
9.《亚洲文化》第12期1988年12月


   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