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期a

追记砂拉越华侨青年社
文:陈庆发

2006年10月15日刊登

宣传抗日,筹赈中国难民,掀起广大华侨的热潮。三四十年代,在南洋曾活跃着这样一个华侨社团……


砂拉越华侨青年社前身是古晋华侨青年话剧研究社,成立于1938年夏,社长是华南商会秘书长蔡木兴先生,主要成员有教育界的杨克尼、张梅影、张虹、卢金水、李玉珍、梁月仙等;学生界的陈庆发、赖昌杰、林宝珠、梁月娟、刘强等及店员、职员的丁秋明、林金泉、魏波零、蔡秋萍等。成立后,即组织文艺戏剧宣传队伍,从事演出宣传抗日。在砂拉越首府古晋大剧院,作了多场演出。为砂拉越华侨筹赈中国难民分会筹款。还利用晚上或假日分别沿着拉让河上游到石角、尧湾、乌梭、短廊和金矿区石隆门演出宣传抗日,获得各地广大华侨的热烈支持和接待。

为了团结教育各阶层华侨,青年社创办了义务夜校,免费接收工人、店员、货车司机和部分家庭妇女就读文化课、政治课,提高他们的文化思想政治水平,激发抗日热情。每年五四青年节,青年社组织主办华侨青年篮、排球赛,进一步推动各地筹赈中国难民的工作。在新加坡南洋华侨筹赈中国难民总会的号召下,社员刘强、廖平等多人积极报名参加西南机车司机运输队,直接支援抗日工作。

日军突袭珍珠港,发动南太平洋战争后。砂拉越各地连续遭到日军的空袭,1941年12月24日,日军在古晋登陆,占领了砂拉越,由于时局变化快,青年社的社员们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各自分散逃到胶园、农村一带,青年社活动停止,在沦陷期间,青年社主要成员陈庆发、林金泉多次被捕。

日军投降后,英澳军接管砂拉越,青年社开始恢复活动,并改名为砂拉越华侨青年社,社长林光彦,主要成员增加了何友益、张德正、吴桦、陈鼎洲、林文雄等,青年社恢复活动后,首先团结各属华侨会馆、教育界、妇女界以及码头工友会等机构,发起组织成立砂拉越中华公会,选出会长伍禅、委员林光彦等组成执委会,领导和服务华侨事务,其次创办半月刊《青年》,由吴桦任主编,陈庆发负责督印、发行工作。《青年》宣传坚持民主、团结、统一,反对独裁、分裂的言论,获得各界华侨的支持。文艺戏剧队利用节日、纪念日在大剧院举行了宣传演出,筹款开办义务夜校,并到各地区举行秧歌舞会,团结各阶层华侨进行爱国爱乡、反帝反蒋活动,各地爱国华侨青年受到鼓舞,纷纷要求成立青年队,从金矿区的青年到港口区三密华侨青年,先后成立了11个青年分社,社员共达2000多人。为此,华侨青年社定期组织到各分社巡回联欢活动,进一步掀起热潮。

当时,曾发主一件轰动华埠的事件——四名华侨因追打一个汉奸走狗致使其失足坠楼死亡而被英殖民当局判处死刑,华侨青年社为拯救4人而出面交涉,经过社长林光彦、委员何友益等努力奔走,争取法律界支持,进行上诉后,使4人获改判为4年刑期。广大华侨闻讯后,对华侨青年社更加信赖。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华侨青年社联合中华公报社、中华教师协会、中华妇女会和码头工友会致电中国中央人民政府表示热烈祝贺,并与中华公报社同时升挂五星红旗庆祝。10月10日晚上,举行了几千人参加的庆祝新中国成立大会,会后的秧歌舞会盛况空前。

1950年1月初,英国宣布承认新中国后,华侨青年社联合数十个侨团举行了盛大庆祝会和万人大游行,又在社址前的广场上组织了数千群众的庆祝秧歌晚会,整个会场立即变成了一片秧歌舞的海洋,掀起了广大华侨爱国爱乡的高潮。

中华公报是当年砂拉越呼吁和平、民主、统一,反对内战、反对分裂的舆论阵地,在团结各阶层的华侨方面起了一定的作用。1950年5月1日,中华公报因发表了“清算帝国主义侵华百年史”和八国联军侵占北京的图片,被英殖民当局取消出版发行执照而停刊。接着,英殖民当局两次搜查华侨青年社大楼,第二年初即宣布取缔,查封了华侨青年社。
 

▲早年矗立在浮罗岸街首的“华侨青年社”档案图片。

 从华侨青年社到接管中华公报社

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后,英澳军接管砂拉越,华侨青年话剧社恢复活动,并改名为砂拉越华侨青年社,社长林光彦先生,是侨通行总经理,新增骨干有潮属青年张德正、客属青年杨旭,是牙科医生,教师吴桦和一些中学生林文雄、陈鼎洲等,另有公司职员何友益等。我担任总务主任兼《青年》办月刊督印、发行,主编吴桦。社址设在浮罗岸路口一座三层大楼。为了方便工作,我一家迁至青年社二楼宿舍。

在国内外新形势下,青年社主要任务是团结广大华侨,宣传爱国的思想,维护华侨的利益。在团结华侨方面,它首先联合中华教育会、中华妇女会、码头工友联合会、咖啡店员协会及各属侨团,聚会讨论成立了中华公会,选出会长伍禅先生。伍禅曾留学日本,懂得日语。沦陷期间,表面上担任日本行政机构的翻译,实际上他是坤甸、砂印边界抗日游击队的领导人之一。古晋光复后他热心公益,积极推动古晋华侨教育的改革,在促进公益上,起了积极作用。他又联合教育界几位进步的中学教师吴小园、易艺伍先生等,出资办了中华公报。他在砂拉越华侨社会中有一定的声望。青年社还利用各个节日组织了各种比赛活动,如每年的五四节组织同砂拉越的篮排队赛活动。在政治上主张和平、民主、反对独裁、反对分裂,以《青年》半月刊为阵地向广大华侨进行宣传。在这时期青年社已成为古晋市各侨团聚会、商讨华侨事务的活动场所,使它能够迅速地在砂拉越第一省各地成立了十一个分社,为广大华侨服务。

1947年春,中华公报在发行、管理方面出现了一些困难,据说伍禅先生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损失了四千多元。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华公报社经理吴小园先生陪同伍禅先生来找我商量,并邀请我到中华公报工作,负责管理营业和地方版新闻编辑。我到报社后不到三个月,伍禅先生离开砂拉越取道星洲到香港,吴小园夫妇也要离开;于是拜托我全权管理中华公报的工作。1947年七月,我到星洲办理业务时,得到吴小园先生和柔佛的戴子良先生的介绍,参加了中国民主同盟。因为砂拉越还没有民盟组织,所以我的身份也没有公开。1948年6月,英殖民当局宣布《紧急法令》,宣布马共和一些进步团体为非法组织,马来亚、新加坡等地民盟盟员先后有数十人被捕,我在砂拉越才能安然无事。据说吴小园在新加坡被捕后也被驱逐出境。

我掌管中华公报后,首先把报社改组为股分公司,稳定报社的经济基础。当时梁浩然兄交给娟转来伍百元,给我增加了股金。其次,把编辑部迁至伍禅原居住的大院,扩充了设备。这时,时事评论、国内通讯等稿件和中国新闻社提供的新闻图片,从中国、香港源源邮寄来,使中华公报有可能逐步地成为砂拉越呼吁和平、民主、统一,反对内战、反对分裂的舆论阵地,在团结各阶层爱国华侨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