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隆门砂南坡黄连怀墓发掘记

·李南琳

第519期

 

 

 

●未挖掘时的黄连怀墓远眺。

●腐朽的盐木棺材板和现代矿泉水瓶。

 

●现代的香炉放置在古旧的砖板上。上面是已经腐朽的墓柱,下边是二十多年前立下的木板墓碑。


六月初恰逢达雅节假期,我和朱敏华到西婆探索兰芳公司遗迹,不在古晋,因此没有看到报章上一则寻找古墓葬者之后人的新闻。回到古晋,朱敏华翻阅报纸,首先看到有关新闻,便立即通知有关人士,也打电话把事情告诉我。接着,我们亲自到发现古墓的巴谷(砂南坡)地区,目睹了一个超过百年的古墓发掘经过。


巴谷园丘
发现古墓


六月三日的《国际时报》,刊登了一则新闻,大意是说,在石隆门巴谷某园主欲将原林开辟种植水果,结果在清芭时却意外发现古墓。这座古墓位于石隆门巴谷政府中学附近的一块园丘半腰地上,而从有关古墓外观来看,应该已有数十载的光景。该座古墓墓碑是一块木板,板上的部分字迹已脱落及模糊不清。不过从该木板墓碑上,还是可以隐约看出碑主的姓名,即黄氏连怀公之墓。据透露,现有的地主及上一任地主,都不知该山丘园地上有古墓,所以亦相信该座古墓的年代远久。有关地主面对联络该墓主后人的难题,并且也不排除该园丘地段亦有其他古墓,所以希望通过报章,呼吁有关后人尽快联络王先生,以商讨迁葬的事项。新闻还附上联络电话。

“黄连怀”是谁?

为何朱敏华和我会关注此事?

这要细说从头。
 

●挖掘古墓前来个合照留念。

曾刊登黄连怀事迹

2001年年初,《国际时报》“风下”副刊收到一篇来自美里的文章,题目是:《西婆大港公司领袖黄连怀公事迹》,作者是美里黄光明。我为有关文章配了18张图片,刊登在2001年6月24日和7月1日的“风下”副刊。

据该文作者黄光明指出,黄连怀是他的高祖父,是西婆大港公司的领袖之一。而大港公司的历史和兰芳公司历史有关,也和石隆门华工事件有关。这篇文章刊登之后,受到喜爱研究石隆门和西婆华工事件者的注意,当然也受到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历史组成员朱敏华的注意。当他看到有关黄连怀墓的新闻,便通知黄光明和我。朱敏华和我,都记得“风下”副刊刊登过的黄连怀事迹,并且也知道黄光明的电话,于是便联络上和古墓有关的几方面的人士,准备将古墓迁葬。

2005年6月9日,黄连怀的玄孙黄光明和黄光华,在朱敏华的带领下和我见面,我们四人决定到巴谷去。我们先到黄光明的曾祖父黄贵长的坟墓去看看,并在约定的时间和新地主及负责迁移古墓的王先生等见面,安排第二天挖掘和迁葬古墓的工作。

第二天就是端午节。在这样的节日里,目睹一个百年古墓的挖掘,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也就是我写这篇特稿的动机。
 

●棺木出土了。

●棺内除了泥土,并无其他遗物。

黄连怀由西婆迁砂

十九世纪初期,大批华工到西婆开采金矿,黄连怀就是其中一人。根据黄光明的文章所述,黄连怀少壮时由中国的广东省陆丰县前往西婆淘金,身历百战,转徙石隆门,又遇石隆门华工起义事件,受邀参与,经他深思熟虑后惋拒,退隐砂拉越第二省的龙牙镇。黄光明是根据他的祖父口述及父亲黄德松之笔记,并参照史实记载,写下黄连怀事迹。

二百五十多年前(即公元一七五○年左右)在西婆罗洲的加里曼丹已有华人的足迹,这些前来开采金矿的华人都是来自中国的广东省的客家人。后来新矿工纷纷自外地涌入,人口膨胀,便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组织,称为“会”或“公司”。

一七七七年在西婆曼多地区有个著名的嘉应州(梅县)人,名叫罗芳伯率领同乡,成立“兰芳公司”,此外还有大大小小的公司,其中有一个叫做“大港公司”,而“大港公司”到后期其大权便掌握在黄连怀手中。

大港公司与荷兰兵曾经发生多场剧烈的战斗。

据黄光明所写,一八五四年荷兰动员二千步兵,进攻大港公司。由于大港公司内部意见分歧,群龙无首而解体。黄连怀与他的部队向砂拉越的石隆门撤退。

黄连怀来到石隆门时是在1854年,受到当地华工首领的欢迎。当时石隆门华工正与詹姆士布洛克政府对抗,他们要黄连怀一同起义,反抗詹姆士布洛克政府。黄连怀因种种原因,不想再参加战事,回拒石隆门华工领袖的邀约,静悄悄地移居到当时砂拉越第二省的小镇“龙牙”去了,他在那儿开设了一间杂货店,取名“龙安号”,意即过去他曾像一条龙,如今可要过安定的生活了。

1857年2月间,王甲和刘善邦等华工领袖带领六百多位华人矿工,浩浩荡荡前往古晋,詹姆士布洛克成功逃脱,逃到当时的第二省的沙里巴地区,在那里召集土著兵反攻。这时布洛克又得到慕娘船务公司的船只从新加坡载来许多武器与弹药来援助,最终将华工完全打败,并杀死许多华工和家眷。而黄连怀却完全没有参与这场斗争。

据说黄连怀到了“龙牙镇”开设了一间什货店,专收购土产,与当地的土族有深厚交情,深获土族爱戴。石隆门华工事件过后,黄连怀回到古晋,在巴谷(砂南坡)居住,死后葬在巴谷。巴谷的开发,比石隆门还要早。砂拉越第一所华校,就设立在巴谷。黄连怀的儿子黄贵长在巴谷发迹,生意做得很大,也赚了不少钱。死后也葬在巴谷,其墓地所在目前是属于义山的范围。
 

●左起黄光明、朱敏华和黄光华在黄连怀之子黄贵长墓前留影。

黄贵长在巴谷发迹

黄贵长是黄连怀的儿子,也就是黄光明的曾祖父。根据仍然完好的墓碑记载,黄贵长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杰魁,他的太太署名勤俭儒人,他们育有六个男孩,也有四个女儿,但是女儿的名字没有列在墓碑上。

黄贵长的六个儿子名字叫做元盛、元禄、元汉、元添、元赐、元祥。元禄就是黄光明的祖父。黄光明的父亲名字叫做黄德松,肖猪,生于光绪25年(1899年)。黄德松育有四男:光最、光明、光华和光亮。光最(已逝世)和光亮移居加拿大,光明和光华目前居住在美里。黄德松三岁时其祖父黄贵长去世,黄贵长享寿六十岁,时为1901年。由此推论,黄贵长生于1840年。

黄贵长出生于西婆,他还有一个过继给人的弟弟。据黄光明说,黄贵长生意做得很好,家中还长期供养者一位姓朱的风水先生。黄贵长的墓地就是那位风水先生选择的。黄贵长后来发生家庭变故,家道中落,却也曾经风光一时。

依照上述情况和黄连怀墓所使用的砖块,还有黄连怀盐木棺材的腐朽程度推论,黄连怀大约死于1870年左右。换句话说,黄连怀墓大约有一百三十五年的历史。
 

●黄连怀长眠于其子坟墓左上方。

决定迁葬巴谷义山

黄连怀去世的那个时代,还没有把坟墓集中在一起辟为义山的风气。死者的家属多数按照中国原乡的风俗,在山林寻找一处风水宝地,把死者安葬。黄连怀墓所在的那块土地,直到目前,除了附近的巴谷政府中学外,邻近仍然没有住家。那片土地一直到了1926年,才有人向当时的拉者政府申请地契。虽然先有坟墓,后来拉者政府才发出地契,但是地契却不是发给墓主的后代。如今新的地主要开发土地,双方只好协商处理了。

黄光明光华两兄弟决定将高祖黄连怀的坟墓迁葬到附近的巴谷义山,新地主也同意负责一部分费用,于是便委托石隆门王先生按照华人风俗处理有关迁葬的工作。

他们在巴谷华人义山黄连怀的儿子黄贵长的坟墓附近,找了一处较高的墓地,作为黄连怀的新墓地点。

据黄光明告知,古墓上的盐木墓碑,是他在二十多年前立的。他当年根据父辈指示,前来修整过高祖父的坟墓,并曾经把坟墓周围用铁丝网围起来,如今只剩下一小段盐木柱子的痕迹铁丝网早已不知所踪。在他的印象中,高祖父的坟墓旁边,还有七八个土堆,很可能也是坟墓。
 

●锥根插在墓碑位置上的盐木已经腐朽。

●黄连怀墓所使用的红砖。

在端午节迁移古墓

根据有关人士的择日经验,今年的端午节上午,是适合迁移古墓的时间,我和朱敏华及黄光明黄光华三人,八点多钟就到达巴谷,随即举行祭拜仪式,然后开始挖掘。我从来不曾亲眼目睹百年古墓的挖掘,也不知道古墓挖开之后是怎样的情景。我用相机拍下整个挖掘的过程。

黄连怀墓没有使用水泥,只用砖块堆砌,抹上石灰。那时候所使用的砖块,是红褐色的火烧砖,和今天的红砖相比,长度相差不大,阔度却大些,而厚度则只有今天红砖的四份之三。在古墓的前方,我们发现了一块大约一尺见方的大型砖块,相信是被用来放置祭品的案桌,旁边还有一段已经腐朽的盐木。

在大家的关注下,黄连怀古墓的挖掘工作开始了。古墓内有什么遗物,很快就要揭晓。

经过大约一个钟头的挖掘,在大约三尺深的地方,发现了盐木棺材。后来发现,盐木已经腐朽,破了一个洞,泥土落入棺材,施工者小心翼翼挖掘,尽量不使泥土跌入棺木中。在将近腐朽的棺盖被掀开之后,我们发现棺木内已经沉积了不少泥土。

棺内并无任何遗物

挖掘工作告一段落,是拾金者大显身手的事后了。只见他拿出工具,翻动棺内的泥土,却没有发现任何骨骸和陪葬品。

也许是年代久远,黄连怀的骨骸都化为泥土。只好把棺中的一些泥土,放入装骨头用的陶瓮中,将之移葬新墓地。

在挖掘黄连怀古墓的过程中,又在附近发现了两个已经破碎的陶瓮。有关人士表示将会按照风俗进行处理。黄连怀古墓挖掘和移葬工作,在十一时半完成,这名大港公司的领袖,从此长眠巴谷华人义山。

 

2005年7月10日刊于国际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