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惠东安公会成立16周年纪念特刊编辑小组合照。前排中为房春泉。

 

 

 

 

 

 

 

 

 

 

 

 

 

最近去拜访房春泉先生,听他讲述他的老家长楠昔日的故事,不但饶有趣味,而且对于研究砂拉越的社会发展史,也很有参考的价值。

教育界社团闻人

上个世纪后半期的文化教育界人士,对于房春泉先生,都不会陌生,因为他毕生从事教育,桃李满门。而且在六十年代荣任古晋教师职工会主席,经常到各地出席会议,所以,他与其他省份的文教界人士也有联系和交往。

房春泉先生在社团活动方面很活跃和积极。他在七十年代被选为古晋惠东安公会执委,随即受委为第一任教育主任。

1983年,古晋惠东安公会膺选为马来西亚东安会馆联合会的理事长区,由古晋惠东安公会主席陈保禄先生出任联合会理事长,房春泉先生出任总务(即秘书长),曾传友先生掌财政。古晋惠东安公会担任理事长区,连续两届,直到1986年。在此期间,房春泉先生为联合会的发展与进步,作出很大的贡献。

1989年,砂拉越洪清河堂房氏宗亲会在全国宗亲代表出席观礼下,举行隆重的成立典礼。房春泉先生不但是主要发起人之一,而且非常积极参与会务发展工作。他不辞劳苦到全国各地向宗亲们募捐,以筹措建馆基金,直到购下一间会所以后,他才结束筹款。他继第一任会长房官麟先生之后,膺选为砂拉越清河堂房氏宗亲会第二任会长,任期届满,他宣布退休时,被选为名誉会长。

父亲房喜来自霹雳

房春泉於1920年出生於长楠。他的父亲房敬亨,又名房连喜,1957年出版的客属公会纪念特刊上,称他为房喜。

房喜来自马来亚吡叻州布先埠的喜州新村。当时,地方上猛虎出没,时常伤害人畜,人民都要研究老虎的习性,以避虎害。所以,一般乡区人民都懂得观虎迹,察虎踪。当他们发现地上的老虎足印是从森林往外走的,就不敢进山工作,而赶紧回家去,否则的话,当傍晚放工回家时,很可能在路上碰到回森林去的老虎,而遭到它伤害。如果老虎的足印是走回森林去的,那就可以安全去工作。

然而,老虎伤人也真防不胜防,房喜於是决定移居砂拉越。当年砂拉越的拉者政府非常欢迎华人到来从事垦殖,开发土地,以发展农业。房喜从新加坡坐船来砂拉越,只需要交付一块钱的船费,交不起一块钱的人,交五角也可以。真的没有钱交船费,可以免费坐船来砂拉越。

房喜来到砂拉越以后,邀集一批宗亲和乡亲,向“地牛房”(土地局)提出申请,以开发长楠的土地。长楠在砂拉越河左手港的右岸,距离古晋有八英哩。政府官员同意他们的申请,并告诉他们说,在开辟芭场时,凡是看见山头,即对着山头劈出一条路,路的一边一家,以免争执。逢到河流,即以河为界。砍伐的土地免费,以后每年每亩缴税一元。后来,长楠发展成为一个聚落,有二十多户人家,姓房的占了十家以上。
 

●马来西亚东安会馆联合会总务房春泉(左二)出席联合会代表大会会议。

●大马东安会馆联合会理事长区古晋惠东安公会出席联合会代表大会的三位代表曾传友(联合会财政),房春泉(联合会总务)与房汉佳(理事长代表)和雪隆东安会馆理事廖炳(左二),曾耀佳(左三),蔡洪利(右二)合影。

日治时期避难海外

房春泉幼年时代曾经在他父亲和邓绍镜(又名邓生)创办的一所学校读书。1931年至1940年,他到古晋民德学校接受小学和中学教育。当年的民德学校和许多其他学校一样,小学和中学在一起,小学校长和中学校长都是陈作献先生。

此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欧洲战场烽烟弥漫,战争在剧烈进行着。中国则早在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后,全民即奋起抗日。在这种国际局势下,砂拉越上空的战云便迅速密布起来,充满山雨欲来的情势。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美国在夏威夷的海军基地珍珠港,掀起了太平洋战争。12月24日,砂拉越被日军占领。在日据时期,房春泉和许许多多文化教育人士一样,为了逃避日军残暴统治而隐居海外沙龙港口的实巴岸,直到日本战败投降,联军登陆后才重新回到古晋的家园。

日据时期,所有华文学校都被关闭,到了1946年,才陆续复课。房春泉先生在这一年受聘到英吉利里的上梯头中华小学任教。他在这里从事教育工作,有四、五年之久。他很喜欢这一段的教学生活,认为英吉利里的社会很有人情味,在这里的生活也多姿多彩,充满乐趣。但是,因为当时的交通实在不方便,他便转往实文然的中华公学任教,时间仅有一年。

这时候,胡椒价值腾涨,他乃弃教从农,回来古晋,种植胡椒。1955年,他才重返杏坛,到古晋中华第四小学任职,直到1975年退休为止。

房春泉先生爱好阅读,除了看书之外,每天必读报章和杂志,所以他的学识非常丰富。此外,他也喜欢收集各种古今钱币。认为这是一种很有趣味和知识性的活动。
 

●1985年10月13日,古晋惠东安公会在会所礼堂颁发同乡子女品学优良奖励金。教育主任房春泉在致词。

早期长楠交通不便

长楠地方,最初的居民多是新安客家人。这里离古晋市虽然只有八哩路,但是在交通还未发达的年代,他们很难像盐柴港等毗邻市区的新安客家人一样,可以在清早挑了从园里采来的蔬菜和水果到市上售卖。所以,长楠的新安客家人起初多是从事种植胡椒。

此时火车尚未通行,公路也未开发,居民出入,要靠水路。长楠的砂拉越河左手港河岸,有一个马来甘榜,甘榜的马来人会上门询问当地的华人何时要出售胡椒,他们会将挑到河边的胡椒和其他土产用小木船载送到古晋。

后来,火车通行了,长楠居民就把胡椒和其他土产挑到七哩火车站,运往古晋出售。乘坐火车,车费是成人13分,儿童7分,货物另计。居民在售卖胡椒之后,就坐最后一班火车,载了在巴刹采购的日用品回来。因为数量往往很多,所以家人都到火车站等候,以帮助搬运买回来的物品,然后步行一哩多路回家去。

长楠居民后来也种植树胶。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胡椒和树胶的价格腾升,高达一斤一元,因此,当地的居民便富裕起来。
从此,长楠华族居民的生活即安定下来。

2005年6月12日刊于国际时报

●古晋惠东安公会成立16周年纪念暨马来西亚东安会馆联合会第25届代表大会全体筹委合照。前排中为房春泉。(1986年6月22日)

房春泉谈昔日长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