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风下」■李南林


(按:《国际时报》“风下副刊”第一期在1989年4月9日星期四刊出,李南林特撰《释风下一文,今副刊上网,特附此文以明之一旨意。》

我出生在砂拉越,也在砂拉越长大,是道道地地的砂拉越人。

是砂拉越人,便会热爱砂拉越。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对砂拉越存有一份特别的感情,热爱自己的家乡。然而,我们身为砂拉越人,能完全和真正了解砂拉越吗?砂拉越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真正懂得多少?如你对砂拉越懂得越多,你一定会更热爱这赤道边缘的国土。所以,我多年来一直想联合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从事有关砂拉越的研究的工作,开辟一个副刊,来发表富有地方色彩的稿件。

目前,这个时机已经成熟,我们决定开辟这个副刊,在几个朋友的支持下,第一期的稿件己有了,但是要用什麽名字呢?我考虑了几天,决定把这一个副刊称为「风下」。

「风下」并不是我发明的名字,在几十年前就有人使用了,据手头上的资料,砂拉越的别名,除了「犀鸟之乡」之外,还有一个,那就是「风下之国」。至少已有三位著名的作者,把砂拉越称为「风下之国」。

卅年前,新加坡著名报人莫理光前来本州访问,後来写了一篇报导砂拉越情况的长稿,题目就叫做「风下之国纪行」。

再过一年,新加坡的另一位名报人王如明也前来砂拉越访问,也写了一篇长稿,题目叫做「风下之国纪行」报导砂拉越课题。

本州著名史学家刘子政先生,一九七三年间在诗巫大众报上辟一专栏,以「风下杂笔」为名,写有关砂拉越出版业、人物、掌故的文章。一九八○年,编成「 风下杂笔」一书,由新加坡群岛文化社出版,列为「刘子政文史丛稿第七种」。

为什么砂拉越会有「风下之国」的别名呢?刘子政的「风下杂笔」一书的前言中有一段文字可以找到答案,兹引录如下:

张礼千著:「东西洋考中的针路」一书,新加坡许云樵教授撰该书序,序中有一段云:「至东西洋之分界,据东西洋载:汶莱即婆罗国,东洋尽处,西洋所自起也。然则两洋何以必须以汶莱为之分界,则未详也。昔高桑氏於其「赤土国考」引克劳福氏(CARWFURDS)及玉尔氏(Yule)之言,谓马来人称其东方诸国曰:「下风之地」,西方曰:「上风之地」,而波斯航海家则以印度半岛尖端以西曰:「上风之地」,以东曰:「下风之地」,逐以为明人之分东西洋者,亦依马来,波斯之俗,以风向为准则。然则与汶莱何涉?而必以为两洋之分界哉?或以为两洋之分,实两大贸易航线耳,即所谓东洋与西洋……」

上面的一段引录,可知「风下之国」,泛指婆罗洲岛,而砂拉越亦包括在内。因之,「风下之国」为砂拉越的另一名称,是不容否认了。

作为「风下之国」的子民,实在有必要多了解「风下」,也有必要尽量协助他人了解,因此,我们希望「风下」能够受到读者和作者们的欢迎,协助我们搞好「风下」。

 


号码作者篇名期数刊出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