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5月30日刊登

 

 

 

 

吕朝景在年少时,还是位乒乓好手,他与曾一连两届夺下全砂乒乓锦标赛冠军的小学同学林映星等组成了“未名球队”,曾在多项赛会中夺标,图为未名球队在1958年夺下全砂赛的殿军后,全体球职员合影的珍贵图片,图中前排左坐者为魏文贤,右坐者为教练鲍善同,后排左起为詹道庆、吕朝景、魏锐峰、严安庆和林映星。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6
几经周折跨入密宗门槛

小档案
姓名:吕朝景
出生年份:1942年
祖籍:福建金门
职业:退休报人

只为了揭开谜团,吕朝景在众多法门中寻寻觅觅,几经周折崎岖,终究跨入密宗的门槛修佛。

时候,吕朝景很奇怪妈妈怎么总是会拿着一大把的香,用最谦卑的语气,跪在神龛前,对着神像金身说话,但神像却永远紧闭着金口,一句话也没有回答,而他更经常被母亲拉到身边,毕恭毕敬的跪在一旁,既要双手合什,还要向神像磕头。

年少时的存疑,到了少年时演变成排斥,从朝景念小学五年级开始,每逢初一、十五或一些需要祭祀神明的日子,他总是以放学后要留校练乒乓为由,一直拖延到妈妈完成拜祭的时间,才愿意背起书包回家,为的就是不想被迫着去给神像金身磕头下跪。

初中时代,朝景君的思想比较倾向无神论,到了他进入古晋中华第四中学念商科时,认识了志趣和他相同,喜欢吹口琴、阅读和写作的同学符国钺,后者因为家庭背景关系,很早就皈依佛教,因此在闲聊间,都会跟他谈及佛理和佛陀的故事。

当年古晋博物院的左前方建筑群中,附设有一间图书馆,里边有陈列一些华文书籍,朝景时常会在放学后,骑脚车过去翻阅,而自从符国钺跟他提及佛教典故后,他就开始阅读置于图书馆架上的《佛教故事辞典》,渐渐的对佛学产生兴趣,同时有了更多相关的话题和同学们交流。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在向信徒们开示的神情。

吕朝景胜尊在一项法会上,率领众上师与护法为准备放生的乌龟诵经时摄。

遭受熬煎与考验

进入报馆工作后,接触到了更多关于宗教学说的文章,尤其是一些民间信仰,宗教精神力量和神迹之类的报道,由于这些灵异报道的可读性很高,最能吸引读者的聚焦,因此他通常会选择转载它们,然而身为一位编辑,又肩负有沉重的社会责任,担心这些文章或新闻,会误导甚至涂毒读者群,届时就害人不浅了。

正因为自己是门外汉,无法分辨真伪,于是他开始埋首找答案,而在多年的寻寻觅觅中,他浏览了很多典籍,跑了既长又很曲折的路,请教了很多的高人,经过无数次的触礁,总算在茫无头绪中,渐渐的找到了路向。

虽然在摸索前行的历程中,难免会遭受各种熬煎与考验,但一路往前走,他不时都有更上层楼的喜悦,然而掌握的愈多,却似乎更体会到自己的不足,所以只有继续努力的寻访修持之路。

70年代中叶,他无意间阅读到一本关于“静坐”的宝书,它不仅提供了练打坐的诀窍,还信誓旦旦的勉励修行者,一定要坚持,锲而不舍的修行肯定会有所收获,且声称在真正达到沉静,放空时,便有机会“开窍”,而能进入另一个空间,甚至看到物相。

书里的每一段文字,深深的打动了朝景君,于是他决定按着书上的办法,每天至少坚持打坐两个钟头以上,而且还开始持素禁荤。

达到“开悟”境界

长期的打坐加上其他的修持,终于有一天,他达到了所谓的“开悟”境界,骤然间整个人好像脱胎换骨,不仅精神焕发,浑身是劲,还感觉到好像天地间有源源不绝的能量往自己的身体输送过来,同时也似乎开了天眼,开始可以看到灵界的朋友。

接着在一年多的岁月里,他在打坐时,便能和神佛相会,并获得他们的加持和传授法能,然而尽管如此,吕君并没有到处向人张扬,而是顺其自然的继续按时打坐,念经,结手印等密宗修炼法。

1976年前后,他跟随一个天道团体前往台湾,随后在返程途经香港时,跟随率队的戴师兄,去拜见一位密宗高人吴润江上师。

这位法号“华藏”的金刚上师,当时年逾60岁,吕朝景在戴师兄的领路下来到他的坛前,见到坐在法座上的吴上师时,脑海里突然一亮,认定他就是自己寻找多年的师尊,因此很自动的双膝一屈,便跪倒在上师的法座前。

也许真的注定有那么一段师徒缘,在吕朝景下跪的同时,华藏上师亦马上给他灌顶,并宣布收他为徒,传了莲华生大士法门予他。

鉴于在拜师前,朝景君已经修持和禅坐好一段时日,所以华藏上师随即传授了他本门,即藏传佛教密宗红派的咒语和手印,要他根据此心法持续修炼,当时在场的戴师兄,因为也是密宗的修持者,他不禁开口问道:

“这样就可以了?”

“可以!”满脸疑惑的戴师兄,还是不解的追问道:“这么简单……”

还没等戴师兄说完,上师斩丁截铁般说:“我讲可以就可以!”

其实朝景君此时心里明白,师父用心良苦,挑选了最简单的法门来成就自己,实际上修行无上密宗的法门可以很简单,不需要刻意复杂化,正如他在其诗作〈多彩体的空间〉内所说的:“坦荡的简单,流窜着无限的智慧光芒”。

修持不仅力求简单,同时也不可贪多而频频更换修行的法门,吕君认为“一门深入”最理想,就如建筑高楼,必须把地桩打好,才能稳实的建起高楼,并臻“一法通万法通”的化境。

打坐时喇嘛出现

多年以来,朝景坚持每天凌晨三点钟起床打坐修炼,他始终认为初醒时的精神状况最佳,最适合静坐修行,而就在他皈依华藏上师门下的翌日凌晨,当他如常打坐进修时,一位喇嘛出现在他的眼前,与他面对面的打坐,虽然高僧没有开口说什么,但从他的衣着神态,吕君知道来者就是他已往生极乐多年的师公,即华藏上师的师尊诺那呼图喜图。

尔后的三个多月里,朝景每次打坐,师公的法身就会盘膝坐在他的面前,而他也默然的承受师公的加持和“法流”,整个历程平静、祥和自然,吕君内心亦无欣喜激动之情,然而体内能量与智慧也增长了许多。

华藏上师在往生几年后,朝景犹记得在师父的一个往生周年祭日,当天凌晨在他于打坐时,看到上师从远处的云端向他走来,当时师父的法身很高大,但越靠近法身就越缩小,最终到了他的眼前时,却化为一束光,从他的眉心钻了进去,此时吕君顿觉感到体内炽热如焚,但一瞬间又让他浑身舒适无比。

最妙者莫过于,在过去他透过感悟,于眼前呈现的影像总是黑白的,而自从恩师的灵光入体后,感悟到的影像都进阶为彩色画面。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在澳洲拥有很多弟子,其中包括了相当数目的洋徒弟,图为弟子们趁着吕大师到澳洲弘法,特地为师尊办庆生会。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9之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