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5月27日刊登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率领众上师与护法在进行法会时的神情。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5
笔耕不辍兼通音律

小档案
姓名:吕朝景
出生年份:1942年
祖籍:福建金门
职业:退休报人

擅长写散文、杂文、现代诗和影评,吕朝景年轻时是位笔耕极勤的多产写作人,而且还是位懂得玩多种乐器与音响的音乐人。

、六十年代,古晋的文风颇为兴盛,各家华文报章都辟有本身的文艺副刊,阅读文学作品在当时的青年间蔚为風氣,当中很多人更热衷于写作,创作出了反映社會現實、抒發年轻一代理想的文学作品。

置身于如此氛围的大环境,吕朝景在念小学时,就养成了酷爱阅读文学作品的习惯,到了中学时,所结交的同窗友人好像郑宪文、郑少杭和符国钺等,又都是属于文艺青年,于是大家便经常一起练口琴,阅读和讨论时下的文艺思潮,进而提起笔来写文章。

初时他们把创作的稿件,投予各报章的文艺副刊,到了1962年前后,《前锋日报》社长梁浩然索性放手让这群年轻人主编“青年文艺”副刊。

虽然当时各报章都辟有文艺副刊,说是公开予各方文友投稿,但由于派系壁垒分明,一般只刊登同一属性的作者文章,以致不少写作人被拒于门外,朝景等所编的“青年文艺”则没有预设门槛,广纳各路文友的稿件,为“文学流浪者”提供了笔耕的园地。

由朝景君所领导的各地佛教静修会,都有定期举办布施,图为吕朝景(右四)在主持布施仪式前,与受惠团体代表合影。

吕朝景胜尊在法会上为一名信徒灌顶时一瞥。

效仿“新诗丛”编辑手法

自50年代末起,吕君便已接触到港、台一带的文学丛书,其中他特别欣赏《海光》杂志的“新诗丛”,因此在接编“青年文艺”后,他便效仿“新诗丛”的编辑手法,在刊出来的每篇文章后面,附上了几段“简析”,此一做法犹如画龙点睛,深化了编者与作者间的沟通,广受文友与读者们的喜爱。

除了主编文艺副刊,朝景还是名多产的作家,他当年以云涛、圣铃、杜绝和狂奴等笔名,撰写散文、杂文与现代诗,尤其是“杂文”更是他最拿手,而且写得最多的一种文体,概因他早年深受台湾作家李敖及柏杨的影响,于“青年文艺”副刊外,另外于报上开辟专栏“杜绝话展”,擅长以嬉笑怒骂的笔触来评论各种事务。

由于文章简练短小,言之有物,又不失幽默,朝景所写的杂文深受读者群的喜爱,而由他所编的“青年文艺”副刊,更是风靡了众多的文友,他们之中还有很多来自石隆门、伦乐、西连和远至砂拉卓,有些热心的文友,在每个出版日前夕,还会相互邀约,迫不及待的前往报社印务部,等候观赏刚刚印好的报纸。

为了联系散布在各地的文友,吕君还经常主办各种聚会,曾有一次由报馆老板梁浩然做东,在青年俱乐部主办聚餐和交流会,应邀到来参与的文友竟多达两百馀人。“青年文艺”在吕朝景的手上共编了400多期,直至他离开《前锋日报》后才寿终正寝,而在60年代末,当他受聘为《诗华日报》的主编后,他又在此报纸上先后开辟了“烈火”,与“木”文艺副刊,特别是“烈火”更是写现代诗的诗人们之温床。

成立“砂拉越星座诗社”

其实吕朝景也是位写现代诗的能手,他最初的时候,原先是学习旧体诗,后来尝试写新诗,60年代他认识了来自伦乐的一位写作人陈信友,并透过他接触到了台湾来的《文星丛书》,阅读了余光中等人的诗集后,开始写起现代诗来。相对上而言,朝景君对写诗的态度极其严谨,始终维持着不滥写也不乱发表的原则,所以作品的数量很少,远远不如他所发表之杂文。

朝景君的诗作,犹如他的杂文一样短小精悍,所发表的诗歌行数,全不超过廿行,然而小巧又玲珑,经过反覆细嚼,便能体会到其诗作蕴藏着过人的魅力,洒脱和永恒的美。透过写现代诗,他结识了一票现代诗人,包括了刘贵德(方秉达、教员)、谢永就(秋红、教员)、谢永成(圣洁、报人)、李木香(教员)和陈从耀(黑辛藏、报人)等,而在他们辛勤的笔耕下,现代诗因此兴盛起来,孰料却也惹来“写实派”阵营的笔伐,引爆了一场长达三个月的“写实”与“现代”之大论战。

就因为面对写实派与社会压力的形势下,以刘贵德、吕朝景等人为首的这群文艺青年,萌起了成立现代文学团体的慨念,于是在他们筹划下,“砂拉越星座诗社”在1970年正式成立,为砂华文坛上的第一个现代派文学团体,吕朝景还出任星座诗社的首任副主席职。

与同学组“美声文娱社”

吕君不仅爱阅读,也超爱看电影,无论中西新旧影片,只要听人说好看,他就会去观赏,而且看完电影还会拿起笔来写影评,正因为他所执笔的影评频频见报,电影院的业者每有新片上映,就会赠送戏票请他前往观赏,渐渐的连各戏院的看守员都认识他,知道他是“影评员”,即使没票在手也让他进去。

实际上朝景君年轻时的嗜好很多样化,除了写文章外,在读书时还爱吹口琴,后来进入报社工作后,便与老同学郑宪文等,合力筹组了“美声文娱社”,组织了包括口琴、手提琴、吉他、大提琴等乐器的大乐团,经常应邀到电台为一些节目做伴奏。在“美声文娱社”的乐团里,他也学会了弹吉他与大提琴,后来他与另一批音乐喜爱者,组织了“飞翔”电子吉他乐队,吕君成了乐队中的电子吉他贝司手,时常拉大队到电台为歌唱节目伴奏。

六、七十年代,卡拉OK还没有面世,所有歌唱比赛都是由电子吉他乐队作现场伴奏,因而吕君他们的“飞翔”乐队极为吃香,尤其是获得丽都戏院东主刘创琳的青睐,每逢其戏院有主办歌唱赛,就会邀请“飞翔”和美声文娱社的乐队前往伴奏。

多才多艺的吕朝景,在80年代中叶离开报界,似乎放弃了连续30多年的所有嗜好,专心于潜修佛法,终究成了密宗“胜尊”。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9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