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5月26日刊登

 

 

 

 

大慈光吕朝景(前排中坐者)与他的弟子们合摄。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4
报界打拼天天熬夜

小档案
姓名:吕朝景
出生年份:1942年
祖籍:福建金门
职业:退休报人

每天工作到凌晨两点钟,吕朝景的体力与精神让同行侧目。

爱新闻工作的吕朝景,是位极其尽职的主编,他在《前锋日报》与《国际时报》担任国际新闻版编辑时,就已经习惯于工作到半夜,完成所有编辑工作后才回家,而到《诗华日报》当了主编后,更增加了审核大版的工作。

当年他在下午时间回到报社上班后,便要忙着处理各地记者发来的稿件,并经常要工作到半夜,才能把所有地方新闻版编妥,然后骑着电单车去吃宵夜,而填饱五脏庙后,再倒回报社看版。

鉴于当年报馆的排字房员工流动性很大,熟练的检字员很容易被对手高薪挖走,所以排字房多为半熟练的员工,检字或是排版工作的速度皆相当缓慢,因而朝景君每每在吃完宵夜回到报社时,外版一般上都还没有排好,于是他便在编辑部与这些员工们一起排版,最后打印出版面样板,细心审核所有新闻标题与内容,确认没有错误后,还要在样板背后签名盖章,标示可以开始印刷,至此他一天的工作才告结束,而此时大多数已经是清晨两点多钟了。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向信众开示的场景。

吕大师(前排中坐者)与信众合影。

经过特殊锻炼

一些同行就吕君此种事必亲为,每天工作到深更的习惯作出预测,铁嘴评断他顶不到一个月,健康就会垮下来,结果一个月过了,朝景依旧故我的天天工作的凌晨两、三点,于是这些“预言家”又把时间挪后到三个月、半年甚至于一年,然而他就像铁人般,数年如一日,天天都如常工作到深更。

其实他们不晓得,吕朝景每天工作到凌晨,还能保持精力充足,主要是他有经过特殊的锻炼,所以每天只需几个钟头的睡眠,就能一扫疲劳恢复十足的精力,他回忆在60年代中叶,当他在《前锋日报》工作时,社长兼总编辑梁浩然几乎每晚都会到编辑部看稿,他经常在审阅了大堆“乏味”的新闻稿后,向吕君埋怨说:

“我每次通宵打麻将,即使是输了钱,精神还是十足,一点睡意也没有,但看这些稿件,没一会功夫就感到眼困”,朝景当然明白,梁老总爱打麻将,所以秉灯夜战,就算彻夜不眠也毫无倦意,同样的编辑工作是他的最兴趣的职务,当然也不会感到厌倦。

至于缩短睡眠的训练,则要回朔到他念小六时的一段往事,他犹记得,当年14岁的他,与同学魏锐峰和林映星等,组成了“未名乒乓队”到各处参加比赛,还曾到新加坡参加交流赛。

当时负责接待他们球队者,是新加坡的乒乓名将张白辉,在到访期间,他每晚都会带队员们去吃宵夜,并聊天到深夜才回家,但翌日大清早又精神奂发的到酒店来带他们去游逛或参与友谊赛,朝景君当时就很好奇的向他请教,只听他轻描淡写的说,其实在经过一些训练,每天有四个钟头的深沉睡眠就足够了。

经张白辉的点破,朝景君开始训练自己缩短日常的睡眠时间,没想到在报社当编辑时,此种训练竟发挥了功能,让他能在很短的睡眠时间下,就能补充足够的精神应付另一天繁重的编辑工作。

吕朝景摄于纽西兰。

及时改版抢先出街

正因为他有吃完宵夜再回到报社看版,直至凌晨两、三点才回家的习惯,也让他连续几次有重大事件在深夜发生时,及时进行“改版”,让新闻抢先其他同业在翌日出街。

犹记得在1969年5月13日,西马发生严重的种族冲突事件,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然而当时砂拉越还在进行着大选,所有竞选和选举投票的活动并未立即停止,5月15日的午夜,他报社的采访主任杨谦俊君在家里听收音机时,听到联邦内政部长宣布,砂拉越州的选举活动必须马上停止。

杨君马上拨电回报馆,向刚吃好宵夜回到编辑部的吕君讲明状况,他当机立断,决定要改版,指示杨君立即回到报馆撰写相关的新闻。

这条大独家在翌日以首版首题的姿态出街后,顿时造成很大的轰动,可是因为古晋各官方衙门、选举委员会和各政党,并没有收到冻结选举的命令,乡区的投票工作如常进行,很多政治人物对此报道报抱着信疑参半的态度,就连警方政治部也在大清早派员到报馆了解新闻的来源,不过在当天上午较后时,内政部的正式公文下达各单位,指示即刻停止州内的所有选举活动。

独家新闻获得证实,报馆打赢了一场新闻战,采访主任杨谦俊获颁200令吉的奖金,而吕君也得到上头的大力赞杨。

在那段保安局势不靖,政治风波不断的年代,从事新闻工作格外艰巨,所幸朝景君熟悉各款管制新闻的法律条文,加上他工作态度谨慎,因此在他步步为营的把关下,避开了很多次踩着政治地雷,以致可能导致报纸被勒令停刊的劫数。

吕君后来离开《诗华》回到《国际时报》工作,直至1973年,他的前上司沈来明君与友人合创《砂拉越晚报》,又邀他过档去主持编务。

辗转在各报服务

于《晚报》吕君再度获得最大的发挥空间,他为了争取年轻的读者群,除了继续加重社会新闻与时尚休闲报道外,还特别开辟了很多让年轻人参与的副刊,好像与电台合作搞“空中点唱”,和名为“年轻人”的副刊。

1975年前后,朝景除了参与《晚报》的日常编辑工作,还腾出时间来帮报社出版《星期天特辑》(周刊),而由于当时《特辑》所刊登的,大多数是奇闻怪事,因此十分的畅销,每逢周末出街的《星期天特辑》可连卖两天,而单在古晋就能零售整3000份,此等销售成绩,在那个年代可说已经是顶峰了。

尔后的十年间,吕朝景还有一度返回《国际》,协编《国际晚报》,后来又进入新创刊的《世界早报》,然而在这家新报社当主编两、三年后,因为编辑方针与管理层意见相左,而跳槽到《中华日报》,同时也转变跑道,从内勤转外勤,当起了背着相机外出采访的新闻记者。

他在1985年离开报界,走进了另一个领域,成为了受到万千信徒拥戴的密宗大师。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9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