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5月24日刊登

 

 

 

 

在一场法会圆满结束后,吕朝景(中)与参与法会的上师和护法合照。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2
免费编辑副刊投身报业

小档案
姓名:吕朝景
出生年份:1942年
祖籍:福建金门
职业:退休报人

为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吕朝景念完初二便辍学,到沙场当老爸的帮手,但父亲心疼他过早进职场,趁着校董会开办第四中学时,又把他送进校园念商科。

学毕业后,吕朝景进入中华中学(老中中)就读初一班,当时校园内的一些学生非常活跃,极力争取新生加入他们群体学习的行列,而作为新生的一员,思想左倾的学生亦曾尝试接触吕君,但因他的课馀时间已被各种嗜好所占据,没能说服他参与“学习”。

当年华校男生的标准制服是白色上衣,配搭褐色半截裤,而且裤长一般都要及膝,但在老中中念书时,酷爱打乒乓的朝景君,为了运动上的方便,把裤子裁剪成运动裤般短,此种“新潮”的穿着,可说开了先河。

在放学后,吕君最大的兴趣,就是跑到校园邻近,青年业余俱乐部的乒乓室报到打球。

进入老中中后,吕朝景增多了一项嗜好,那便是跟着同学郑宪文一起学吹口琴,而读书时期,嗜看儒家学说,书生味很重的郑宪文,当时是居住在万福路平民房,父亲是位中医,家中定有一些报纸,故此在放学后,朝景于练球之余,也会跑上郑家阅读报纸,这使到两人的友谊益形密切。

吕朝景到缅甸的一座佛寺礼佛时留影。

吕朝景所领导的佛教静修会,在全国计有十个分会,图为吕胜尊(中)与马六甲分会的执行会长伉俪合影。

到父亲沙场当助手

吕朝景只在老中中(二中)呆了两年的时间,在他念完初中二年级时,由于见到独挑家庭经济大梁的父亲,肩头上的生活负担越来越重,而身边又没有帮手,所以作为家中长子的他毅然停学,跑到父亲的沙场当起助手。

原来当年他父亲在市区的河边,找了一小块空地来囤放和零售沙石,而当有建筑承包商莅临沙场光顾时,就将沙石用铁铲一铲一铲的送到小货车上,依址载送到相关的工地时,再从车斗上把沙石铲到指定的地点,鉴于当年没有机械可用,所有沙石的起卸全靠人工,因此工作相当的粗重。

疼爱儿子的吕爸爸,不忍心见他年纪轻轻就跟着自己干粗活,所以趁着中华第四中学开课,硬是把朝景君送过去就读——

事缘1956年,古晋的所有华校校董会举行联席会议,商讨教育部提出的“华校接受政府津贴”的建议,而经过讨论后举行票决,结果赞成与反对票数目相同,于是由主持会议的古晋中华校董会主席陈水皎多投了一张赞成票,通过了华校(包括了当时校董会属下的中华第一、二和三中学)接受政府津贴的议决案。

有了政府的津贴,校董会的经济负担是顿时减轻了,但在行政上却也丧失了很多的自主权,包括了受限制每年只能收纳三成的小学毕业生,因而其余的七成毕业生就此被拒于校门外。

四中开课青年入读

落选生的家长和社会人士,纷纷恳请校董会开办不接受津贴的中学来容纳这些落选生,以免他们继续游荡街头成了问题青少年,因此校董会诸公在慎重谈论后,决定顺应华社的要求,创办中华第四中学,并选中哈志达哈路的前中华民国领事馆为校址。

排除重重困难,四中终于在1960年正式开课,由黄卓廷担任临时义务校长,廖升、沈济宽、张文奎、杨德才和郭图杰等担任义务教员,课程以商科为主,包括了华文、英文、簿记、工商管理、商业概论、打字、珠算和商业书信等等,整个科系施行四年制,有些类似今天的商专学校。

四中开课的第一年,朝景君便到来报读,当时筹办仓促,学校设备因简就陋,首个学期就仅开了两班,学生不上百人,不仅年龄落差很大,学业成绩亦好坏参半,当中确实有不少无心向学,成绩很差的学生,但也有不少是专门来修读商科的优质生,就好像他一位来自砂拉卓的同窗好友符国钺,便是优质生一名。

实际上,早年校董会在四中所办的商科学术水平极高,不少毕业生在随后便轻易的进入台湾或香港各大学深造,像符国钺君的胞弟符国铰,亦是吕君在四中时的同班同学,他在毕业后前往香港的珠海学院深造,考取学士学位后,更远赴英国深造,考取了硕士学位归来,就可惜商科仅办了几年,便移交三中接办,四中则恢复为初级华文中学。且说吕朝景在四中就读期间,因为爱吹口琴而与同好符国钺的胞弟国铰结为好友,他在课余时间,除了玩音乐外,也经常与二中时的同窗郑宪文君和国钺君保持联系,三人不时聚在一起练口琴和看书,并写些文艺作品投到各华文报的副刊刊登。

兴趣多元化的吕朝景,对草药亦颇有研究,图为他在参观草药展览时摄。

接手编辑“青年文艺”副刊

读初中时,裤子总是穿得比人短的吕朝景,在商科第三年时,却反其道而行,率先穿起黑色的长裤去上学,没想到他一开启风气之先,其他的同学都争相效仿,于是班上甚至其他年级的男生,也都弃穿褐色的半截裤,纷纷改穿起了黑色长裤。

热爱写稿和投稿的吕朝景、郑宪文与符国钺三人,在1962年前后,找上《前锋日报》的社长梁浩然,要求接手编辑创刊不久便停刊的“青年文艺”副刊,由于他们是“义务”性质,因此彼等的要求马上获得梁社长的批准,于是“青年文艺”不仅逃脱了夭折的命运,还连续出版了四百多期。

虽然当年古晋的几家华文报章都有本身的文艺副刊,但因为那年头政治思潮壁垒分明,很多副刊是专给特定派系的文人笔耕,以致许多写作者被排挤在外,吕君等三人所编的“青年文艺”,恰恰给了这些“文学流浪者”一个可资发挥的温暖家园,进而培育出很多优秀的文艺工作者。

从那时开始,朝景等三人经常都会相偕到《前锋》报社看稿和编排版面,也因此与社长梁浩然时有接触,所以在朝景君商科毕业后,于一家建筑公司呆了半年后,便向梁老总求职,而顺利的进入报社工作,亦就此开展了他长达二十几年的报人生涯。

 

大慈光吕朝景胜尊(9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