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5月16日刊登

 

 

 
黄子英(秀古)
小档案
  (1923-1990)
祖籍:广东揭西县人氏
出生地:石隆门新尧湾镇港背
教育背景:曾在中国河婆乡下受教育两年,古晋民德中学受中文教育

斯里阿曼客属公会举行盛大的成立典礼时,创会人之一的黄子英(左)陪同主宾已故拿督张君光与公会理事们握手寒暄的画面。

一生奉献社会 不求回报
社会工作者黄子英(秀古)④

极力为党所提名的候选人护航,黄子英从不求回报,是位党性坚强的忠贞党员。

1954年英吉利里中华公学的9位毕业生,与校董余成春(前排右三)及训导主任黄子英(右一)和老师们合照留念。

英吉利里中华公学运动健儿,在50年代末,赴成邦江参加校际运动会时合影,图中后排左三为黄子英。

黄子英(中坐者)在90年代初,抱病与一群孙子合照,这也是他在此生中,与家人合摄的最后一张相片。

1969年黄子英离开了他服务将近7年的砂拉越运输公司,全体同事们还在当地一家酒楼设宴为他饯别。

离开巴士公司后,黄君先是在1970年,应聘于当地一家火锯厂工作长达10年,过后又赴印尼马辰巴丁岸的木山营当主管,一年后返回成邦江,再到鲁勃安都的一座油棕园工作。

1984年至1986年,他应聘为人联党成邦江支部的执行秘书,在党部服务期间,他致力于招收新党员的工作,并着手培育干部,广受基层党员的喜爱。

在政治工作上,他于1970年、1974年、1979年、1983年和1987年,一连五届的州选举中,都极力为政治拍档荷力斯丁尼辅选,而当中最重要也打得最艰苦的一役,便是1974年的州选战——

成邦江人联没输过

于此场激烈的选战中,黄子英率同古晋党总部派来支援的干部,结合地方干部倾尽全力深入乡区每座长屋拉票,使得人联的三圈旗帜在此区域扎根,将成邦江州选区建成坚固的堡垒区,一直到今年(2011年)的州选举,人联从没有在此选区吃过败战。

此等辉煌的不败战绩,1974年一役功不可没,就可惜后来的收割者,似乎都已经遗忘了前人种树的功劳。

1987年3月10日引爆了震撼本州政坛的“明阁事件”,当时代表人联党在州内阁中担任福利部助理部长的荷力斯丁尼暗中出走,投靠向以敦拉曼为首的“前进阵营”,此种举动就连他身边最亲密的战友,子英君都被蒙蔽在鼓里,两位过去在政坛上并肩作战的同志,就此断绝了昔日的情谊。

明阁事件导致以丕显斯里泰益玛目为首的国阵政府,宣布解散州议会,并在同年的4月16日举行闪电大选,人联党成邦江支部改派前县长麦哥比罗批挂上阵,代表国阵征讨“叛将”,也就是在达雅党旗帜下出征的原议员荷力斯丁尼,而经过连场激烈的交战,荷力斯丁尼败北,并从此淡出了政坛,不过他心中却一直很缅怀在人联党的那段岁月。

在明阁事件引发的闪电大选中,黄子英卯尽全力辅助新人麦哥比罗当选为成邦江州议席议员后,便辞去人联党成邦江支部执行秘书的党职,从政治的前线退役下来,并在1987年在好友刘邦檀的邀请下,离开成邦江前来古晋,于七哩刘亚保板厂担任管工,且协助刘氏筹组七哩商联会与其属下的幼稚园。

不幸中暑昏迷不醒

1989年下旬,正值七哩商联会幼稚园成立在即,黄子英一连两天都在烈日下用油漆书写布条,因而不幸中暑晕倒,而被工友们抬往宿舍,然而过了一整夜依旧不省人事。

事发当时,他的长子乐之君与成邦江顺兴公会的几位理事,正在美里筹募经费,俾以重建成邦江慈云阁神庙,由于当时没有手机,直至当天下午返回成邦江时,才被告知老父亲中暑昏迷不醒之事。

翌日清晨,乐之君驱车直奔古晋而来,并把父亲从宿舍送往中央医院求治,经过急救,子英公终于在七天后恢复意识,也开始可以进食,奈何一波三折,就在他留院治疗期间,中央医院竟发生病房煤气外泄的事故,顿时间整层病房弥漫着白色的烟雾,所有能走动的病人都离开了病房,惟独他走不动而继续留在病床上。

也许是吸入了煤气,加上惊吓过度,黄君的病情恶化,又再度昏迷,从此瘫痪不能言语。

过后家人把他接回成邦江的住家,由妻儿细心照料,然而在一年后,即1990年10月间往生极乐,出殡日正逢全国大选的投票日。

后语:
家父黄子英公馀爱人间,备受亲友们的崇敬,他丰盛的心灵,坚毅而积极的生活态度,把一生奉献给社会而不求回报。

他在世上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大爱精神,关心身边的朋友,也曾经无怨无悔地付出心力,为学生们指引正道。

在那个时代,相信有很多左翼份子及人联党的中坚党员,都像家父一般有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故事,只不过他们的事迹已被时代的洪流所湮没,但历史是被肯定及永远存在的,而后人没有将之摘录下来,以证明华基政党——人联党正是由这批热血份子打出来的天下。

遗憾的是党的领导层,总会勉励年轻党员学习五、六十年代老党员奉献爱党的精神,而那些年轻人闻言亦感到莫名其妙,一头雾水,根本不知所云,实际上党的现在领导人,本身对元老们的创党与建党历程亦是一知半解。

家父把毕生精力奉献给了民族,却忽略了家庭生活,家慈跟随他大半辈子,辛劳的帮人家洗衣赚取微薄的工资来补贴家计,子女无法接受高深的教育,对一家人是种重大的损失,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成了历史,只能给下一代留下串串的回忆。

 

社会工作者黄子英(4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