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5月13日刊登

 

 

 
黄子英(秀古)
小档案
  (1923-1990)
祖籍:广东揭西县人氏
出生地:石隆门新尧湾镇港背
教育背景:曾在中国河婆乡下受教育两年,古晋民德中学受中文教育

英吉利里中华公学的全体老师合影于1956年的校庆日,图中右三为校长张荣洲,左四为训导主任黄子英,左三为伦乐社群领袖方镇鸿,当时他亦在当地执教。

教师牌吊销 改当砂运站长
社会工作者黄子英(秀古)③

涉及政治活动,黄子英被英殖民地政府撤销教员注册,应聘到成邦江担任巴士公司分站站长职。

成邦江飞鹰篮球队造访英吉利里时,与当地篮球队进行友谊赛前合影,图中后排左五为黄子英,右一为成邦江中华公学校长王义源。

黄子英(右一)与荷力斯丁尼(右二)合摄于一个宴会上,图中左一为黄太太刘翠英,左二为荷力斯丁尼夫人罗氏。

 

 

 

 

 

 

 

 

黄子英与夫人刘翠英在庆祝生日时摄。

于暗中参与人联党的活动,违反了公务员不准涉及政治活动的准则,黄子英的一举一动,很可快便被教育部与警方政治部盯上,因此在1962年10月间,他接到教育部的来函,通知他从即日起,其教师执照被吊销,且必须在24小时内离开任职的学校。

黄家七口人当时是寓居在英吉利里中华公学的教师宿舍,因此顿时间非但陷入无家可归,以及断炊的困境中,然而黄君坦然接受这一事实,他豁然的认为,要来的总是会来,从不后悔步上参与政党政治的这一条路。

鲁勃安都乡镇的一位好心老板,即陈鹏辉的父亲,在得知黄君的处境后,第一时间安排他们一家住进学校附近的一栋空房子,一个月后,砂拉越运输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田绍熙找上子英君,建议他到其运输公司于成邦江的分站任职,月薪为300令吉。

于是黄家挥别了曾经居住了将近11年的英吉利里,举家搬迁到成邦江,临别时家人都感慨万千,因为这里毕竟有他们深深的友情、亲情,不可磨灭的回忆和深深的脚印。

获公司高层器重

1963年初,黄子英当上砂拉越运输有限公司成邦江分站的站长,秉持他勤奋与负责任的就业精神,对员工的工作纪律非常在意,经常亲自督促修理员检查与维修车辆的工作,将工厂管理的井井有条。

虽然经常责骂不守纪律的工友,但在私底下仍能与工友们打成一片,保持着上司与下属之间的良好关系,以他的善良,乐于助人的精神,深受工友们的爱戴,在他任职期间,砂运公司成邦江分站的业绩蒸蒸日上,是公司属下所有分站中,获得盈利最高的一个分站,因此他也深受公司高层的器重。

到任初期,正值马印对抗正炽之时,左翼地下份子在英殖民地政府的大力扫荡下,纷纷潜入边界山林进行武装斗争,本身很同情左翼斗争的子英君,就曾动用公司的巴士,护送一批批热血青年前往英吉利里的马鹿(Marup)和苏罗榜(Selopong)地区,让他们得以进入边界森林进行武装斗争。

当时的人联党成邦江支部,因受到英殖民地政府的打压,正处于低潮期,党务活动几乎瘫痪,华裔青年党员过半进山打游击,也有的则是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支部主席荷力斯丁尼显得非常茫然与沮丧,甚至曾经有意跟着众人进山参加游击队,但由于不被地下组织所接纳,而继续留了下来。

没有固定职业的他,还要养育一群嗷嗷待哺的儿女,生活相当的拮据,又要经常接待乡区长屋的伊班同志到访,膳宿开销更使他难以负荷。

为土著同胞舒解压力

黄子英在征得总经理田绍熙的允准下,把这位伊班籍的支部主席召到成邦江分站担任书记,每个月领取两百多块的薪饷,虽然有了固定的收入,但依旧是无法满足经济需求。

有一次家里来几十名伊班同志,糟糕的是家中没米又没菜,搞到荷力斯丁尼连家都不敢回,黄子英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便连同好友刘任凯(已故),及时给予金钱与物资上的接济,才让这位土著同胞舒解了很多的压力。

如此下来,黄子英与荷力斯丁尼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情感,尽管后来因明阁事件,两人的政治立场相左,但在后来黄子英与世长辞时,荷力斯丁尼还是抛弃政治成见,专程到来送老友的最后一程。

值得一提的是,荷力斯丁尼的夫人罗氏,是位坚强和令人钦佩的女性,就是在丈夫最艰苦的时候,仍能无怨无悔的紧咬牙龈,陪丈夫共同度过难关,而遇到大批伊班同胞到家里做客时,也都保持笑脸迎人,是位不可多得的女强人,是荷力斯丁尼在政治生涯中的精神支柱。

当时人联党党员都谈党色变,有位对党忠心耿耿的老党员郭益东(已故),每月不间断自动捐出30元来资助党支部,此举让子英等感动不已。

遭匪徒开枪袭击

1965年的一个下午,砂拉越运输公司一辆列号K4885的巴士车,在黄志裕的驾驶下,载着16位伊班籍乘客,从成邦江出发朝双溪丁岸的目的地前行,而在开抵距离成邦江约20哩之遥,一个叫哇(Gua)的边区小聚落附近时,遭受到一股武装印尼匪徒的开枪袭击,司机黄志裕当机立断,急速将车子引擎熄灭,打开车门跳入水沟中躲藏,据他本人事后描述,就在他跳车逃生的那瞬间,一颗子弹恰好射穿驾驶座,倘若当时动作稍微慢一点,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接着七、八名印尼武装匪徒冲到巴士上,下手抢劫搭客们的手表、钱包与首饰,然后朝边界森林奔逃而去。

此场持械抢劫案,酿成了一位来自苏罗榜的国小老师中弹身亡,几位搭客在混乱间被子弹射伤,躺在车厢内痛苦呻吟,及在巴士车上留下十几道弹孔,搭客们过后由一辆自双溪丁岸开返成邦江的巴士载走,另外一部从古晋开向成邦江的快车,在接到公司的巴士遇袭的消息后,不敢造次再往前开,中途掉转车头返回古晋。

当晚该段地区炮声隆隆,几架英军装甲车猛朝边界山林开火,翌日上午九时许,黄子英于几位修车员,在英军装甲车的护送下,将仍然可以驾驶,但车身弹孔累累的巴士开回成邦江分站,引来不少坡众到来围观。

接下来好一段日子,来往车辆包括巴士都有军用装甲车护送,而英雄人物黄志裕也继续在砂运输公司服务至退休,并迁居邦宜伊班区,住进一间四周围绕着榴莲山的屋子,过着悠闲的晚年生活。

1966年12月6日,政府再度展开大逮捕行动,黄子英的大儿子乐之君,被召入六哩监护中心“深造”,当时年仅20岁的他,在四年多长的拘留期间,通过自修成功考取了英文八号的资格检定文凭,以及马来文初中文凭,此种语文能力的提升,让他日后获益不浅。

儿子被捕后,子英君成了拘留者家属的代表,而为了经常带领一些家属到古晋,会同其他拘留者家属会见联邦秘书,交涉各种拘留者的投诉,因此他便向当地一些拘留者家属募捐经费,而当他走到海唇街向一位富商道明来意时,没想对方口中念念有词,丢了三块钱在柜台上,子英见状不禁愤然说道:

“你的儿子也在里面——”,对方闻言勉强再加两块钱,从此子英再也不踏进此店铺一步。

砂拉越运输公司成邦江分站的全体工友,在庆祝成立30周年时大合影,图中前排中间穿巴迪服装者为站长黄子英。

 

社会工作者黄子英(4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