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5月12日刊登

 

 

 
黄子英(秀古)
小档案
  (1923-1990)
祖籍:广东揭西县人氏
出生地:石隆门新尧湾镇港背
教育背景:曾在中国河婆乡下受教育两年,古晋民德中学受中文教育

黄子英全体家族成员的大合照,图中前排坐者右一、二为子英伉俪,右三为老母亲,右四位岳母,后排右二、三为黄乐仁夫妇,左三、四为黄乐之夫妇。

勇救三母女获褒扬
社会工作者黄子英(秀古)②

奋不顾身跳入鲁巴河救起三母女,黄子英获得教育厅厅长亲自颁发褒扬状与奖金,同时政府《宪报》亦刊登了他涉险救人的英勇事迹。

在校长张荣洲(前排左四)的率领下,英吉利里篮、排球队,到成邦江参与比赛时留影,图中后排右一为黄子英。

1953年,英吉利里中华公学的第8届毕业生与校董会主席黄南祥(中坐者),及老师们合影,应届毕业生只有五位,前排右一为黄子英。

英吉利里中华公学全体师生,在1953年校庆时大合照,图中前排坐者左起第二位为训育主任黄子英,左三为校长张荣洲。

子英在1950年至1951年间,于晋连路32哩中华公学任教,当时新中国诞生所掀起的革命思潮,横扫了全砂拉越各城镇,一些左翼团体派出了秧歌歌舞队,从古晋出发,沿着西连公路到沿途各乡镇表演,当然也在32哩中华公学的草场上大跳特跳,而吸引了很多民众前往围观。

当时32哩中华公学的校长为蔡高廷,子英君除了任劳任怨的克尽天职外,也与当地民众建立良好的关系,有一次,有一位比他年长的学生,因不听教而被他用棍子打至流血,该学生的家常非但没有上门兴师问罪,还特别送来一只鸡和几粒蛋,感激他帮忙管训其儿子,还盛意拳拳的邀他到家里做客。

他在32哩执教一年后,受聘到新尧湾附近加兰依中华公学担任校长,当时的校舍与教师宿舍,都是简陋的亚答屋,施行全天上课制,除了黄校长外,还有一位教员翁素英老师,她正是本州美声歌唱家翁素梅的胞姐,后来翁老师选择回大陆参与建设新中国,并定居在北京。

在英殖民地政府统治时期,黄子英除了教学外,亦活跃于参与社会运动,经常往返于古晋与新尧湾间,留下一家五口与翁素英老师,在昏暗破烂的宿舍度过漫长的夜晚。

有一年的英女皇诞辰日,他用长长的竹竿,将新中国的五星红旗挂在校门外,然后便迳自前往古晋办事,而恰巧他的幼子黄乐仁,便在当时于残破的宿舍中呱呱落地。

受聘赴英吉利里中公执教

1952年黄君受聘欲赴斯里阿曼省英吉利里中华公学执教,临别依依的当儿,大批学生在校舍外痛哭,不肯放他离开,而一些家长则以送来了鸡蛋与糕点。

挥别学生与家长们,黄君带着一家五口乘搭客货轮,漂洋过海到上梯头(英吉利里)报到,只留下长子黄乐之在新尧湾港背的老家陪伴老祖母,乐之君当时是在新尧湾中华公学就读。

个性豪爽、耿直,又平易近人的子英君,在英吉利里中华公学担任训育主任,他很快就在当地结交了很多的好朋友,虽然当时在校求学的学生,很多都是超龄生,而教学认真的黄老师,经常都会向他们执行严厉的体罚,但因为他处事公正不阿,倒是赢得了学生们的尊敬。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英吉利里期间,与地方上的闻人彭华州(已故)家族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彭君的双亲先后辞世,留下彭君姐弟多人,黄子英夫人经常主动过去彭家帮忙,看到小孩们的衣服破了,便拿出针线协助缝补,衣服的纽扣掉了就帮忙接上,如此嘘寒问暖的关怀下,两家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而且一直延续到今天。

1955年10月初的一个天色已经昏暗的黄昏,在成邦江码头边的黄色街灯下,只能依稀的看到鲁巴河湍急的流水冲刷着盐木码头,陈旧的有点倾斜的盐柴柱在潮水冲击下,显得有些支撑不住而开始抖动。

跳入鲁巴河救起三人

就在此时刻,黄子英恰好从英吉利里乘坐货船“永瑞号”抵达成邦江码头,正当他要上岸到临近的巴刹去用餐时,忽然听到码头的昏暗处,传来一阵阵求救声,他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隐约中看到一位妇女一手紧抓着盐柴柱,一手正紧拉着一位女童的手。

说时迟那时快,黄子英连衣服鞋子都没脱掉,便一耀跳进河里,迅速的游到妇人处,此时才发现掉在河里的,除了妇女与女童外,还有一名小男孩,三人的手紧紧的抓在一起,这对黄君在施救上倍感乏力。

所幸在此紧要关头,一位巫籍水手见状马上将船上的绳索抛到江中,黄君就藉着这条救命的绳索,半游半拖的把妇女三人救上岸。

穷尽浑身力气爬上盐木码头时,黄君已经疲惫不堪的瘫痪在木板上喘气,脚上的鞋子也不晓得在什么时候掉了一只,后来他才知道,他所救上来的三人中,有两人是母女关系,而那小男孩则是妇女的外甥。

黄君奋不顾身的英勇救人事迹,很快就被码头上目睹此一幕的公众传送开来,成邦江教育厅厅长在闻讯后,于隔天便召见他,还特别颁发了一张褒扬状与500元奖金予他,并在成邦江传为佳话。

不久后,黄君英勇救人的事迹,亦在政府的宪报上发表。

黄子英在英吉利里中华公学任训育主任时,是顽皮学生们的克星,他对纪律抓得很紧,相传在校门内有超过半数的学生吃过他的藤条。

英吉利里唯一的一家戏院,乐群戏院开幕后,人们便有多一个娱乐场所,然而为了避免学生们荒废了学业,校方规定学生们只准在周末晚上,和星期天早上进戏院观赏影片,其他的时间一律不准去看戏。

身为训育主任,黄君在周一到周五晚上,都会到戏院内作例行检查,一旦发现有学生违规看戏,便会抄下他们的名字,隔天这些学生大多会主动的到办公厅“自首”,并接受藤条侍候,接着是到办公厅罚站,下午放学后还要留在学校洗厕所,而在严师的管教下,校内几乎没有品行恶劣的学生。

每逢假日,黄君会与其他同事带领学生到诸如马鹿河之类的地方郊游,或深入乡区作学生家庭访问,强化与家长们的交流。

律己甚严

1957年初,他的大儿子黄乐之在老祖母的陪伴下,乘搭“永瑞号”货船到英吉利里和父母团聚,并在当地中华公学修完小学最后两年的课程。

黄子英亦是位律己甚严的人,宁可自己穷,也不会去贪图别人的钱财,记得有一对居住在英吉利里“红水港”的黄姓老宗亲夫妇,因年事已高又膝下无子嗣,因而准备将红水港一块几依甲的地段转让给他,而被他断然拒绝。

这两位老人家先后逝世时,黄君很热心的帮他们办理后事,并帮忙他们保管其地契,直至五、六年后,他们一位定居在西马的近亲来到英吉利里时,黄君马上把有关地契交付予他。

1959年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成立,全州各地风起涌的跟着成立支、分部,黄子英虽吃政府公粮,却还是不顾一切的与一批包括彭华洲在内的坡众,积极投入筹组英吉利里支部的工作,还成立了义务劳动队下乡搞群众工作,帮忙穷困党员盖房子,协助伊班党员收割稻穗等等劳作。

过后英吉利里人联支部成立歌咏队,吸引了大批年轻人的参与,黄老师的长女沉香,更是其中一位非常出色的年轻女干部。

他一生人面对最大的打击,便是在1961年尾,他所疼惜的长女沉香,由于醉心于搞党务,而忽略了本身的健康,以致患上了恶性肠炎被送到古晋中央医院动手术时,却已为时太晚,在手术9天后病情恶化而香消玉殒,得年仅有18岁,黄子英与家人悲痛欲绝,举殡之日,大批党员群众赶往送殡,过后黄家夫妇带领儿女们黯然的返回英吉利里,当时学校还在放年终假期。

长子黄乐之在修完初中课程后,转入英文中学,然而因为挂念双亲,不到一年便悄然返回英吉利里与家人团聚,且有一段时间在中华公学担任书记一职。

 

 

 

 

 

 

1955年校庆时全体师生的大合照,和两年前同一节庆的相片对比起来,显然学生暴增了很多。

 

社会工作者黄子英(4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