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4月27日刊登

 

 

 

 


本固鲁廖荪禧在汶莱那威中华学校的几位女学生摄于1956年的档案图片,她们中有数位在今年专程到古晋探访廖老师,然而当年青春年华的少女,现时已经是祖母级人物。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8
协助筹建新校舍

小档案
姓名:廖荪禧
出生年份:1929年
祖籍:广东惠阳人氏
职业:退休教员、社区领袖

应聘远赴汶莱那威小镇教学,本固鲁廖荪禧在异乡执教逾三年,期间除了致力提升学生学业成绩,也协助筹款兴建新校舍。

1953年杪,本固鲁廖荪禧背上简单的行囊,登上一艘开往美里的客货轮“广东号”离开古晋,开展了他的异乡教学之旅。

经过两昼夜的海上航行,廖君在美里登岸后,便马不停蹄的乘车经由陆路进入汶莱,于抵达瓜拉马来奕后,转乘挂有舷外摩多的小船,再经三个多小时的水路航程,终于抵达目的地“那威镇”(Labi)。

五十年代的那威乡镇,规模非常的小,镇上仅有一排共6间的木板店,业主全都是华人,清一色是杂货店,没有理发店、戏院和医院,镇民淳朴热情。

那威中华学校是在1946年,由当地乡贤发起筹建,经众筹委们的疲于奔命,走遍汶莱各城镇,甚至越境到美里筹募建校基金,而在奔走了大半年,总算筹得了2317元,于是便按计划兴建了一栋以树皮作围墙,硕莪叶子作屋瓦的简陋校舍,那威中华学校便在1947年的10月1日举行了开学典礼。

六年之后,荪禧君应聘报到时,校舍经已破烂不堪,当时校内就只有校长古国权一位教职人员,学生采用复式上课,在廖君投入教学后,确实为古校长分担了不少工作。

廖荪禧(蹲者左起第二位)在汶莱那威中华学校教书时,与篮球校队的队友们合照。

本固鲁廖荪禧(左)和他在半个世纪前的汶莱学生,于2011年3月间摄于胡姬花园。

专程到古晋来探访昔日老师的汶莱那威中华学校校友,与本固鲁廖(后排中)合摄于青山古庙。

为重建校舍筹款

鉴于学生人数与年俱增,加上旧有校舍长年欠修,经已残破和不敷应用,因此,当时的校董会董事长蔡让君,决定重建校舍而发起筹款活动,作为学校的一份子,廖君当然要全力以赴,协助董事部展开筹款活动。

廖君与古校长先是在校内组织舞狮队,聘请镇上一位曾在中国家乡练过武,懂得舞狮技艺的高人担任义务教头,除了教导学生们舞狮外,也负责制作狮头,而经过短时间的密集训练,学生狮团舞出了小镇,乘船到马来奕、诗里亚等较大的城市募款。

在校董要员、校长和廖荪禧老师的带队下,那威中华学校狮队到各城镇作巡回募款,而经一番的努力,总共募得了整十万元经费,于是新校舍的建筑工程正式发包,半年多后,一座包括礼堂、课室和办公室的单层校舍终于落成,学生们终究有了更好的读书环境,同时董事会也增聘了几位老师,校政在稳健中成长。

于那威镇上住了一段时间,荪禧君渐渐的融入了当地的生活,也开始对小镇的风俗民情有所了解——

实际上那威镇的官方名称是“Labi”,原自流经镇上的一条马来奕河支流双溪拉毕(Sg.Labi)而来,在马来话中,拉毕指的就是鳖,概因在此条小河内,生长着很多的鳖,所以当地土著才会以拉毕来作为河流的名称。

其实拉毕河非但有很多鳖,凶狠的鳄鱼也特别多,而以农业生产为主的那威小镇,早年还曾是产油重镇,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抽吸,油藏量渐稀,到了战后,当岸外海域发现油踪后,油田公司把重心移向岸外,那威又恢复了农业小镇的风貌,镇民们继续靠栽种蔬菜和蜜柑维生。

曾经是产油重镇的那威,并没有因油钱而富起来,在廖君旅居当地时,那威的对外交通仍旧十分不便,即使是到最靠近的马来奕或诗里亚,都无法在一天内往返,因此廖君若想到诗里亚游逛,就只好等到周休二日才能启行。也许就因为和外界有一定的隔阂,那威镇的坡众仍然保持着很浓烈的人情味,董、教、生之间的关系融洽,民众包括校董们对老师格外敬重,在每逢节日时,就会为老师们加菜,甚至邀请校长和教师们到家里做客。

重视华人传统节日

依旧保留着很多华人习俗的那威坡众,极其重视华人各个大小传统节日,尤其是华人的春节,而在当地教书的三年里,廖君便应邀在每个华人新年前夕,帮民众以毛笔在红纸上写春联。

由于镇上没有理发店,廖君顶上的三千烦恼丝,便由一位略懂剃头手艺的校董义务代为整理,然而此君的技艺水平差强人意,经常就把廖君的头发剪得参差不齐,甚至好像被什么东西啃过般,然而尽管如此,荪禧君非但不介意,还会感激他肯拨冗为自己理发。

小镇上没有什么娱乐,在课余时间,荪禧君除了与同学们一起打篮球外,也会在周日时,跟随一些坡众到邻近的山林里狩猎,就有一次,他一枪便击毙了12条山猪,比长孙晟的“一箭双雕”还要厉害,因此经常以此佳绩向友好们炫耀。

其实真的没有吹牛,他在当天跟三几位坡众进入山林深处狩猎时,察觉距离他们百码之外,有几条大山猪在那觅食,于是他便把枪口瞄准其中一条身躯较庞大的山猪,随即手指一勾,子弹飞射而出,大山猪应声倒地,他们在趋前查看时,方发现那是条怀了身孕的大母猪。

荪禧等把山猪抬出山林,在剖开它的肚皮后,惊见里边还有11条已成型的小猪,所以一枪打死12条山猪的事迹就此在镇上流传开来。

与学生关系良好

他在那威教学时,还是位20多岁的小伙子,可能因为学生们都把他当成大哥哥般看待的缘故,所以和学生们的关系非常好,即便是他离开汶莱后,一些学生还长期和他保持联系,甚至不远千里到古晋来探望他,就象在今年(2011年)3月间,就有几位他的昔日学生,再度到古晋来向廖老师请安,只是这些当年才十几岁的少年男女学生,经过半个多世纪,现在都已升级为阿公、阿婆,而昔日20出头的廖老师,如今也已年过80了。且说,廖荪禧在汶莱那威教了两年书后,手头上已储有几千块钱现金,于是在1955年的学校假期时,便光光鲜鲜的“衣锦还乡”,隆重的完成终身大事,迎娶他的未婚妻韩日香入门,并带着美娇娘到那威继续教书。

1956年间,他在古晋的教师界友人捎来信息,宣称殖民地政府颁布“教育白皮书”,准备对州内的所有华小进行改制,并提供津贴和由政府承担所有教师的薪金,所以希望廖君能赶在此计划实施前回国,否则新制度一旦实行,恐怕很难再申请到教职。

虽然在改制后,华小老师的薪水有所提高,但比起他在汶莱的每个月350元,却偏低了很多,然而廖君还是选择在1956年底辞去那威中华学校的教席,带着妻子回到古晋,并被分派到石隆门中华公学执教。

他之所以会作出这个决定,除了担心真的将来在家乡找不到教职外,最大的原因是他的太太韩氏已身怀六甲,而那威镇上没有医院设施,将来临盆时将面对麻烦,所以毅然辞去薪资优渥的汶莱教席,结束三年多的异乡教学之旅,乘船回到了古晋,开展另一程的粉笔生涯。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12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