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4月22日刊登

 

 

 

 

 

廖荪禧君(右四)在1968年,于砂拉越师训学院与部分同窗合影。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5
小六毕业已是18岁青年

小档案
姓名:廖荪禧
出生年份:1929年
祖籍:广东惠阳人氏
职业:退休教员、社区领袖

沦陷岁月避居海口,本固鲁廖荪禧经历了物资短缺的困苦,战后重返校园,成了四小的第一届毕业生,当时他已经18岁。

1941年12月24日,一支日本侵略军从山都望河来到对面港的三马连登岸,经武吉萧和砂卓吊桥,列队步行到古晋,占领了市区的政府建筑物,当天下午四时许,对面港的拉者王宫升起了日本旗,辅政司李高洁等欧籍官员全被俘虏,古晋彻底沦陷。

拉者政府的邮政局总监比尔特,在当天下午四点钟,从大石路的邮政总局,向英国远东军指挥部发出了最后一封电报,电文扼要几个字说“猫儿在井中”,寓意古晋已经失守,接着他打开了邮政局的大门,正式向门外的日军投降。

倭寇占据古晋后,各种暴政相继出台,四出逮捕筹账会领袖,对华族施行严苛残暴的管制,整个社会陷于一片风声鹤唳,人们在极度恐惧中度日,而由于长子廖平是名归国抗日青年,廖家老爷子立章公担心会遭到“汉奸”举报,以致家小遭受到鬼子兵的残害,因此把盐柴港的农园卖掉,带着妻小乘船搬迁到三马拉汉省,阿沙再也双溪马打海口区,过着隐姓埋名的农耕生活。

其实在沦陷岁月里,避居海口区的华族家庭很多,所以廖家的迁居,倒也没有引起当地农户的特别注意。

1951年在老中中完成初中学业后,本固鲁廖荪禧便与青梅竹马的邻居女孩韩日香订婚,当时他已经22岁。

活跃于社会工作的本固鲁廖,在一项社区民众集会上致词时的神情。

热爱旅游与结交朋友的本固鲁廖荪禧,在今年初到印尼坤甸旅游时,与一位刚结识,拥有博士学位的友族合影。

在60年代于石隆门中华公学执教的廖荪禧(右三),和同侪们合摄于当地的邮政局外。

日常生活物短缺

日据期间,州内各中小学全面停课,念完小四便遭逢战祸,年方13岁的荪禧君也因此失学,跟随着双亲在海口区开芭栽种地瓜、木薯和稻米,因此在接下来的3年8个月中,廖家大小全靠地瓜(蕃薯)饭,或蒸木薯来填饱肚子。

在沦陷期晋入第二个年头后,由于船运中断,日常生活物资出现严重的短缺,就连缝制衣服的布料也断了市,因此荪禧君和家人,只好用麻袋来制作衣服,然而由于麻袋的纤维既粗又硬,穿在身上不仅不舒服,而且还会造成皮肤红痒,然而际此非常时期,再难穿也要强忍下来。

虽然避居偏僻的海口区,但民众依旧难逃侵略者的骚扰,日本鬼子在当地一名娶了土著女子为妻的华裔汉奸之带路下,挨家逐户的向民众强行征粮抽税,该名汉奸狐假虎威,欺压乡民的恶行恶状,早已让坡众们恨之入骨。

掀起“打汉奸”运动

1945年9月初,日本正式投降,古晋掀起了“打汉奸”的运动,消息传到了海口区,当地民众不约而同的带了锄头、开山刀或木棒,赶往该名汉奸的住家,而当时已经16岁的荪禧君亦在风闻此讯息后,赶到汉奸的家去看热闹。

但见几十名愤怒的民众,把汉奸住家团团围住,而平时作威作福的那名汉子,此时宛若丧家之犬般,爬到住家的屋顶上,声泪俱下的向群众般求饶,然而长期受他欺压的民众,一点都不为之所动,他们中有人冲进屋里,用木棒不断往屋顶捅,没几下功夫便把他给捅得摔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众人一窝蜂般疾步冲上前,一阵乱刀便往他身上招呼。

当众人停手时,那汉奸已经伤重昏死过去,大家商议后,决定用船把他载到古晋,交由联军去处置,当时荪禧君亦跟着他们乘船出发,奈何在启航不久,便有人发觉那汉奸已经气绝身亡,所以他们取消了古晋之行,把尸体扔在河边的亚答丛间后掉头回家,为害一方的汉奸下场,最终是曝尸荒野。

古晋光复不久,廖家老爷子高高兴兴回到古晋,以500块钱于现在的金玉路与十字路交接处,买下了一块面积两亩大的土地,盖了间木板亚答屋后,便把家小全接到新家来居住,而他自己则择吉让其在亚答街的“喜章洋服店”重新开业,不过他由于胃疾缠身,在1949年初便与世长辞。

且说在搬回古晋后,当时已经17岁的荪禧君,被家人安排重返校园读书,而他此回报读的,则是距离其住家约两里外的古晋中华小学第四校——

光复后不久,古晋的华社领袖和教育界先进们,在商议让各校复课的同时,决定成立一个由各华人社团组成的华校校董会,以统筹统办的模式来管理原本由各属乡会所办的5间华小,于是原来的福建义校,被易名为古晋中华小学第一校,本来由客属公会所办的越光学校,则换名为古晋中华小学第四校。

于战前时,越光学校是向天主教会租用其闲置的建筑物来充当校舍,然而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因此客属公会的前辈包括廖荪禧的父亲立章公等,便开始物色适合的地段,俾以作为永久的校地,后来他们决议向当时的知名华社领袖陈文秀,买下他在凤梨路的住家用地,并着手筹备兴建校舍的事宜,孰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建校计划被迫喊停。

重返校园

中华学校校董会成立后,便从客属公会手中接管越光学校,也在凤梨路的新校址,赶建了两排共有十来间课室,和教师办公厅等设施的亚答屋校舍,接着便在1946年复学。

本固鲁廖荪禧就在此时来到这里就读小五课程,他犹记得当年每天在放学后,所有高年班的学生,都会被要求留下来,然后在老师们的领导下,拿着锄头到现在“蔡渭亭图书馆”所在的高地锄取泥土,再用苯基将泥土拿去填在校园较低洼的地方,而就在师生们的努力下,校园的环境逐步获得改善。

鉴于停学3年多时间,在复学后,荪禧君在一些科目上一时间无法赶上进度,因此,只好在夜晚时分,到一些较高年级的同学家补习,经过了一番苦读,功课总算慢慢的赶了上去。

在念小五时,荪禧君有参与校内的童子军组织,并喜爱打篮球和羽球的运动,而他的同班同学中,便包括了已故华社领袖天猛公拿督陈明聪和李文蕴等人。

他和陈明聪等同窗在1947年毕业,是四小的首届毕业生,由于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所累,当时的小学毕业生,年龄都很大,包括本固鲁廖,在小六毕业时,已经是位18岁的青年,正因为如此,他的很多同学,在小学毕业后,便选择步出社会工作,甚至于结婚成家生子,不过,他本身则决定继续升学,进入古晋中华中学(老中中)就读初一班。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12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