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4月21日刊登

 

 

 

 

 

 

廖平上校伉俪与他的三名子女合影。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4
大哥与飞虎将军陈纳德共事

小档案
姓名:廖荪禧
出生年份:1929年
祖籍:广东惠阳人氏
职业:退休教员、社区领袖

曾在中美空军联合指挥部与飞虎将军陈纳德共事,廖平上校亦到过印度与美国接受空军作战训练,抗战胜利三年后,才退役返南洋,并凭着丰富的航空专业知识,任职于马来亚航空公司。

1941年中,廖平跟随第14师部队驻防昆明不久,便被选派参加由军委会主办的“战地服务团训练班”,而与上几次不同者,便是被挑中的50余名学员,大多具有大学毕业的资格,且都是英文水平较高的战士。

训练班课程除了军训,主要还是着重于空军作战与地勤补给的范围,而经过几个月的密集课程,各毕业生都被分派到各处战地服务团所附属的招待所、前线的陆军部队,或是在中国的空军基地从事各项工作。

廖平上校被调派到昆明市郊,巫家坝的“中美空军联合大队总部”,与著名的飞虎将军陈纳德共事——

身着陆军戎装的廖平上校。

廖平上校(后排右二)与前中华民国行政院长兼军政部长何应钦将军(前排左一)、中国空军副总司令毛邦初将军(前排左二)、和美国空军司令等高阶将领,在美国检阅台上,检阅受训结业的中国空军时一瞥。

1949年初,廖平上校(后排左三)返回古晋探望病重的父亲后,与双亲及弟妹们合影留念,图中后排右三为年方20岁的廖荪禧君。

廖平君与长子合影。

飞虎将军陈纳德

中日大战时的美籍空军名将陈纳德,在1890年出生于美国,原本是美国陆军航空队的飞官,早年被派驻于菲律宾的美军基地,但由于听觉有问题而提早退伍,并在1937年受聘为中国空军顾问。

当时中国空军的现役战机共有400多架,其中包括俄罗斯、意大利、英国、德国和美国的各式机种,但由于大多数的战机已过时,又欠缺零件,同时飞行员的培训不足,为了加强空中的防卫与打击力,他力促中国政府向外国添购新的军机和招募飞行员,同时强化中国本身的空军训练。

时任中国航空委员会委员长的蒋宋美龄,接纳了他的建议,授权空军副总司令毛邦初少将和驻华府的中国国防供应处,出面向美国洽购新型战机,而且也要陈纳德回到美国进行招募飞行员的工作。

陈纳德随即到美国各州的空军基地进行游说,力邀战机飞行员参加“美国志愿队”,赴华参与航空运输和战斗任务,然而初时只有少数退役飞官报名参与,反应差强人意,后来还是美国总统罗斯福下了一道密令,特别准许现役飞官以请假一年为期,参加美国志愿队,且在期满后可重返原队服务,如此一来,就吸收了百多名现役飞行员报名参与。

另一方面,美国也售华100架P-40战斗机,这些新战机全交由陈纳德上校所指挥的志愿队驾驶,并在接下来的连场战役中屡建奇功,战绩辉煌,而由于当年这些战机的机头,都画有呈露利牙的鲨鱼图案,本来应该称作“飞鲨队”,但人们管叫她为“飞虎队”,所向披靡的陈纳德更是名噪一时的“飞虎将军”,后来日本偷袭美国在珍珠港的军事基地,促使美国全面向日本宣战,原来的“美国志愿队”改编为“美国空军特遣队”,指挥官陈纳德也晋爵为准将,过后美国再扩大空军特遣队的阵容,加派新型的战斗机和轰炸机群参与战斗,还正式将之改编为“美国第14航空队”,陈准将再度耀升为二星大将。为了方便调度工作,军部在昆明巫家坝成立了中美空军联合大队总部,陈纳德将军便在此设有指挥部,而廖平的办公室,恰好便与他的指挥室结邻。

1942年间,中国在英国政府的允准下,于印度的卡拉齐地方建立空军基地,俾以培训空军作战人才,而廖平上校亦受指示前往印度的基地工作。他随后与一批同侪登上一架运输机,经云南西南部进入喜玛拉雅山区,当时机长接到紧急电讯,指称有20余架敌机由仰光朝北飞行,为了安全起见,机长立即调低飞行高度,冒险贴着山峰间穿行,所幸没出现敌机,他们一行人在五个小时后,安全降落印度北部的一个军用小机场。

翌日廖平等乘坐火车南下,由于一些铁路与桥梁被日军炸毁,他们沿途不断更换交通工具,时而火车,时而渡轮或卡车,如此停停走走,约花耗了半个月才抵达卡拉齐的空军基地。

此个基地的主要任务是处理当年各批在美国完成受训课程的飞行员,于返国服役前,先在此接受数周的密集训练,俾以能熟练操控各式战机,同时也把刚从国内到来的新扎飞行员集中于此,再安排他们分批前往美国参加训练。

接到命令前往美国工作

于卡拉齐空军基地服务了一年多后,廖平上校在1974年接到命令,要他前往美国工作,于是他连同一批来自四川成都的轰炸机大队的百余名队员,集合到印度的孟买,登上一艘运输舰“自由号”,于美国海军战舰的护送下朝美国航行。

舰队在航行了十多天后,先抵达澳洲的墨尔本,停留两三天补充燃料与食物后,继程开往新西兰,接着再朝美国方向前行,而当他们安全在美国加州圣地雅哥的海军基地登岸时,已经是20多天之后的事,接着他们便赶往德萨州的圣安多尼的空军基地报到。

美国圣安多尼空军基地提供中国空军历时三个月的基本课程,随后各员生再按需求被分派到美国各州的基地深造,诸如飞行员会被分派到凤凰城和都森基地受训,而领航、通讯、机械和射击等则会在美国中部的基地受训,整个受训过程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学院经考试及格后,会分批送回国内服役。

在美国圣安多尼基地服务期间,让廖平上校感到自豪的是,中国空军学员的受训成绩,往往名列其他盟国学员之前茅。

1945年9月日本投降后,廖平上校并没有马上被调返中国,而是继续留在美国服务,一直到1948年2月初,他奉指示乘船离开美国,经十多天的海上航程,抵达了上海。

由于他和十多名同侪是最后一批从美国回来的官兵,所以在登岸时受到海关部的免检查的厚待,同时空军亦在岸上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并安排他们住进空军招待所,且在较后时参与中、美联办的“保安训练班”,暂时留在上海服务,等候古晋的家人帮他办理回国的护照与入境准证。

1948年踏上返乡之途

1948年11月间,廖平收到了家乡寄来的回国证件,但当时国民党政府倒台在即,上海正掀起逃难潮,车票、火车票、机位和船位可谓一票难求,所幸廖平在警察和警备部门有熟人,在他们的协助,帮他订到了一张从上海经台湾、香港开往新加坡的船票,因此在同年的11月初,他登上了“福州号”客轮,离开了他滞留了10年的中国,踏上了返乡之途。

登陆新加坡后,他并没有马上返回古晋,而是在由英资曼士菲洋行所创的马来亚航空公司找到一份工作,服务于新加坡的加冷旧机场,直至工作稳定下来,他才在1949年初返回古晋探望病重的父亲,以及阔别十年的家人。

过后他与另一位同事罗道光被调派到沙巴(当时称北婆罗洲)的纳闽与亚庇,设立沙北航空公司,开辟从新加坡起飞,经古晋到纳闽岛和亚庇的航线。

他在亚庇马航属下的沙北航空公司服务了几年,创设了各地的办公室和航线后,返回新加坡与友人创设侨中旅行社,同时也在古晋增设分行。

廖平上校膝前育有两男一女,并在晚年时跟随儿女移居美国,目前已经91高龄的他,正在加拿大过着含饴弄孙的愉快晚年。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12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