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4月20日刊登

 

 

 

 

 

廖平上校与队友们在美国接受空军作战训练时一瞥。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3
大哥抗日战中立下功劳

小档案
姓名:廖荪禧
出生年份:1929年
祖籍:广东惠阳人氏
职业:退休教员、社区领袖

出乎众人的想象,在他们抵达昆明时,国民党政府没有为他们举行任何的欢迎仪式,更没有高官到来发表励志演说,他们就这样匆匆的被收编进“辎重兵团”,开展了戎马生涯。

19岁时投笔从戎,本固鲁廖荪禧的大哥廖平,在抗日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官拜陆军上校军阶。

中日大战在1937年引爆后,由于中国海域遭到敌军的封锁,国际社会资助中方的军用物资,很多都会集中运到越南的西贡,或缅甸的仰光等地,通过滇缅公路运入中国云南省的昆明,再发配到各前线战区。

鉴于中国缺乏运送物资的卡车司机和维修车辆引擎的机工,所以中方便透过南洋地区的筹账会,发动和招募“自愿机工”返国服务。

目前已年逾90的廖平上校,正在加拿大过着愉快的晚年。

本固鲁廖荪禧摄于20世纪70时代。

参加“回国服务团”

本固鲁廖荪禧的大哥,原本是一介文质彬彬的教师,既不揞驾驶卡车,也不懂得怎样修理引擎,但因为有一颗爱国的心,在国难当头,愤而辞却教师职位,向古晋筹账会报名参加“回国服务团”。

1939年7月间,廖平以队长的身份,率领20位来自各领域的“好汉”,乘坐“拉者布洛克号”客轮从古晋出发,经两天的海上航行,横渡南中国海登上新加坡,而在当地南侨筹账总会的接待下,住进二马路的同济医院大厦。

由于要等候来自邻国各地,包括新加坡、吉隆坡、槟城、怡保和印尼等地的志愿者,廖平和他的古晋队友在新加坡滞留了几天,直至7月19日,他们一行总共118名志愿归国的青年,终于登上一艘五千吨级的货轮,从新加坡红灯码头开往越南的西贡。

两日夜的海上航行,他们平安的抵达越南,当时中国驻西贡的领事还亲自登船迎接,安排车辆载他们到郊区出席欢迎会,并在当晚乘坐火车经河内前往云南的昆明。

在廖平和他的队友们抵达昆明火车站时,主管单位“西南运输处”有派卡车来接他们,并把他们送到设于前昆明女子师范学院的办事处,住进校舍背后的临时军营。

开展戎马生涯

出乎众人的想象,在他们抵达昆明时,国民党政府没有为他们举行任何的欢迎仪式,更没有高官到来发表励志演说,他们就这样匆匆的被收编进“辎重兵团”,开展了戎马生涯。

翌日大清早,新兵们便被集合到操场,分队步行到昆明市中心的“翠湖”,奉命在湖边洗湿头发,然后排队由理发师把他们逐一剃成大光头,接着一个挨一个的操练回营,由于没有获得厚待,而膳宿条件又很差,有些队友在入伍几天后便开始想家,甚至萌生要回家的念头,因而身为队长的廖平君,还要负起不停安抚队友情绪的任务。

经过几个星期的基本军训后,西南运输处便按各人的专长把百多名归国青年,分派到不同的单位,而廖平和十几位队友,则从云南被调派到贵州,编入隶属军委会的贵阳辎重兵团连部。

初到贵阳军部的几个星期,廖平等一直没有被分派到任务,每天只是做了些例常的操练,有一天他从报章上看到“军政部与内政部战时卫生人员联合训练班”招生的广告,便与同批的几位队友向连部告假去报考,结果他们全都被录取,因此便按手续向部办理退役,随即急奔新的岗位报到。

廖君等住进距离贵阳市约五英里的图云关红十字总部宿舍,从那时开始,他们除了要接受军训外,更要学习医务及急救课程,由于他的英文程度高,在完成短期训练后,便被分派跟随一支外国医生团进驻长沙市的湘雅医院,主要的职务是充当翻译官。

一段时日后,他又跟随医疗队到湘北的前线服务,与第九战区的战士们一起生活,也听到了许多前线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以致重燃了他从军卫国的童年志向。

原来在廖平君十来岁时,便从宣传抗日的影片和书籍中,熟读了很多抗日英雄的英勇事迹,东北马占山战役、凇沪区第19路军的蔡廷楷、谢晋元等名将,在劣势中遇日军周旋的故事,都在在的震撼廖平君年幼的心灵,进而在念中学时,就立志在长大后要投身军旅,上阵驱逐日寇。

申请加入中国陆军

就和当初他放弃教职,参加回国服务团赴华抗日一样,他毅然辞去在医疗队担当翻译官的工作,申请加入中国陆军,成了54军第14师的一员,奉命驻防在湖南省的郴州师部。陆军54军第14师的师部,设在一间已经停课的学校,和附近的庙宇与小部分民宅内,计有参谋部、副官室、军需处、通讯处、军法处、医疗室、政治部和特务连等等,而以廖平的资历,他被授予陆军校级军阶,主持与英文有关的事务兼任政工队大队长。

留驻在师部的廖平君,经常要从无线电报及收音机收集时事,将各类重要的讯息印发给师、团和营长,而作为政工队的大队长,他在每周的军士大集会时,要向官兵派发分析国际时势,及提高士气的讲稿,此外他与政工队的队员还要负责编写前线各战役的简报,进行家庭访问,促进军民合作,同时还在驻军乡镇的注目地点书写唤起民众爱国意识的口号等等。他在政工队的队友,都是一些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学生,文化水平皆很高,而帮忙一些目不识丁的战士们写家书,也是他们的日常工作之一。

1941年中,他的部队接到指示,要拉大队进入云南省的南部,以拦截可能进犯的日军,于是廖君随着大队从郴州出发,沿着桂黔(即桂林、贵州)公路做长途行军,途中被日本军机侦察到行踪,因此召来轰炸机在他们前方的桥梁和渡口投弹,竭力阻止大军渡河。

为了避免被空袭,部队改在夜间行军,平均每晚以80华里的速度朝西挺进,而在徒步经迁江、宾阳、田东和百色等县份,最终进入了云南省的广南县。

部队在进驻滇南(云南南部)后,便迅速的在一些山区制高点修筑军事设施,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日本鬼子来犯时,狠狠的给予迎头痛击。

然而就在廖平和全师战士摩拳擦掌,等候和敌军一决高下时,却迟迟未见敌踪,最后确定滇南无战事后,除了留下小部分战士留守当地外,廖平和大队都驻扎到昆明的近郊。

闲来无事时,廖平重游了他当初“落发”的翠湖,也经常游逛建筑古色古香的金碧路,和圆通共园与陈圆圆墓园,当然也游览了风光明媚的滇池,以及她邻近的天下第一汤“安宁温泉”等等名胜。

进驻昆明不久,廖平又被指派参与一项特别训练,随后负责中英美三国空军联合部队内的联系工作,更曾远赴印度与美国受训。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12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