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4月19日刊登

 

 

 

 

廖平夫妇(前排右一、二)与母亲严金娣和家人合影的全家福照片,图中后排右三为廖荪禧君。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2
担心日军报复
举家迁居海口区

小档案
姓名:廖荪禧
出生年份:1929年
祖籍:广东惠阳人氏
职业:退休教员、社区领袖

就在1941年完成小学四年级的学业后,日本侵略军在这一年12月24日平安夜占领了古晋,砂拉越进入了长达将近四年的沦陷岁月。

哥廖平返华参加抗日战争,古晋沦陷时,本固鲁廖荪禧的双亲担心日本蝗军向家人进行报复,慌忙卖掉盐柴港的农地,举家仓促逃往阿沙再也海口区避难。

1938年初,业已9岁的本固鲁廖荪禧报读距离住家两里外,由客属公会所办的“越光学校”小学一年级,开展了他的求学之路。

从那时开始,每天大清早他就得背着书包,从盐柴港的住家出发,穿越很多座的树胶园走行到青草路,然而这些林间的羊肠小径,都是些沼泽泥泞不堪的小路,每每一脚踩下去,就要深陷至膝盖,好不容易把脚从泥浆中抽出来,却宛如已套上一条褐色的及膝长袜,因此走在这一大段泥路上,小荪禧根本不能穿鞋,而是把鞋子拎在手上,小心翼翼的用了十几分钟,一步一脚印的走到青草路,于路边的小水沟洗净双脚后,方把鞋子给穿上。

青草路原本是一条供第二代拉者查尔士清晨练马的跑道,由于路面长着绿油油的青草,故而被冠上“青草路”之名,30年代末的青草路,还是保持着路面长满青草的原貌,路边水沟内流着暗红色,清寒彻骨的沟水,小荪禧每天早晨在沟边用沟水洗净双脚后,便继续朝学校的方向进发,他先是穿过青草路步向甘蔗园路,继而来到位于水池路的学园,全程将近45分钟。

1935年前后,由大同与公民两家学校合并而成,且交由客属公会接手承办的越光学校,在开创之初,是借用天主教会几座位于大石路与水池路口交接处,博物院结邻的建筑物充作校舍,开办小学与中学各班级。

1938年才满9岁,还在念小学时的廖荪禧。
廖金章担忧遭到日军报复,在日据时带着家人避居阿沙再也海口区。

本固鲁廖荪禧于2003年,荣获政府颁发建国40周年纪念铜章后摄。

日军侵略古晋沦陷

本固鲁廖便在这些临时校舍度过了四年,而就在1941年完成小学四年级的学业后,日本侵略军在这一年12月24日平安夜占领了古晋,砂拉越进入了长达将近四年的沦陷岁月。

当时已经12岁的廖荪禧,本身还不怎样清楚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但倒也能感受到周边的大人们,都已陷入了极度恐慌与不安的氛围中,尤其是他的父母更是表现的比别人来得慌张,他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把盐柴港的农地脱手卖掉,带了家小和简单的行囊,举家乘船搬迁到三马拉汉省,阿沙再也双溪马打海口区。

父亲廖老在当地购买了一块农地,准备长期过起埋名隐姓的逃亡生涯,而双亲之所以会扶老携幼,仓促逃避战祸到偏僻的海口区,无非是因为荪禧君的大哥廖平君,是位返华参加抗日战争的爱国青年有关——荪禧君的大哥廖平君,原名为廖金汉,在1920年出生于盐柴港,并先后在教会所办的嘉伦学校和大同学校完成小学与初中的教育,继而他转到圣多玛中学攻读英文课程,在完成英文中四(俗称剑桥八号)学业后,他在1938年进入福建义校(后来的中华小学第一校)执教,成为了一位小学老师。

1937年,日本借由卢沟桥事件向中国发动侵华战争后,全球华人同仇敌忾,掀起了援华抗日的浪潮,而古晋的华社亦不落人后,成立了援华抗日筹账会,积极展开各种活动,俾以筹募款项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

创设“霏霏社”

年轻时的廖金汉,亦是位热血的爱国青年,当时已届18岁的他,连同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创设了“霏霏社”,落实了以文娱演出筹款报国的目标,当时出任霏霏社长者,便是古晋知名的牙医蔡博爱。

霏霏社旗下设有歌唱、音乐、舞蹈和话剧组,吸引了很多来自华校与英校的青年男女加入,廖金汉君更是话剧组的负责人,而这些小组的成员,平时都商借各属公会的校舍排练节目,并在成立后的短短几个里,曾在古晋与邻近各乡镇作巡回演出,成功的帮忙筹账会筹募了好多的款项。

中日战争越打越剧烈,战区亦日渐扩大,因而后方补给线也愈拉愈长,需要增添更多熟练的“机工”来负责陆上交通的运输工作,所以中国政府便向南洋各地的筹账会求助,要求紧急招募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古晋的筹账会亦接到相关的请求,于是对外发布了招募机工回国服务的消息。

廖金汉得知此讯息后,巴不得马上报名投入抗日战役,奈何因为一时间放不开教职,因此直至该学期结束后,他立即向当时福建义校的校长林从周请辞,表明要报名参加第二批回国机工的意愿。

通常在机工赴华服役之前,筹账会公布相关志愿人士的名单以示表扬,顾虑到双亲在报章上阅读到他的名字时,可能会出面阻止,所以廖君在报名时,弃“金汉”的原名不用,改用“廖平”的名号,没想到就此以后,廖平二字就正式成为了他的名字,金汉的原名反而很少人知晓。

当选返华机工队队长

在向筹账会报了名后,廖平暗中进行准备,然而摆在他眼前的最大问题,就是要在什么时候,才把自己加入归国机工行列的事告知家人?因为他一直担心过早向双亲告知此事,可能会遭受他们的阻扰。

然而出人意表的是,在他于离开古晋的前几天,硬着头皮到亚答街父亲的洋服店里,把参加“机工队”的事情告诉他时,廖老可能早已得知相关的讯息,所以出奇冷静的向就要远征的儿子说,在回国服务后,若有遇上什么困难,必须设法通知他。

当晚廖老爷子彻夜不眠,陪着儿子聊了一整夜,还送了“How To Win Frends”的中文译本,《处世教育》一书予他。

顺利闯过父亲这一关后,翌日廖平君骑着电单车回到盐柴港向祖母和母亲们道别,同样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她们也都表现得异常镇定,强忍着眼泪告诫他在离家后,自己要多加保重,反而是他福建义校的同侪和学生,以及霏霏社的社员们,在得知他将投奔战场的消息后,想到往后可能再会无期,皆不禁萌生了浓浓的离愁。

报名参加第二批返华机工队的自愿人士共有20位,廖平被推选为队长,而在筹账会为他们举行的送别会上,廖队长在应邀代表队员致词时,感谢各界给予他们的支持与鼓励,并誓言在返华后,一定会尽心尽力为国效劳等等激昂的话语。

1939年7月初,这20位热血青年登上了征途,他们在众人列队相送上,登上了开往新加坡的“拉者布洛克号”客轮,而廖平君的双亲与弟妹们,都听从他的意见,没有到码头送行,但福建义校的师生和霏霏社的社友们,则大早就云聚于码头边,一一的和廖君握手话别。

“拉者布洛克号”客轮缓缓的开行,怀着满腔热血,准备投入抗日战场的廖平君,此时脑海里还不断浮现适才送行友人高喊“再见”的画面,然而没想到他这一去,几乎是整整十年后才能重返国门。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12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