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4月18日刊登

 

 

 

 

 

本固鲁廖荪禧(左三)与家人在70年代摄于宝光村的住家前。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1
父亲乃砂客属公会发起人

小档案
姓名:廖荪禧
出生年份:1929年
祖籍:广东惠阳人氏
职业:退休教员、社区领袖

出生于盐柴港,本固鲁廖荪禧的父亲立章公,在战前是古晋知名的裁缝师,亦是砂拉越客属公会的发起人之一。

育界老前辈本固鲁廖荪禧,在1929年出生于古晋盐柴港,是家中男丁中的老二,上有大哥廖平和五名姐妹,父亲廖立章是位洋服裁缝师傅。

本固鲁廖的父亲立章公,在年少时,于广东惠阳县的家乡私塾里,曾受过几年的启蒙教育,18岁时便跟随他的爸爸福锦公,举家迁居至香港,起初是投身玻璃厂当学徒,后来转换跑道,拜师学起了裁剪洋服的手艺。

似乎对裁缝这门手艺有着特殊天赋的立章公,在名师的指点下,很快就掌握了裁剪技艺,并在艺满出师后,以新扎裁缝师的身份,在当地的一家大型洋服店实习,吸收实际的工作经验。

于此期间,他也奉父母之命,迎娶了老爸一位挚友的女儿严金娣为妻,然而几年后,廖老爷子与世长辞,立章公遂带了妻子严氏和老母亲,离开香江前往越南的西贡讨生活。

廖立章公为战前古晋知名的洋服裁缝师,亦是砂拉越客属公会的发起人之一。

荪禧君令堂严金娣遗照。

 

本固鲁廖荪禧近摄。

廖荪禧(后排右三)与老母亲严金娣(中坐者)及各房子孙合摄于80年代。

聚居“盐柴港垦殖区”

20世纪初,立章公再度举家迁居,离开越南而经新加坡来到古晋,依循乡音落脚于新安人聚居的“盐柴港垦殖区”——

原来在1868年,当查尔士登基为布洛克王朝的第二任拉者后,便千方百计要扭转濒临破产的国家经济,励精图治,意图全力推动农业发展,俾以增加国库的税收。

然而要在地广人稀的国土上推行农业发展计划,首先得从国外输入新移民,查尔士解除了首任拉者,自“石隆门华工起义事件”后,全面冻结华裔新移民入境的禁令,透过各种可行管道,包括在政府宪报上开列出给予华裔农业移民种种优惠的条件,成功的从华南地区招募了许多新移民,并先后在古晋与诗巫省,设立了四个华族垦殖场,当中“盐柴港”便是他在州内所设定的首个华族垦场,而进入此荒郊开垦的便是来自广东省的客家人。1898年9月间,首批约50户的农家,从广东的惠阳、东莞、宝安三地乘船抵达古晋,拉者政府随即在大石路3哩附近的盐柴港地区,划出一块面积约150依甲的土地给这些新安客们去耕作,建议他们在垦场内设立米较,全力生产稻米来供应本地市场需求。

所谓的“盐柴港”(Sg.Maong),指的是距离古晋市区两哩外,砂拉越河中游左岸的一条“Y”字形小支流,当中有一条叉流直达现在辉盛花园附近的实旦宾地区,一条则通往石角路,支流的上游多山丘,下游则属于低洼的沼泽地,整个地域范围包括了从现在青草路的宝光村,直通向石角实打勃、火车路和三哩等地区。

随着上述新移民生活安定下来后,他们便托人捎口讯回乡报平安,并召唤更多亲友南来参与开垦,所以随后便陆陆续续的有新客从惠、东、安三地、沙巴(当时称北婆罗州)迁居到古晋,使垦殖区家庭增加到三百多户,垦场的范围亦从盐柴港扩充到石角五号山——甘蜜山,也就是后来本固鲁廖一家人在战前栖身的所在。

开设“喜章洋服店”

且说,本固鲁廖的父亲立章公在盐柴港购置了几亩的农地,盖了间亚答木板屋安顿家人后,先是在同乡所创的洋服店天里当裁缝师,俾以适应本地的环境。

他在短期间学会马来话与简单的英语,和了解本地的实际情况后,便着手部署创业大计,而在印度街承租了一间店面,开设了“喜章洋服店”。

凭着高超的手艺,且又有服务周到的好口碑,立章公很快就在洋服界脱颖而出,成了古晋知名的洋服裁缝师,不仅吸引很多政、商界人士登门量身定制洋服,还承包缝制政府多个部门的制服,并长期为教会神职人员制作服装,喜章洋服店的生意如日中天,在生意巅峰时期,店里头共摆置了十几架的缝衣车,聘有多位裁缝师傅,和土著学徒协助客户缝制服装。

立章公拥有独到的经商眼光,他在察觉到拉者政府于大石路(现在的敦阿邦哈志奥本路),与亚答街附近兴建更多政府建筑物群,并把各个部门都集中到上址后,便预见此地区将成为人潮拥挤的旺区,所以便租下亚答街门牌4号的店屋,把“喜章洋服店”迁到新址继续营业。

忙于商务之余,廖老亦很关心属人的福利,他在1934年连同一批老乡贤,发起并成立了砂拉越客属公会,且在首届理事会中担当教育股副主任要职。

实际上早在客属公会成立之前,古晋已存在嘉应会馆和埔邑公所(即后来的大埔同乡会),而此两个客家人的同乡会,也各自办了“公民”与“大同”两家小学。

创立“越光学校”

砂拉越客属公会成立后不久,立章公与一批具高瞻远瞩魄力的客属先贤们,便成功的将上述两家小学合并,创立了“越光学校”,即中华小学第四校的前身。

正因为廖老热心乡会会务,他的喜章洋服店更成了同乡聚首的据点,每天都有很多客属大老到他的店里谈会务或闲话家常。

在父亲商务和社团事务两头忙的30年代,本固鲁廖荪禧还是位小孩子,记忆中童年所居住的盐柴港,完全不象今日般民居栉比鳞次,人口稠密的住宅区,相反的只有零星的农舍,和大片低洼的沼泽地。

大人们告诉他,这里之所以会取名“盐柴港”,是因为地方上长有很多坚硬似铁的盐柴树,而由于流经当地的河流里,生长着很多淡水鱼“白须公”(Maong鱼),因此这条河被称作Sg.Maong,并以此作为地名。

尽管邻近民居不多,但廖家却口齿颇众,家里除了有父母亲、哥哥和姐妹9口人外,还有高龄老祖母与叔叔一房人,所以小荪禧根本不愁没童伴陪同玩乐。

犹记得小时候,他最爱和同伴们捡起地上的硕莪叶子,就把它载人的交通工具般,拖载着其他小童在旷地上竞跑,要不就和朋友们结伴到附近的小河里抓鱼等等,总之是“童年不留白”。

虽然在那年头,物资没今天般丰裕,家长们也不会花钱给孩子买玩具,但他们的生活一点也不单调,而且还懂得就地取材,动脑筋与劳力来制作玩具。

就在玩乐中度过了几个年头后,小荪禧在九岁时,被送到离家约两里外的“越光学校”就读,开始了他的“小小读书郎”的生涯。

 

社区领袖本固鲁廖荪禧(12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