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4月5日刊登

 

 

 

 
贝雄伟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1年
祖籍:客属河婆人
职业:前摊贩、承包商

每年的春节,福利协会都会循例举行新春联欢晚会,图为主席贝雄伟(前排右四)与宾客及会员们合影,图中前排左起为本固鲁贝新民、黄纪粦、拿督沈庆辉、贝主席、拿督田绍熙和天猛公沈建顺。

成立砂拉越福利协会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1

由前政治拘留者组成,砂拉越福利协会的生态结构特殊,会员都是曾经怀着满腔热血,致力争取砂拉越独立的前左翼斗士,贝雄伟担当协会主席20载,尽心尽力去维护与照顾这群曾共患难的“老朋友”们之福利。

90年代福利协会的新春联欢会之主席台一瞥,左起为已故雷浩明、前政治部主任王启疆、已故副首长丹斯里沈庆鸿、主席贝雄伟、前警察总监拿督袁悦凌、已故州议员拿督陈明聪等等。

在帮老朋友兴建住屋时,贝雄伟与义工们合影。

贝雄伟(左五)和拿督田绍熙(左三)等在2000年,参与福利协会诗巫分会举行的中秋晚会上,与老朋友们相见欢。

、七十年年代的特殊时光背景,在砂拉越成就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英反殖政治风潮,很多热血青年,在时代号角的召唤下,投入了政治洪流里,而这些地下工作者,或拿起枪杆子参与武装革命斗争的战士们,后来很多都被拘留于六哩政治监护中心。

20世纪70年代初,人联党与土著党和保守党组成联合政府后,州内动荡的保安局势渐趋平稳,政府逐步的释放六哩政治监护中心的拘留人士,而随着砂共武装份子透过“斯里阿曼行动”,放下武器走出森林后,砂拉越更实现了全面和平。

从60年代到70年代中叶,曾因政治因素被拘留于六哩政治监护中心的人数高达四千多人,他们后来都先后获得释放,然而很多前拘留者由于与社会脱节太久,加上本身经济条件不好,在重返社会后,便面临失业的窘境。

于1972年底至1973年初,一些互相称呼“老朋友”的前拘留人,在一些餐叙会上,都有谈论到筹组一个公开社团,俾以让分散各地的“老朋友”有个联系的平台,进而达到互通讯息、互助的作用,于是一个包括天猛公陈宗明、拿督沈庆辉、黄纪粦和雷浩明等等的筹委会宣告成立,而在他们努力的奔走,以及当时州内阁副首席部长丹斯里拿督阿玛杨国斯的协助下,“砂拉越福利协会”终于在1974年2月18日宣告诞生。

招募前政治拘留人入会

初始时,福利协会的办公室暂时寄宿于人联党中央党部,首任主席为天猛公陈宗明,秘书是拿督沈庆辉,他们随即积极联系散居各地的前政治拘留人,招募他们入会,而当时正在电星大厦边摆档当无牌小贩的贝雄伟,就在协会成立后便被吸收入协会。

曾在森林“做大生意”(武装斗争),也在六哩政治监护中心吃过“大锅饭”的贝雄伟,最初只是当个普通会员,但因为他积极参与协会的各种活动,表现获得会众的激赏,因此在1981年,当天猛公陈宗明卸下主席重担后,他便被推选为协会的第五届主席,且一直蝉联迄今。

就如他的前任,贝雄伟在接任福利协会主席职后,继续强化扶贫救急的工作,他积极的率领理事会成员,寻访散居各地的“老朋友”,并定期探访那些孤苦、贫困的前同志,且给予生活物资上的援助。

期间协会也曾出资帮忙一些家境困难的前同志兴建他们的房子,或协助修整一些贫困老朋友的住所,实际的给老朋友们雪中送炭。

除了设立学业奖励金,颁发给学业成绩优良的会员子女外,福利协会也经常拨出助学金、福利金和医药赞助金给需要援助的老朋友,和他们的家属。

致力推动“爱国意识”

接掌了福利协会后,贝雄伟也开始致力于推动“爱国意识”,他除了在每次的会员大会,或是一些庆典联欢宴会的开始时,会先要求大家站起来,然后播放国歌外,这20年来,他在协会的各种聚会上,不断的强调:

“我们都是在那风起云涌,民族解放运动历史洪流中走过来的热血青年,在争取国家的独立,反对英殖民帝主义的斗争中,有过“偏激”和“勇敢”的表现,但其为民族,为国家的纯良动机是应该被肯定的。”

他不断勉励老朋友们不应将过去轰轰烈烈的那场斗争,视为“碌碌无为”而感到羞愧,相反的应该为自己曾在那光辉的大时代扮演一个角色而感到自豪。“虽然说如今的时代不同了,但我们老朋友当年从事这场斗争的意义没有变,那就是我们的斗争目标是争取国家独立,建立一个和平、民主的社会,历史将会把这场正义斗争记载下来的。”

“大家都是从艰苦的道路上走过来的人,大家都曾经做出牺牲与奉献,对于过去,我们无愧于心,我希望大家应该互相爱护与扶持,在晚年的岁月里过得更好。”

在国家认同方面,他经常都这样说:“在长期的斗争中,认识了我国的社会现实而放弃了偏激的思想与行动,回到现实的社会来,对马来西亚宣誓效忠是正确的选择。这里的政治稳定,种族和谐,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充满生机和希望,我们莫不为生存在这个新兴、独立与和平的国家而感到庆幸与自豪。”贝君还不断吁请老朋友们,以至同胞们,吸取我国独立运动中的历史教训,珍惜和巩固现有的和平与稳定,加强民族团结,参与社会工作,提高国家意识与效忠君国。

尽管在当初提出上述论调时,曾引起小部分人的反弹,但经过时间的验证,这些曾经不能苟同他的见解的小部分老朋友,也渐渐的认同他论述,由此显见他的政治思想是何其达观宏远,人生阅历是何等的丰富。

延续友情平台

成立迄今已快40个年头,福利协会因为创会当初,就已开宗明义在章程中志明,只接受由于政治因素受拘留的老朋友们为会员,而随着90年代砂拉越进入全面和平后,协会二、三十年来,都没有新血注入,故而老化得特别迅速,同时会员人数也因为一些会员的老逝而逐年在递减中。

面对此“结构性”的萎缩,贝主席曾试着修改章程,开放让老朋友的子女们申请入会,就可惜反应不彰,而到了近十几年,福利协会除了继续扮演联谊与照顾会员福利的角色外,也经常联合其他友好团体举办各种的庆祝会,拓展会员们的接触面,也让强化了协会的曝光度。

同时雄伟君亦以福利协会的名誉,发起和推动各项民俗文化的改革的工作,好像与华人社区领袖协会和一些文化组织举行座谈会,探讨简化华族葬礼等民俗问题,藉以匡正社会风气,建立优良民俗文化。

虽然会员们多已届古稀之龄,但老朋友们非但没有英雄暮年的感慨,反而非常珍惜当下,每当协会有任何活动,都会看到他们踊跃积极参与的身影,福利协会无疑是他们一个延续友情的最好平台,老朋友们可以藉此聚首,畅谈和重温快要半个世纪的年轻往事。别看他们均已双鬓银白,但还是保持着家事、国事、大事和小事,事事关心的热情。

 

 

贝雄伟(前排左三)在主持福利协会的第17届会员大会后,与出席会议的会员们合影。

福利协会经常与华人社区领袖协会,和一些文化团体,联合主办各种活动,图为贝雄伟在主持华族葬礼研讨会后,与赴会的各团体代表合摄。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2之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