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4月1日刊登

贝雄伟在70年代初,就开着此部车子,深入乡区贩卖小鸡、小鸭和成衣。

 

 

 

 

 
贝雄伟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1年
祖籍:客属河婆人
职业:前摊贩、承包商
乡区做生意
被误当政府“特工”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9

到乡区卖成衣,却被地下组织误当是政府的“特工”,贝雄伟为了谋生,在古晋街头当起了无牌小贩。

 

 

 

 

 

贝雄伟近摄。

贝雄伟(中)与两位乡亲合摄于河婆家乡的老庙前。

1971年新婚燕尔的贝雄伟伉俪,合摄于新加坡南洋大学的行政大楼外。

弃武装斗争,从政治拘留营获释而重返社会后,年已过三旬的雄伟君,跟随父母住在宝光村的商店二楼,并开始部署创业之道。

进入森林打游击之前,雄伟君曾经在父亲于晋连路24哩的咖啡店里当帮手,略懂经商之道,所以他决定先当流动小贩,从做小生意起步,于是就利用家里的那部老车,到诏安路一家鸡鸭孵育店,以批发价买入小鸡和小鸭,然而载到郊区销售。

山上做生意抵触“限制令”

最初的时候,他是在晋连路三哩到十哩范围内销售小鸡,但无论他钻遍所有的港门,挨家逐户的推售,市场毕竟还是有限,所以渐渐的他把营业范围扩大到十哩以外,一直伸延到西连,同时也沿着古晋石隆门公路,把销售路线开拓到伦乐。每天清晨批了小鸡小鸭,再运到几十哩外的乡区行销,一天辛勤叫卖下来,往往可赚上三几十块钱,雄伟在卖了整年的小鸡后,改卖起了成衣。

由于他的顾客群主要是来自农村,因此他所贩卖的大多是较为价廉,但必须能耐穿的成衣,犹记得当年最受顾客青睐的,便是“金马牌”的工人衫,这类浅蓝色布衣的成本,每件定价是1令吉90仙,而雄伟君则以2令吉40仙卖给顾客,每件可赚5角钱。

就这样他日复一日,早出晚归的当了一年多的流动摊贩,有一天,一位在政治部当差的老朋友登门找他,转达政治部主任王启疆要见他的讯息。

骤然间接到此口讯,雄伟君不禁寻思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问题,会让政治部主任急着要见他?

翌日他硬着头皮前往甘蔗园路的警察总部,见到了政治部主任王启疆后,对方开门见山的问他:

“老贝,你最近在干些什么?”

“到山上做些小生意,”回答此一询问时,他猛然想起,自己这年多来,竟不知不觉中抵触了警方的“限制令”——原来在获释初期,警方有规定贝君晚间十点过后,不得随意离开住所,而且日常的活动范围,也只能在古晋县辖区内,换句话说,雄伟君若要前往十哩外的地方,就必须预先向警方提出申请。实际上,违反“限制令”只是王主任要找他来谈的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还是政治部从一名左派地下工作者的身上,虏获一份准备提呈给组织的报告,里边质疑雄伟君每天开着车子,深入乡区各港门走动,表面是在做生意谋生,但实际上很可能是在替政治部收集关于地下组织活动的情报。

政治部主任此趟调他过来的主要目的,便是要他提高警惕,防范被前同志对付。

无端端遭到前同志误当“特工”,贝雄伟感到莫大的冤屈和耻辱,为了避免引起更多的误会,他决定停止再跑乡区,而选择在古晋的街头当无牌小贩。

电星大厦旁摆摊位

1973年前后,他先在印度街一位贝姓宗亲的店前五脚基处摆摊,售卖服装和洋杂货品,后来他的胞弟本固鲁贝新民,在其位于电星大厦旁的摊位处,腾出个小空间,让兄长在那开挡摆卖。

当年古晋电力街电星大厦的旁边,共挤进了28个无牌小贩的摊位,他们可说是古晋首批专卖服装的摊贩,由于位处市中心黄金地带,又与巴士公车总站结邻,人潮极其鼎盛,加上小贩们都以薄利多销的营运理念行销,自然吸引很多顾客的光顾。

随着小贩越聚越多,就连邻近的万福巷也摆满了无牌小贩的摊位,形成的一个饶富特色的小贩大市集,然而因为他们都是没有领具牌照的小贩,加上周围店家的投诉压力,市议会执法人员以阻塞交通,或是非法营业等理由,开展驱逐和取缔的行动,并也引爆了小贩们激烈的抗争,而雄伟君每次都是站在最前头,率领同业向市议会,或各执法单位进行交涉与谈判的领袖之一。

在电星大厦边摆摊的两、三年期间,雄伟君连同周围的同业,为了争取继续留在原地营业,可说是绞尽脑汁的不断与当局展开连番的斗智,记得有一次,当局又以小贩们在路边非法营业为由,限令他们把摊位拆除,否则将采取行动对付。

为此万福巷的小贩群,便把摊位上的货品置于三轮车上,然后推着它们,一辆接一辆排成一字形,缓缓的沿着印度街一带“流动”,造成了交通大阻塞,也迫使当局赶忙派人劝业者们暂时回到原位营业,有关的取缔活动亦告暂缓执行。

70年代初,贝雄伟等甚至曾策划要举行大规模的街头“和平示威”,当时也是古晋摊贩联合会副主席的他,就执法单位的一再“骚扰”,假座会所与同业们座谈,还请来在福利协会担任执行秘书的好友钟永春,帮忙绘制图测,规划示威游行的路线图等等,并按法律规定向警方正式提出“和平示威”的准证。

此一示威准证的申请,最终被警方断然回拒,不过尽管如此,小贩们的不满情绪,引来了人联党高层的注意,并训示市议会妥加安顿这些街头的无牌小贩,为他们寻找适当的营业场所。

于70年代中叶,市议会先是把雄伟君等在电星大厦旁边和万福巷摆摊的无牌小贩,集中在回教堂路的停车场营业,后来又迁移到毕达那路,继而再搬到浮罗岸尾的停车场,最后才分别被安顿在甘蜜街的一座三层楼建筑物,与万福码头的大货仓内继续营业。

贝君也被分配到甘蜜街,一座以政府货仓改建成的小贩中心营业,直至1985年前后,他改变跑道,和友人合资开设建筑承包公司,结束了他的小贩生涯,然而就算已经不再是摊贩,雄伟君却没有完全脱离他曾参加领导过的摊贩联合会,并继续担任联合会的执行顾问迄今。

2009年福利协会与斯里阿曼中华公会联办“认识我们的国家”讲座会,福利协会主席贝雄伟(前排右九)与主讲者林煜堂博士(中坐绑领带者),及全体参与者合影。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2之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