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31日刊登

雄伟君和家人与他的马赛地房车合摄。

 

 

 

 

 
贝雄伟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1年
祖籍:客属河婆人
职业:前摊贩、承包商
与家人久别重逢泪流满眶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8

打了六年的游击战,贝雄伟被捕后,在六哩政治犯监护中心呆了两年,于会见室与父母和胞弟等久别重逢,还真是宛如隔世,百感交集而泪流满眶。

贝雄伟(左)与挚友黄纪粦,在从六哩政治拘留营释放出来后,合摄于人联党总部。

重返社会后,贝雄伟在70年代摄于博物院前。

贝雄伟夫妇赴华旅游时,合摄于孙中山的塑像前。

说贝雄伟跟随一位房姓战友,潜回打必禄后,马上被一群毕达友藉村民缴械,双双被押交警方发落。

他们随即被押到古晋水池路的一栋官方建筑物,分开单独囚禁在一间6尺宽9尺长的“暗房”内,长达3个月又18天之久。

漫长的百多个日子里,雄伟每天就只有在20分钟的放风时间里,有机会晒到温暖的阳光,期间除了经常有高阶警官到来盘问,和取他的口供外,便是在暗无天日,没有被单,没有厕所的斗室内度过。

独自被关在暗房之初,雄伟君还真的会有些许的畏惧与不安,但日子久了,也就渐渐的习惯下来,于是昔日往事,宛如影片画面般,一幕接一幕的在脑海里浮现,同时也给了他更多时间可以静静的思考未来的路向等切身问题。

鉴于他一开始就向警方清楚表态,宣称自己亲身在森林的经历,以及所闻所见后,已经对所谓的革命斗争感到厌倦,因此完全放下了思想,希望能早日重回社会,和及早与家人团聚。

被送到六哩政治拘留营

当时警方有意招揽雄伟君到政治部工作,但已经不想再淌这滩浑水的他,断然拒绝了当局的献议,最后他被送到六哩政治拘留营,足足体验了两年的铁窗风味。

进了政治拘留营,他就能象其他的拘留者一样,每个星期都可以和家人会面一次,而年迈的母亲张氏,在他弟弟新民君的陪同下,成了六年多来,首批和他会面的亲人,母子兄弟久别重逢,还真的是未语泪先流。

实际上在雄伟于1963年6月间,越过边界进入印尼参加游击队后,初时还能靠着“交通员”互捎口信,但到了后来,由于军情吃紧,部队经常要在森林天里转移,与外界的联系中断,当然也与家庭失去了联络。

就在同一时期,他的家里和家乡大环境亦起了很多的变化,首先是在1965年6月27日晚间10时许,晋连路18哩的警署,遭受到印尼兵和砂共武装份子所组成的突击队之袭击,在激战中,于警署值勤的西门彼德宁甘警曹(即当时砂拉越首席部长拿督史帝芬加隆宁甘的胞弟)中枪阵亡,多名员警亦在枪战中负伤。

晋连路一带以华裔民众居多的农村,由于多年来便有解盟及先进青年会的O员在此搞“农运”,民众的思想普遍左倾,且在左翼份子发动武装斗争后,农民们更给他们提供掩护与粮食,因此17哩到25哩一带,早年还有过“小延安”的外号。

举家搬来古晋定居

攻击警局的事件发生后,政府决定铁腕打击地下共产活动,而首要工作便是隔绝这一带农户与砂共的联系,进而使共军在失去民众的援助和掩护下被孤立起来,因此在事发的两个月后,于17哩、21哩及22哩兴建三座新村,强制规定15哩到25哩的华裔坡众,全部迁入新村内居住。

虽然贝家在24哩市集开有一家咖啡店,但也有一座胡椒园于晋连路26哩,当局当年的逼迁令,只限于15到25哩,所以贝家得以豁免迁入新村。

于那段保安动荡的非常时期,频密的军事行动,使得农民无法正常投入农耕作业,为此贝老爷子成进公决定带着妻儿,离开居住了大半辈子的农村,搬到古晋来定居,他们首先在美记园(和平路)租屋而居,后来在宝光村买了一栋店屋,举家便栖身于店屋的二楼。

自从被扣于六哩政治拘留营后,雄伟的父母与胞弟及其他家人,每周都会轮流到来探望他,给他带来了各种美味的私房菜,和种种的生活用品,让他深深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

遭受到拘留的两年里,雄伟辗转被安排入宿多个营房,因此,庆幸和很多阔别多年的老朋友重逢,也结识了很多新朋友,这些拘留者中,有部分是前游击队战士,但大部分是属于在各领域搞统战的地下工作者,然而有一个共通点,就是这些营房的拘留人,全都是宣告放下思想,等候当局释放的人士,所以对他们的管束比较宽松一些。

拘留所内积极进修

每到一座营房,雄伟总是会被其他营友要求讲述他那段在森林的经历,而当他在说到自己于森林天里,有六年时间没穿鞋,最后一年多的时间没吃过盐巴,和没有食油可煮菜的种种时,还真的让这些曾经响往走入森林打游击的朋友们动容。

在熟悉了拘留所的生活作息后,雄伟开始分配时间进行自修,他透过函授方式,向香港一家商业学院,报读会计函授课程,同时也大量阅读各种书籍,好像《鲁迅选集》等等,以提升文字水平。

同时政府方面,也安排了很多所谓专家级的讲师,给这些拘留者讲解当前国内外的局势,经济状况等等,以便他们在重返社会后,能迅速的适应外边的生活,此外,政府也应众人的要求,礼聘国学深厚的老学者宋崇基,定期到营房来讲解中国古诗词等等。

不过,最让雄伟君感到津津乐道的,莫过于他在营房里,也参与发扬中华国粹,学会了搓麻将,而此种方城之战确也真的帮他打发掉许多无聊的时间。

1970年原本在野的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与土著党及保守党在选举过后,组成了联合政府,并开始逐步释放六哩拘留营的政治犯,贝雄伟等便在此种情况下获得释放。

打了六年的游击战,再被扣留了两年,几乎与社会隔绝了8年的贝雄伟,在重获自由后,很快的便投入了充满变数的“生活战场”。

1970年2月中旬,行将获得释放的一批拘留者,在营房前合拍的“毕业照”。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2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