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28日刊登

福利协会与华人社区领袖协会,于2010年联合主办916大马日庆祝会,贝雄伟获推选为筹委主席,图为贝雄伟与庆祝会的筹委会成员合影。

 

 

 

 

 
贝雄伟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1年
祖籍:客属河婆人
职业:前摊贩、承包商
打野味 为部队“改善生活”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5

打到野味给部队加菜叫“改善生活”,在森林中偶尔也有轻松的一面,贝雄伟于边区村落,亲眼看到杀黑狗祭新芭,和生喝黑狗血驱邪等的奇风异俗。

 

 

 

 

 

 

 

 

贝雄伟身穿休闲便服,提着旅行袋到海滨游玩时摄。

清晨集体作早操,是游击队员们的日常功课。

编入人民游击队第二支队,贝雄伟和十几位同志驻扎在边区的山林,并就近搞民族工作,帮忙山区民众盖校舍,开芭和耕田等等,确确实实的为乡民们服务,进而争取他们的支持,而在他们的努力耕耘下,也真的获得了村众的信任,日后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掩护,与物质上的支援,甚至还有一些土著青年主动加入游击队的行列。

于雄伟君的营寨附近,有座达雅人的村庄甘榜斯卡杨,这村子的所有民众,就与游击队员们有着深厚的友谊,特别是村长的老母亲,更认雄伟君为“孙子”,有了这一层关系,让他和队员们能更安全的在此周围地区活动。

驻扎在甘榜斯卡杨约附近约半年后,有一天雄伟率领队友协助村民们开芭,惯用左手的他,当时拿着一把锋利的开山刀,准备把一棵树砍倒,孰料刀锋砍在坚硬的树干上,居然弹了开来,并往他自己的左脚倒劈过来,结果在脚掌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乡民们见状,有人就地拣了些不知名的药草来缚在他伤口上,简单的作了包扎就了事,没想到这些药草还真管用,几天后伤口便渐渐愈合,迄今仅留下一条清晰可见的疤痕。

开新芭得举行祭礼

说到开芭,雄伟在边区就亲眼看过一场惊悚的祭礼,原来当地的民众准备把一片树林辟为耕地,按照他们的习俗,开新芭就必须先举行祭礼,这一天雄伟和队员们抱着入乡随俗的心态到场观礼。

但见祭师煞有介事般又跳又叫,比手划脚的念着有词后,慢慢的靠近一条绑在一旁的黑狗,并在毫无预警下,突然抽出他系在腰间的开山刀,手起刀落就把狗头给砍了下来,只见血淋淋的狗头落地后滚了约六、七尺远。

说时迟那时快,一位站在一旁的小伙子,阔步往狗头的方向跳过去,把地上的狗头高高举起,接着在连喝了几大口狗血后,才把狗头用力的扔在地上,快步奔离现场。

连串的血腥惊悚画面,使雄伟等不禁感到毛骨悚然,后来他向乡民询问后才知,原来那位抢狗头喝狗血的小伙子,因为连夜来频频梦到厉鬼要夺其命,所以希望能借由狂喝黑狗血来驱除骚扰他的厉鬼。

事后雄伟君在见到那小伙子时,有询问他成效如何?但见他笑称自从喝了狗血后,睡觉再也没有发恶梦了。

于原始森林里,本来就有很多妖魔邪灵作祟的乡野传说,既使是革命战士群中,相信此类灵异传言的亦大有人在,好像雄伟的小队中,便有一位战士特别容易“撞鬼”,每次轮到他站哨守夜,他总是会向人宣称他听到类如“本甸阿纳”(产妇死后变成的厉鬼)之凄凉鬼号声,然而雄伟君在森林里六年,却什么灵异事件都没撞见。

部队添新兵

贝雄伟在边区驻扎了一年左右,在岁晚腊月时分,接到上头的指示,要他接待一批刚从州内过来从军的新兵。

欣喜部队又添新血,作为小支队的队长,自然要给予这些新兵最热诚的招呼,而由于华人春节就近在眉睫,贝君刻意的把他们的营寨布置一番,并在门楣上张贴了写有“战斗之家”字眼的标语,营造过节的气氛。

除夕当天,他还特向邻近村落的民众,购买了两只鸡,吩咐负责炊食的伙头军将之宰了后,烹煮出来供大伙享用。

于是除夕当晚,部队里的战士和十几名新兵共聚一堂,共同参与“春节联欢晚会”,而餐桌上则有鸡有菜,比平时伙食丰盛了许多。

晚会开始时,作为队长的雄伟君,首先应邀发表演讲,他一开始语带感伤的询问大家,为什么际此大年除夕,大家为不能在自己温暖的家里,与父母兄弟姐妹们团圆过节?接着便把所有的过错全推给敌人,随即话锋一转,又以激昂的语气,勉励大家做好解放砂拉越的准备,在取得胜利的那一天,便是和家人欢喜相聚的时候。

他的这一番话,时而让新兵们伤感哭泣,时而又把他们鼓动的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拿起枪杆子到战场去杀敌。

尽管是怀着满腔理想入伍,但在夜深人静时,总会缅怀遥远的家人,特别是在抵达异乡不久,当他从“交通员”的口中得知母亲的风湿病又发作,几乎无法下床时,雄伟君的内心真的饱受煎熬。

后来他在一座长屋的屋檐上,看见挂有许多乌猿猴的骷髅,听说用此种猿猴的头盖骨,连同一些中药泡成的药酒,是治疗风湿的特效药,因此他连忙向村民购买了一些乌猿猴的头盖骨,托付交通员带回家给母亲泡酒喝,果然真的治愈了纠缠慈母十多年的风湿病。

打到野味为部队加菜

森林里的游击生涯,倒也有轻松的时候,特别是在打到野味时,部队上下都会为加菜感到欣喜,并形容这是“改善生活”。记得有一次,雄伟君奉命偕同一位队友,到一个山丘的制高点埋伏,准备偷袭一小队将从那经过的敌军,然而他们在那苦守了一天,就是见不到敌踪,直到第二天下午,雄伟君隐约有听到沙——沙的脚步声,心想猎物要上门了,于是向身边的战友打了个眼神,两人举枪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准备随时给敌军迎头痛击。

然而他们凝视很久,始终没有看到敌军踪影,斯时沙——沙之声再响起,雄伟循声看去,原来是条直径约八寸,长却只有两尺来长的白色蟒蛇,正在不远处的草丛中爬行,于是他便拔出配刀,一个箭步跳将过去,快而准的一刀就刺中蛇头,苦守两天都看不到敌踪,却意外猎回了一条白蟒给同志们加菜。

“改善生活”是指额外的加菜,这句话他们一直延用迄今,既使是现在已经不在森林里,贝君的一些老战友,在拨电话邀他出来吃馆子时,总会习惯说“来去改善、改善”。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2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