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25日刊登

 

 

 
贝雄伟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1年
祖籍:客属河婆人
职业:前摊贩、承包商

福利协会主席贝雄伟,率领理事专程前往伦乐拜会抗日老英雄李亚留(中)后留影,图中左起为朱传容、贝雄伟、李亚留、贝文美和李玉兰。

越界到印尼受军训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4

遵循指示越界到印尼接受军训,贝雄伟被编入人民游击队第二支队,率领十几位同志驻扎在边区,全面投入民族工作。

贝雄伟(左二)与文教界友人聚会后合影留念。图中左起黄绍腾、贝雄伟、李福安、拿督田绍熙、沈保耀、林煜堂博士和黄乐之。

贝雄伟款待到访的深圳贝氏时摄,图中左起为贝海鹰、贝叶、沈保耀、贝文喜和贝雄伟。

大批左翼青年在解盟的号召下,从1963年开始攀越边界山脉,进入印尼的加里曼丹打游击战。

游击队员在接受射击训练时摄。

1962年12月8日,汶莱人民党发动武装政变,一举拿下汶莱多个城镇后,扬言还要解放砂拉越与沙巴,建立“北加里曼丹合众国”,但在短短的三天后,政变便被英军所平定,领导武装起事的人民党领袖不是阵亡,便是被俘而锒铛入狱。

英殖民地政府在汶莱事变的三天后,即12月11日至16日,加大力度打击州内的左翼阵营,于砂拉越各地展开大扫荡,逮捕了人联党各级党要、工运领袖等共48人,同时还查封了很多亲左公开社团、人联党的一些支、分部,工会,并且在12月12日一举吊销了州内四份左倾华文报章,一时间风声鹤唳,人联党和左翼各公开组织的领袖人人自危。

砂拉越解放同盟际此英殖民地政府大肆扫荡之际,为了保存组织实力,号召盟员、O员,以及支持者越境到印尼接受军训,为发动武装斗争铺路。

从参加地下组织到成为地方基层的领导,满腔热血的贝雄伟早就誓言要把青春献给祖国的革命事业,随时准备上战场抛头颅洒热血。

化名为“方明”

1963年6月间,一直在躲避军警追缉的雄伟君,接到了组织的征召令,他不假思索的在翌日就带了简便的行囊,按规定到邻近山林的指定地点集合。

初时他原以为此趟顶多是十来位同志奉召“入伍”,可没想到竟来了60多位的青年男女,他们在“交通员”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列队出发,徒步穿越山林来到了巴达旺山区的甘榜苏禄,并在休息一晚后,再朝打必禄边疆进发,越过边界进入印尼境内的“安戴公

”,此时他们已经步行了两天,接着他们马不停蹄的继续走了10公里路,来到巴来卡拉脑,而被安排分散寄宿在当地华侨的家里。

其实在我国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提出“大马计划”后,当时印尼亲共的总统苏卡诺认为,“大马计划”是英美帝国主义在幕后策划和操纵的把戏,并将威胁到印尼的国家安全,因此不惜发动“马印战争”。

于此同时,苏卡诺政府也向解盟伸出橄榄枝,支持解盟发动武装斗争,献议为解盟的游击队提供军训和各种援助,因此在60年代初,当奉召入伍的青年进入印尼时,还真的获得了印尼军方的种种礼遇外,更获得当地华人社会的热情款待。

正如其他的同志,雄伟君在到印尼接受军训,准备投入游击争斗后,他弃用原有的贝雄伟名字,在部队中化名为“方明”。

他们一行人在巴来卡拉瑙县休息了两天后,登上一艘木造的大客船,采用水路前往坤甸,安排一小部分同志登岸后,其余者继续朝三口羊进发。

在抵达三口羊后,大多数人被安排寄宿到当地的华人公会会所或学校宿舍,等待组织派人将它们引领各个据点,而雄伟等整十位干部级的青年男女,则被带到当地乡区,住进一栋空屋里。

原来这是上级的特别安排,目的在保护他们的身份,俾以将来能方便进行一些较秘密的任务。

“束咩”小插曲

实际上他们所借宿的空屋,是当地一位华侨所供应,屋主夫妇对这些远方来的客人招待的极其周到,初抵贵宝地便获得热诚招待,雄伟在见到女主人时,便很礼貌的叫了声“束咩”(叔母的客家话称呼),没想到对方闻言脸色一沉,连应也不应就匆匆离开,害得雄伟君宛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知所措的恁在当场。

直到后来他才搞清除,原来当地的华人惯于以“束咩”(叔母)来称呼岳母,可能当天女屋主听见雄伟这样称呼他,还误以为他在动其女儿的主意,所以方会当场拂袖而去。

且说雄伟等整十位干部在乡区的那栋木屋,一呆就是半个多月,由于上面有下了指示,禁止他们四处走动,所以他们也很自律的一直都待在屋子里“学习”。

自从雄伟君参与地下活动后,由学习小组开始,他便被指示必须阅读一些理论和革命小说,更要命的是规定他要写读后感,鉴于他只念完小学,要阅读此类书籍已经相当困难,遑论还要呈交读后报告。

就因为组织的这些指示,雄伟君在多年来通过努力自修,倒是大大的提高了文字水平,而且还能向上级提呈各类的书面报告——

当年地下组织的成员,习惯于以一张“波士卡”相片般大小,薄如纸巾般的纸张来写报告,而且字体都很小,密密麻麻写得满满的。

冲锋枪常卡弹险丢命

不久后,雄伟等正式接受军训,而负责训练他们的教官,则是一些早前曾在印尼接受过正规军训练的资深同志,而在掌握了基本的射击与游击战术后,他便被编入“人民游击队的第二支队”,并奉派率领一支十几人的队伍,进驻靠近巴达旺的边疆山区。

雄伟君在部队里是属于干部级游击队小队长,所以获得分配一把自动式冲锋枪,然而因为这类枪械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使用过的“古董枪”,虽然能连续发射32枚子弹,但射程很近,且经常有卡弹的危险,雄伟君就曾在几次的驳火中,冲锋枪在紧急关头闹卡弹,险些就让他命丧黄泉。

不过无论如何,从那时开始,雄伟君每次外出活动,总是一身整齐的绿色军装(但没有穿鞋),手持冲锋枪,腰袋里带有两匣子弹和两枚手榴弹。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2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