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24日刊登

 
贝雄伟夫妇(后排右一、二)和胞弟本固鲁贝新民伉俪(后排左一、二)及父母合影于70年代。

 

 

 

 

 
贝雄伟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1年
祖籍:客属河婆人
职业:前摊贩、承包商
搞地下工作多次逃过追捕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3

人联党成立即申请入党,还成了24哩分部的领导之一,贝雄伟以合法身份掩护地下工作,频密组织群众运动,被英殖民地政府视为“麻烦人物”,而列入通缉黑名单中。

 

 

 

 

 

 

年轻时代的贝雄伟摄于伦乐海滩。

贝雄伟与天猛公沈建顺(左)和前砂共领导黄纪作(中)合影。

晋连路的农民代表,在1959年于晋连路24哩龙岗中学会见到访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档案图片,图中的贝雄伟(戴帽者)便是在当地领导农运的O员。

当葛波德民意调查团抵晋时,人联党中央总部举行反大马群众大集会的场面一瞥。

拉越的第一个政党,人民联合党(人联党)在1959年6月18日获得政府批准注册后,左翼地下组织“解盟”便动员其辅翼“先进青年会”的干部,号召州内各城镇由它所控制的公开团体会员加入人联党,同时也训示在乡区搞农运的O员,组织农民踊跃成立人联党地方分部,且由解盟盟员或O员,出任秘书、组织秘书和宣教秘书等直接控制各支分部运行的职务。

于此同时,解盟与先进青年会的领导,诸如文铭权和黄纪作等,也在人联党的注册获得批准后,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在1959年6月29日,人联党古晋支部成立时,黄纪作便出任支部秘书,文铭权、杨柱中与古春辉等则出任支部执委。

当时年仅18岁的贝雄伟,亦在人联成立后马上申请入党,且和一批地方上的左翼人士,迅速的设立“人联党24哩分部”,成了继马当分部之后的第二个人联党分部。

向友族同胞宣传政治理念

人联党24哩分部是由彭梦合担任主席,蔡瑞庆出任主席,贝雄伟则被选为财政,他们随即把晋连路22哩到26哩的范围内,划分为八个区,积极展开挨家逐户拜访坡众和招募党员的活动,鉴于这些分部的领袖,本来就已经是在地方上活动了好长一段时间的“O员”,深得群众的拥护,所以在他们的动员下,区域内的200多户华裔居民中,几乎有九成注册为人联党的党员。

随即他们也组织民族工作队,深入邻近的毕达友村庄,向友族同胞宣传人联党的政治理念,争取他们加入此个刚刚才诞生的多元种族政党。

团结和教育民众,本来就是左翼先进青年会干部渗透乡区的目的,如今他们有了人联党的这个舞台,能以公开合法的身份去组织群众,自然是搞得益加起劲。

也是O员一份子,更是人联24哩分部领导骨干的贝雄伟,将父亲的咖啡店当成联络站,把他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奉献在党务,和形形色色的政治与社会运动上。

1961年5月27日,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新加坡的东南亚外国通讯员协会之午餐会上演讲时,提出了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砂拉越、汶莱和北婆罗洲(沙巴),联合组成马来西亚(即大马计划)的议题。

反对“大马计划”

此议题顿时引来轩然大波,一向致力于争取砂拉越独立自主的人联党,认为“大马计划”是英殖民地政府幕后催生的新产物,旨在透过代理人来达到其变相的统治,所以坚决反对此一计划,坚持要走自己争取独立的政治路线。

为了贯彻此一理念,人联党中央以致各地支部和分部,都先后举行了大集会,各级领袖纷纷登台,以激烈的言词反对“大马计划”,然而就在此同时,新加坡的李光耀在1961年的6月3日,率先发表声明支持组织马来西亚,而马来亚联合邦国会也批准了成立大马的概念,于是英国与马来亚政府,便派出代表组成民意调查团,准备到砂拉越和沙巴来做调查,征求两地人民就“大马计划”的意见。

1962年2月19日,一个以葛波德爵士为首,委员包括了英驻砂总督艾贝尔爵士、大卫华德尔爵士、槟城首席部长王保尼和莫哈末加沙里的5人调查团,抵达了古晋,准备到各城镇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民意调查。

贝雄伟等区部领导,事前获得党中央的指示,在短短的几天内,号召了数百名地方群众,在“反对大马计划备忘录”上签名,且组织了数十名代表,在“葛波德调查团”抵达当天,乘坐罗厘车到古晋参与其盛。

他记得当天他们是先到调查团在砂卓路旧的古晋县议会大厦出席听证会,分部秘书蔡瑞庆以晋连路24哩民众首席代表的身份,在听证会上发表了反对成立大马的意见,并呈上了坡众签名的备忘录,过后他们更到党总部出席政治大集会。

1962年的7月,调查团发表了“葛波德报告书”,宣称只有三成的砂拉越民众反对大马计划,换句话说“马来西亚”的成立已成定局,人联的党员群众自然对此个结论大为不满,并酝酿更激烈的抗争,结果是引来了英殖民地政府的强硬镇压。

成英殖民政府眼中麻烦人物

雄伟君在领导群众工作上的热诚,于群众运动上所表现的过人积极和胆识,成了英殖民地政府眼中的麻烦人物,因此非但下令关闭人联党24哩分部,也逮捕了部分党员干部。

其实早在1962年杪,当汶莱的人民党发动武装叛变失利后,英殖民政府为了镇压砂拉越境内汹涌的左翼政治运动,展开了大规模的逮捕行动,而于此之前,贝雄伟已在事先获得通报,指称政府经把他列入政治犯的黑名单内,因此要他及早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长期在地方上搞地下工作的雄伟君,对周围环境可谓是了如指掌,而且在区域内的群众基础深厚,他很快就找到隐身之所,以致让前来包围其住家的警方人员扑了个空。

从那时开始的半年多里,雄伟便一直在24哩一带转移,以致让多次获得情资,拉大队来围捕他的保安部队人马白忙一场,犹记得1963年,全砂各地淹大水时,警方探知他回到26哩椒园的农舍,由于周围地区都淹了大水,判定他此番一定被困在家里,所以准备来个瓮中抓鳖。

当时警方出动了直升机,把一批全副武装的警察空降到贝家邻近的旷地,再涉水过来包围雄伟君的椒园农舍,然而没想到又被他洞悉先机,预先转移到另一个更隐秘的地点,而再度让员警们空手而归。

正因为每次都被雄伟君抢先一步,使到负责要逮捕他的警务人员气得牙痒痒,后来警方甚至把他的照片张贴在各地警署的布告,实行全州性的通缉,但由于获得群众们的良好掩护,警方始终无法逮捕到他。

然而与警方斗智的游戏玩不了多久,贝雄伟在1963年中,获得组织的征召令,要他越境到印尼接受军训,于是他从一名搞农运的O员,摇身变成了“人民游击队”的一员,而且在森林里一呆就是六年。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2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