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23日刊登

 
贝雄伟(前排左二)与胞弟本固鲁贝新民(前排右二),在返乡探亲后,与乡亲们合摄于祖厝前。

 

 

 

 
贝雄伟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1年
祖籍:客属河婆人
职业:前摊贩、承包商
投入反殖反英政治斗争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2

经过组织严谨审核,身家单纯思想正确的贝雄伟,随后在一个严肃的仪式中,对着马克思的画像,宣誓成为“先进青年会”的一员,即正式成为地下组织里的“O员”——

贝雄伟设宴款待前任中国驻古晋总领事陈士平后,宾主们合影留念,图中前排左起为黄启锽、拿督田绍熙、陈士平总领事、贝雄伟和曲大章领事,后排左起贝文美、甲必丹陈文珍、黄绍腾、沈保耀、庄谋和王寿珠。

在一项晚宴上,贝雄伟(左四)与华人社区领袖合摄,图中左一起为本固鲁贝新民、赖连秀及黄乐之,右起为甲必丹陈文珍、甲必丹陈玉盛和天猛公沈建顺。

2000年,贝雄伟(右)特于拿督田绍熙前往诗巫拜访人联党的老领导赵松胜(左)和许保由(右二)时合拍的珍贵图片。

贝雄伟(站立者)在80年代于人联党古晋支部的一项座谈会上致词时的神情。

处素有“小延安”之称的红区,贝雄伟在青少年时期就被地下组织所吸收,并宣誓成为“O员”,积极投入了反殖反英的政治斗争行列。

自小学开始,贝雄伟就很热衷于体育运动,尤其擅长于打篮球,在小六毕业后,留在父亲咖啡店里当帮手的他,依然勤加锻炼身体,几乎每个傍晚时分,就能看到他与一群青少年奔驰于篮球场上的身影。

他们后来组织了一支名叫“金星”的篮球队,雄伟君与他的弟弟新民君,更是球队中的主将,而这支由一群精力旺盛的乡区青少年所组成的劲旅,不仅在24哩地区独霸一方,也经常征战各方,且每每都取得辉煌的战绩。

蔡瑞庆影响深远

由于参加篮球队等公开活动,扩充了雄伟君的对外接触面,因此也让他认识了一些“进步”人士,特别是后来出任人联党24哩分部主席的蔡瑞庆,更是影响他最深远的一位。

蔡瑞庆是位十多岁就从中国南来24哩定居的椒农,虽然只受过几年的小学教育,但透过孜孜不倦的自修,不仅文化水平很高,理论根基深厚,办事或讲起话来都有条有理,头头是道,是雄伟君最崇敬的一位乡邻。

实际上较雄伟年长五、六岁的瑞庆君,便是左翼地下组织安置在地方上的一名干部,但却不是雄伟在组织里的直线联系人,他只在雄伟学习的道路上,巧妙的扮演着亦师亦友的角色,后来雄伟在入伍打游击战时,蔡君就出任北加人民军的政委,可惜他在较后时于沙场上壮烈牺牲。

20世纪50年代,是个政治浪涛汹涌的时代,特别是新中国在1949年成立后,左翼民族解放运动的思潮席卷了东南亚各国,尤其是在乡区地方,革命思想的种子,获得了良好的土壤,迅速的在晋连路的农村地区茁壮成长。

置身在这个特殊时代的政治暴风圈中,从小在农村长大的贝雄伟,于青少年时期,便被地下组织所吸收,参加学习小组,而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熏陶下,培育成了一位对革命事业怀着满腔热血的激进青年。

成为地下组织“O员”

经过组织严谨审核,身家单纯思想正确的贝雄伟,随后在一个严肃的仪式中,对着马克思的画像,宣誓成为“先进青年会”的一员,即正式成为地下组织里的“O员”——

原来在1955年老中中的“330学潮”事件后,左翼势力席卷老中中校园,当时地下组织的最高领导单位“砂拉越解放同盟”(简称解盟),趁势成立“先进青年会”,广纳学习表现积极的青年入会,实践以点带面的斗争方针,酝酿从学运伸延到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和民族区的统一战线,分进合击造成时势。

先进青年会是个结构严谨的组织,其宗旨是在为实现砂拉越的自由与民主而奋斗,所有成员必须努力学习与应用马克斯列宁主义理论,以及活用毛泽东思想来教育群众,确实地提高他们的政治与思想水平。

作为解盟的外围辅翼,先进青年会的入会门槛也很高,准会员首先得由一名会员引荐,经过特别小组的审核,鉴定申请人的历史背景清白,确认没有“卧底”的嫌疑,社会关系单纯,具有良好的品德,和决心坚守岗位,以及服务劳苦大众,能遵守组织规章、服从决策和参与实际工作者,方能被纳为会员(一般惯称为“O员”)。

整个批准入会的稽查流程相当严谨,申请者亦被要求提呈书面自传,交待本身的历史背景,经小组审核通过后,再交由较高层的单位批准入会,过后新扎会员就得接受思想改造教育,做好准备随时奉派到不同的领域去工作。

成为O员后,雄伟君积极贯彻执行组织的指示,当时他本身拥有一位直隶上级,并领导好几位的下级,形成一个小组,在地方上展开组织群众参与学习的工作,或策划动员群众参加不同级数的抗争等等。

让人侧目的是,贝雄伟等渗透于地方上各领域的O员,宛如酵母般在地方上起着发酵作用,并聚结各阶层民众形成一股力量,挑战英殖民地政府的威权统治。

主导农运

贝雄伟的任务主要是搞农民运动,实际上“农运”本质就是一种社会运动,而且可被转化为政治斗争,农民利益的原始诉求,可能透过政治斗争获得较快的提升和满足,但也可能遭到掩盖或被牺牲。

不过无论如何,由贝雄伟等O员所主导的农运,是在乡区如火如荼的展开,同时一些学运干部,以及各行业的“进步工人”,亦不时在组织的安排下深入农村,一方面是向农民群众展开政治宣传,向他们做出支持农运的信心喊话,另一方面也让他们体验农民生活,提高工、学运干部和积极份子们的思想素质。

1961年初,于解盟的指示下,雄伟君结合在晋连路各农村活动的同志,推动筹组“农民协会”的计划,俾以和全州各地筹组中的农民协会串联起来,联合组成全州性的农民协会,希望能藉此形成一条团结各省农民的公开战线,然而这些申请全被英殖民地政府回绝。

不过尽管如此,晋连路的地下农民协会已俨然成形,为日后的动员群众工作,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几年的农运,让很多乡区农村,特别是晋连路一带的乡村,都被武装成赤色堡垒,故此解盟于1962年杪号召发动武装斗争时,农村遂成了地下武装份子藏身的安全港,同时也为部队接应了许多宝贵的物力与人力。

从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贝雄伟不仅活跃于地下,也参与领导一些公开合法的组织,好像人联党24哩分部,全力投入统战的工作,实践了左派的经典斗争模式——依靠群众、坚持斗争、积蓄力量、创造条件,迎接新高潮。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2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