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22日刊登

 
贝雄伟(右五)与胞弟本固鲁贝新民(右四),在2010年率领贝氏宗亲赴华恳亲后,顺道至北京旅游,并合摄于“鸟巢”体育馆前。

 

 

 

 
贝雄伟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1年
祖籍:客属河婆人
职业:前摊贩、承包商
打抱不平 常教训流氓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

走过枪林弹雨,政、商和华社闻人贝雄伟,年少时就很有侠义精神,经常会因抱不平,愤而挥拳教训比他还年长的地方上流氓。

24哩中公已迁入大富村,并易名为大富村小学,旧校址因此荒芜,仅剩校门牌楼尚清楚可见。

 

 

 

 

贝雄伟夫妇在中国旅游时,与一部穿行于市区的迷你出租车合影。

家子弟出身的贝雄伟,又名贝永庭,1941年出生于晋连路29哩半的一户椒农家庭,父亲贝成进(1898-1977),年轻时就从中国河婆拮西的家乡南来谋生,先是于西马找生活,后来辗转来到砂拉越的石隆门,当个开采金矿的矿工。

20世纪30年代末,成进君迁居至晋连路29哩半,购置一片农地改行当椒农,并于媒人的穿针引线下,迎娶了一位同乡女子张管妹(1912-1994)为妻,诞下两名儿子。

贝雄伟是家中的老大,下有胞弟贝新民(即古晋德光贸易公司的总裁),他在呱呱落地不久,便遭逢第二次世界大战,然而由于当时还在襁褓中,对日据时的黑暗岁月毫无印象,仅记得三、四岁时,经常可以看到三两架战机,从农舍的上空呼啸而过,就是不晓得那是属于日本侵略者的战机,还是联军的战机?

以“新客”小名呼唤

小时候,家人与邻居都以“新客”的小名呼唤雄伟君,据他的母亲张氏解释说,原来在雄伟年幼时,特别喜欢洗澡,活像那些刚抵埠的新客般,因为无法忍受本地气候的燥热,一天都要冲上好几次的凉,见他如此爱冲凉,母亲就给他取了个“新客”的小名,而邻居也跟着如此唤他,这一小名一直延用到他离开晋连路,进入森林打游击后才没被再提起。

年纪稍大后,雄伟君察觉到他的左邻右舍中,尽是一些他必须称呼叔叔或伯伯的贝姓人家,概因当年他们那里是新开垦的芭地,雄伟君的父亲成进公,显然是在贝姓同乡的相互邀约下,从石隆门到此置产,俾以能互相照应,因而使这一小区俨然成了“贝家村”。

正因为他们家的农地是属于新芭,土地非常肥沃,所以尽管贝老爷子对栽种胡椒没有什么经验,但由于土质好,他所种植的六、七百株胡椒倒是长得很茂盛,而且还赶上1950年因爆发韩战,胡椒行情猛飙的黄金档期,让他们家从售买胡椒中进账了不少。

雄伟君记得在那年头,他经常到椒园里,于地上的鸟粪中拣取胡椒粒,再用牛奶罐装盛起来,拿到邻近的土产店去卖,而每罐“鸟屎椒”往往就可卖到好几块钱哩。

就读29哩中华公学

到了适学年龄,小雄伟被送到距离住家半哩之遥的29哩中华公学就读,当时他就如其他乡区的小学生般,虽然有穿制服,但却是光着脚步行去上学,他犹记得有几次,可能是因雨季霪雨连绵,导致乡间小径泥泞的缘故,父亲拿来两个大竹筐,要他与胞弟新民一人坐一边,然后用一根扁担把他们“挑”到学校门口。

当年29哩中华公学施行全日读书制,因而每天清晨,母亲张氏就会为他准备一个爱心便当,里边通常是装着米饭和一条煎鱼,这就是他当天的午餐了。

学业成绩中上的雄伟君,擅长于绘画,他犹记得其班主任蔡高廷老师,经常都会把他的画作,张贴的课室的墙上供同学们观赏,此等精神鼓励让他迄今尚印象犹新。

自小就有打抱不平性格的雄伟君,在求学时,经常都扮演“除暴安良”的角色,看到有同学被人欺负时,就会挺身出来制止,当年他有一个习惯,便是在学校放假前的最后一个读书天放学时,会在回家的小路上,等候那些总爱欺负人的同学,和他们来个总清算,把对方狠狠的教训一番。

会选择在那当儿动手,主要是接下来是学校假期,被他“教训”的同学,没处可告状,隔了一段时间开学后,大家也都忘了当天的事情了。

虽然年少时,雄伟的身材并不算健硕,但对较他高大的对手,丝毫也不畏惧,此等“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抱打不平个性,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好像后来他们家搬到24哩,他便曾因看不惯在当地作威作福的流氓,而挺身与他们打过好几场架。

即使当他在古晋市区的小贩中心摆卖,同业们在遭遇“奥客”欺负,或小偷行窃被逮耍流氓时,都会大声向他求助,于是他会马上循声冲过去,把滋事者制服后送交法办。

举家搬迁“路横”小镇

话说1950年韩战引发胡椒与橡胶一夜之间行情暴涨,也让雄伟君的父亲赚进了一笔后,他便买进了很多肥料,准备给园里的胡椒施肥,好让它们在“进补”后,能结出更丰硕的椒串,然而因为施肥不当,结果导致了胡椒枯死,所以他决定把椒园卖掉,举家搬迁到晋连路廿四哩“路横”小镇。贝老爷子用卖椒园的钱,买了一栋双层的高脚木板店屋,让全家人住进店屋的二楼,并在楼下开了家咖啡店“泉香茶室”,聘请一名海南藉年轻人当泡咖啡头手,做起了卖茶水点心的生意,而雄伟君则转校到邻近的24哩中华公学,继续他的小六学业。

在地客家人叫做“路横”的24哩老市集,被当地的毕达友人称为“泵”,这主要是因为有条名叫“双溪泵”的河流,从小镇的边沿流过的缘故。

“路横”小镇是在19世纪末,由一批从印尼过来的客属先民所拓建,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小市镇在上世纪50年代时,计有两排共18栋的双层木板店屋。

小镇上的商店,以经营杂货和兼收胡椒、树胶等土产的店铺为主,顾客群除了邻近地区的华裔农户外,主要还是靠巴达旺山区的原住民,这些山胞每天会撑着载满土产或森林产品的小舢舨,沿着双溪泵来到路横小镇,脱售他们的产品予熟悉的商家后,再购置各种日常用品,又沿着来时路踏上归途,因此在白天里,小镇倒还挺热闹的。

不过,尽管镇上土产店的门庭若市,但贝老爷子所经营的泉香茶室,一路来业绩都差强人意,他在惨淡经营了一段时日后,依然无法摆脱颓势,因此只好另谋开源之道,于是在晋连路26哩处,买了块农地来重执种胡椒的旧业,在经营咖啡店和种胡椒,双管齐下,总算使家庭生计逐渐的稳定了下来。

小学毕业后,贝雄伟并没有继续升中,而是留在父亲的咖啡店里当帮手,下午时间则到26哩的椒园做些锄草和施肥的杂务。

 

40年代末,贝雄伟曾在晋连路29哩中华公学就读,图为该校旧校舍的档案图片。

贝雄伟的小学六年级课程是在晋连路24哩中华公学完成的,此图是在1952年,该校庆祝新校舍落成暨七周年纪念时,来宾与董事部及全体员生合影的档案图片。

 

政经界闻人贝雄伟(12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