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21日刊登

 

 

 
黄家海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7年
祖籍:福州闽清人氏
职业:航运、食堂业者

从2005年开始,黄家海公司拨出四艘快艇,在缅甸投入航运服务,图为其中一艘快艇正在缅甸海域航行时摄。

贵人相助缅甸拓新机
航运达人黄家海⑤

进军西马和泰国航运业,偏偏遇上南亚大海啸,黄家海的船队载客率暴跌,所幸有贵人引导他到缅甸开拓新航线,让他旗下的快艇能越开越远。

黄家海与夫人李受翠及儿孙们于近年所拍的全家福照片。

1984年直达青山岩的公路通车,以及其他通向各地乡镇的道路陆续启用后,黄家海的内河航线彻底崩盘,木造客船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停泊迫在码头上,所幸他与友人合资购买的几条铁造快艇,依旧如常的川行于古晋、实文然、诗巫遥、浮刹、泗里街和诗巫之间。

然而当年的沿海快艇业宛如春秋战国,业者间长年都在进行割喉削价战,而当大伙在斗得喘不过气来时,业者们便会坐下来谈和休兵,十几年下来,业界就在这样“谈谈打打”中度过。

削价拉客之余,各业者还在竞打新船牌,因此家海的公司亦不能豁免的,为了提升竞争力,不得不把赚来的钱,再投资于购买新的快艇,或为现役快艇添购更多的设备。

除了业界内部的竞争,快艇业经常还要面对执法单位的刁难,使经营之路倍添困扰,而最为业者感到吃不消的便是燃油价格的不断上升,使业者们被沉重的经营成本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缅甸南部城镇高双的码头一瞥。

黄家海(右二)正与缅甸的官员探讨航运的事务时摄。

交通部严制无法涨价

1968年便涉足航运业的家海回忆称,在他步入这一领域之初,每加仑(4.56公升)的柴油才卖48分,后来燃油价格一直攀升,到了近年每公升的柴油已高达两令吉多,燃油成本爆增,但船票却收到交通部的严厉管制,无法跟着水涨船高。

本业界多面对的另一困境,便是人工短缺的问题,特别是需要执照的舵手,家海说他的公司曾多次出资保送一些青年去攻读驾驶快艇的课程,但没想到他们才领到执照,马上就被竞争对手高薪挖走。

恶劣的经营环境,本来已经让业者们叫苦连天,孰料在1997年,本州连续遭受到烟霾、肠热病毒、非典流感等灾害的袭击,益使航运业雪上加霜,载客率滑落到谷底,为此家海决定逐步放弃在本州的市场,试着走出砂拉越,到西马寻觅新的航线。

20世纪90年代杪,黄家海亲自考察了西马沿海各航线,并在向各州的相关部门申请准证后,调动原来在砂拉越服役的八艘快艇,经过维修和提升各项航运设备后,分派到西马多个州投入载客服务。

这些新开的航线,包括了从柔佛新山到刁曼岛,以及临近的一些小岛,也开辟了每天定时往来吉打与浮罗交怡间的航班,接着更把业务伸展到泰国的普吉岛。

业绩跌至仅剩两成

从东马到西马抢滩,难免会惹来当地同业的排挤,西渡初时,家海的团队确实遭遇到相当多的困难,同样也面对削价战,但在家海的沉着应战,和主动寻访同业沟通与协调下,总算逐一的化解了各个难题,而且后来他们还组织了快艇同业公会,由公会主持各种协调和规划的工作。

经过四年的奋斗,公司总算开始企稳,然而没想到在2004年的12月26日,发生了一场惊动全球的“南亚大海啸”,造成了20多万人罹难,西马和泰国的一些海滨城市,以及度假岛屿好像普吉岛都遭受海啸的袭击,酿成不同程度的人命与财产的损失。

惊天动地的南亚大海啸,不仅给一些国家带来了灾难,亦严重打击了家海的航运业,由于他的船队所经营者,大多是承载各路游客到海上群岛度假,大海啸让游客望海却步,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他船队的业绩下跌到仅剩两成,公司顿时出现周转失灵,就连银行的贷款也连续十个月付不出来。

有了过去充当百万贷款担保人,险遭银行申请破产的经验,家海再次碰到公司因为财务困难,无法缴交贷款时,便主动的找银行高层磋商,道明当前的状况,要求宽限摊还贷款的事宜。

他主动挺身解决问题的态度,获得债权银行管理层的赞许,答应给予足够的宽限期,而让家海更能在此非常时期,更专心的寻觅应变之道。

开拓新航线

就在不久后,一位缅甸的华商向他深出触角,寻求合作开辟缅甸沿岸航线的商机,这位华商的出现,就宛如黑暗中的一道曙光,家海君马上放下手头的工作,跟随他飞到缅甸作实地考察。

经过一番实地勘察,家海规划出了一条从缅甸南端城市“高双”(Kau Saung)出发,沿着海岸线往北航行约260公里,为沿岸城镇民众往来提供快艇的服务,此一构想在征得缅甸政府的批准和发出准证后,家海即刻从南马等航线,调动其中四艘快艇投入新航线的航运服务。

自2005年进军缅甸后,家海在西马的船队,也恢复正常的营运,眼看公司业务渐入佳境,家海在2007年庆祝60岁的诞辰时,决定从前线隐退,进入半退休状态,把公司交给接班人掌理,自己只扮演公司业务顾问的角色。

回顾过去半个世纪的拼搏,家海很欣慰的说,航运业是种服务性质的行业,当年他首创古晋与三马拉汉河的航线,大大的缩短了乡镇与城市的距离,也因为长期跑船,与各地民众广结善缘。

犹记得有一次他到丁加奴的一个政府部门办事时,一位高级公务员从办公室走出来和他握手寒暄,并表示他在求学时代,就经常乘坐阿海的客船,类似这种“他乡遇故知”的事情,交游广阔的阿海经常都会遇到,而且也在这些“故知”的出手相助下,所申办的手续骤然间简便了许多。

为人豁达乐观,笑靥经常挂在脸上的家海君,不仅事业有成,亦有一个幸福圆满的家庭,他与妻子李受翠共育有一男二女,而且他们都已学业有成,当中他们的唯男黄声辉,也已经步入社会,并在父亲的公司里帮忙。

 

航运达人黄家海(5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