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16日刊登

 

 

 
黄家海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7年
祖籍:福州闽清人氏
职业:航运、食堂业者

在80年代,家海将一艘快艇拨作旅游船,专门载游客遨游砂拉越河,图为当时任古晋南市市长的拿督宋瑞源(右三),应邀游船河时,与船主黄家海(站立者左二)等合摄于船内。

硕莪火较打工四年
航运达人黄家海②

当时他的父亲振流公,正在三马拉汉省实文然的“古晋火锯”工作,并与几位亲戚合资在古晋朋岭码头附近的河边,购置一座半独立式的双层工厂,添置了火较机器,由其中一位亲戚负责管理,专门生产养猪用的饲料“硕莪头”,供应予古晋地区的养殖户。

黄家海在2004年带领兄弟姐妹到福州闽清寻根,并与当地年长乡亲合摄于祖厝前,图中左二为黄家海。

1965年已18岁的黄家海,摄于朋岭福华昌火较外,相片中的双层木板屋是家海的宿舍,屋后为搅硕莪头的小工厂,图中左边筒状物体便是硕莪桐。

家海在1982年畅游台湾时,摄于高雄地下街。

完中三就步入社会闯天下,黄家海17岁只身到古晋,于硕莪火较打工四年,观察到海口区民众没有客船可乘,出入极其不便,因而定下了朝航运业进军的创业路向。

小学毕业后,黄家海离开居住了12载的泗里街,带着简单的行囊,乘船到诗巫,报读由天主教会所办的圣心中学,且被安排住进学校附近的宿舍,成为一名寄宿生。

没参与左翼学生运动

寄宿生涯让家海有机会独立生活,学习在没有长辈的督促下,怎样照顾自己的日常生活,因而在他完成中三的学业,他便能毫无畏惧的奔向陌生的古晋,开展他另一段的人生旅程。

且说,60年代初,砂拉越笼罩在一片反英反殖的政治大气压下,左翼学生在各源流的校园极为活跃,包括家海在圣心中学的好多同窗,都是属于左倾的进步派学生,他们不仅积极吸收校内学生参加地下学习小组,也经常会在深夜到街上张贴反殖标语,为此还有不少的同学被警方所扣留。

虽然校园政治氛围浓烈,黄家海并没有直接参与左翼学生运动,但思想上和当时的青少年一般,偏向同情这场政治斗争,且对统治者的施政普遍存有着诸多的不满。

马来西亚独立初期,政府延续英殖民帝朝代的教育政策,这使到正处于叛逆少年期的家海君,益对当前的教育政策心生不满,甚至还为此与校方发生冲突,所以在1963年杪,在他完成中三的课程后,便不想再继续念下去,而准备步出社会找“头路”。

当时他的父亲振流公,正在三马拉汉省实文然的“古晋火锯”工作,并与几位亲戚合资在古晋朋岭码头附近的河边,购置一座半独立式的双层工厂,添置了火较机器,由其中一位亲戚负责管理,专门生产养猪用的饲料“硕莪头”,供应予古晋地区的养殖户。

“福华昌”打工

1964年初,年已17岁的家海君来到古晋,便在父亲有股份的这家火较“福华昌”打工,并住在工厂二楼的宿舍中。

没有稍作歇息,家海君便以学徒的身份投入了工作,由于福华昌火较的主要业务是生产“硕莪头”,所以家海的日常工作,便是把一节节长约4英尺,直径也有2尺的硕莪树桐,从河边推到工厂前的空地,然后用一口类似古代刽子手,执行斩首任务时所使用的大刀,用力的剥去带刺,又坚硬似铁的树皮。

当硬皮被剥掉后,他还得用巨斧破开雪白色的硕莪树肉,并将之劈成条状后,以便送到搅碎机处将之搅成碎粒,经装袋后,整个工序便告完成。

刚刚投入工作,家海君在推送硕莪桐的过程,经常会被木桐上的利刺扎伤手脚,而且在剥树皮时,还得格外的小心,因为那把大刀非但很沉重,同时也很锋利,当刀锋往硬壳般的树皮砍下去时,很容易由于向旁滑开而误伤了自己。

硕莪火较这份工作确实很粗重,好在家海君自小就养成刻苦耐劳的个性,他既不嫌重,也不怨臭,很敬业乐业的做妥他的日常工作。

干劲十足获东家器重

年轻力壮也很好学的他,很快就上手,经过一段短时间的磨炼后,他单独一个人就能从剥树皮、把树身劈开,和送到机器处搅碎,每天至少都能生产40包“硕莪头”予客户。

鉴于工作勤快,干劲十足,东家极其器重这位年轻的得力助手,因此家海君的薪金也从120令吉,一路升到180令吉,而由于膳宿都由老板包办,家海把每个月辛苦挣来的血汗钱,都悉数储蓄起来,成为他日后创业的资本。

在破开硕莪桐时,经常可以发现有胖嘟嘟的乳白色硕莪虫在里边蠕动,每看到这些相传拥有丰富蛋白质的硕莪虫,家海君一定会把它们抓起来,藏放在一个桶子内,等候收集到一定的数量,便将之洗净后投入油锅中炸,据说其香脆鲜美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明虾。

除了自己食用,不时也有饕客上门来收购这些硕莪虫,而当时担任本州首席部长的拿督史帝芬加隆宁甘,便是其中一位经常亲自到来向家海购买硕莪虫的显要。

延续幼年读书时养成的节俭美德,家海虽然已经从朴素的乡村迁居到古晋,但他在工余时间,依旧留在宿舍里,没有习惯花钱去看电影找娱乐,而在晚间他最大的消遣活动,便是拿着鱼竿到宿舍边的码头上垂钓,或是到附近的亚答树丛钓螃蟹,这些上钓的鲜鱼和螃蟹,除了给大家加菜外,时常还能出售,让他加添了一条赚取外快的途径。

黄家海工作的福华昌火较,除了主业是生产“硕莪头”饲料外,也兼卖用来盖屋顶的亚答叶,以及供应一些养殖户煮猪食时充燃料的“柴皮”,业务还相当的多元化。

于火较打工的四年里,家海每隔几天,就会和同事开着公司的那艘木船,到三马拉汉海口区运载村民所砍伐的硕莪桐,以及经编制好的亚答叶,由于经常穿梭于上、下游各乡镇,与海口地区各港门间,使到家海君不仅对这些水路了如指掌,和各地村民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最重要的是,在这期间,他观察到当时没有定期的船只,往来三马拉汉河上、下游,和海口与古晋间,因此造成这些地区的乡民出入很不方便,心想倘若能提供他们航运服务,肯定会大受欢迎。心动就行动,在1968年,家海离开福华昌,以小额资金到诗巫订购了一艘木船,踏出了他迈入航运业的第一步。

 

航运达人黄家海(5之2)